破解聞統色變的台灣方案

天境傳媒 報導
兩岸兩岸2019-11-05

(中時社論)

從年初以來蔡總統頻頻在兩岸關係上「撿槍」的氛圍看來,國民黨「聞統色變」、迴避和淡化兩岸政治議題的姿態,有可能貫穿大選最後3個月。但這場選戰過程中,中美台三角關係與三個雙邊關係都已發生本質性變化,選後無論哪一個政黨執政,都將面臨新的兩岸關係挑戰,衝突風險不可低估。

選戰至今大陸並沒有太大動作,但不表示大陸在維護主權完整、實現國家統一目標上有所鬆動。事實上,明年大選若蔡總統勝選連任,對岸必將傳來「磨刀霍霍」的肅殺之聲,正如大陸涉台官員前不久對美方人士所言,「民進黨執政可能更有利於統一」。若韓國瑜勝選,兩岸經貿文化交流、陸客、陸生來台將恢復如常,但蜜月期不會太久,兩岸政治議題若拖而不決,經濟合作成果註定得而復失。

無論明年誰贏得總統大選,獲勝一方提出怎樣的兩岸政策,與大陸協商解決根本性政治問題的迫切性越來越高。陸方已拋出「兩制台灣方案」,台方除了高喊反對、叫罵式攻擊之外,未提出任何有助於實際解決兩岸政治問題的辦法,也不鼓勵甚至抑制內部學界、媒體發起討論,一旦壓力下必須被動、匆促因應,將對台灣極為不利。

WiiWii

回顧兩岸關係歷史,台灣率先成立海峽交流基金會處理兩岸交流相關事務,先後提出「和平協議」、「九二共識」等概念,都被大陸認可、接受,證明主動權和話語權的重要。兩岸關係的核心問題總要面對,近年來台方發言權和主動權日漸旁落,加之兩岸實力對比的日益懸殊,今後的局面將非常艱困。

國民黨已不再提「和平協議」,陸方的「兩制台灣方案」又超出當前民意承受範圍,民進黨更是只能靠「反中」來撿槍亂射,如何破解這一難題?中美為緩和貿易爭端而即將簽署的「階段性協議」,值得兩岸參考和思考。

就中美關係而言,以目前雙方實力消長態勢,兩國貿易戰、金融戰、科技戰乃至「新型冷戰」等各種博弈鬥爭雖不可避免,但中美高層都有很強的穩定雙邊關係、暫時避免因激烈摩擦導致內部利益受損的意願,這才在中美貿易戰開啟1年半以後達成「第一階段協議」,既是休戰喘息期,也為下一階段談判做準備。

那麼,就兩岸關係而言,政治議題的部分看似複雜敏感,其實很容易可以歸納為3個層次:高層次的主權、憲政和國家體制,中層次的國際空間安排與軍事互信機制,低層次的政府與公權力部門互動合作。事實上馬英九執政8年來,兩岸已在中、低層次形成了默契和制度化措施,兩岸領導人會面就是對高層次的首次觸碰。

不過,最難的問題在於,兩岸政治議題3個層次是環環相扣的,很難「切」成階段性議題進行協商或簽署協議。陸方總是強調任何政治協商都需以統一為目標,而台方則是更傾向於強化兩岸對等政治實體地位,維持和鞏固「現狀」,而台方訴求與美方相近,卻非陸方所願,這也造成了兩岸政治議題原地踏步的困境。

酷咖啡 Kool Caffè

重新思考「階段性協議」,並非是從20年前美方提議的「中程協議」以及「台灣不獨、大陸不武」等歷史教條中生搬硬套,而是盡可能從紅藍綠、中美台兩組三角關係的共識中找到突破口。故不妨從下面兩個層面思考:

第一,兩岸雙方承認各自現行憲政體制在促進和平發展上的有效性、穩定性,承諾恪守和擔負起堅持和維護各自現行憲政體制的責任,保證不分裂各自憲政體制所規定的固有國土疆域。

值得一提的是,大陸《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序言申明孫中山創立中華民國,卻未提及其「滅亡」或「被推翻」,而《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提及「國家統一前」。這說明大陸憲政體制有容納中華民國的空間,而台灣憲政體制則含有統一的目標。

第二,兩岸在上述基礎上開啟三個政治進程:一是兩岸涉及經濟社會事務的公權力部門全面建立聯繫溝通機制,二是兩岸以「金馬方案」、「金廈融合」作為試點,透過局部地區的示範效應驗證「台灣方案」之臧否,三是台海軍事活動通報機制,避免「常態化」軍事訓練造成恐慌、焦慮和誤判。

兩岸「階段性協議」並不難,「恪守憲制責任、不分裂固有疆域、公權力互認、基層融合試點、防止軍事衝突」,這30字就是基本精神。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