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娃娃機店觀察台灣庶民經濟的背後

天境傳媒 報導
時事時事2019-10-15

(工商社論)

目前市面上充斥著娃娃機,不管大街小巷、夜市或是商店街。它反映了台灣經濟的縮影,包括經濟的滑落、租金的上漲、網路的排擠效果、青年人創業的困難等。當然它也產生了很多負面的效應,包括學生的沈迷、青年聚集的滋事、治安的死角、娃娃機的作假坑人及一窩蜂設置形成泡沫危機等。但它的存在卻可能是台灣庶民經濟的縮小版,透露出台灣服務業的欲振乏力、網路肆虐侵襲實體店面的實情。

長期以來,台灣薪水陷入停滯的困境,政府拿不出具體的解決對策,年輕人薪水低,陷入23K的夢魘,必須靠一些額外收入補貼家用。娃娃機又是創業障礙相對小的行業,只需要每個月5,000元到8,000元左右就可以租個小機台自行創業。而對房東而言,店面租不出去即產生租金收入的減損,既然有人要租,而且可預支半年至一年的租金收入,在租金收入無虞下,「無魚蝦也好」亦樂於出租。

WiiWii

雖然娃娃機的景氣已自高點滑落,但市面上仍是五步一小店、十步一大店。根據財政部統計,2017年全台娃娃機店總數6,409家,假設每一個娃娃機店家有30部娃娃機,平均一人擁有兩個機台,就有96,000多個台主,代表著有96,000個經營者(台主、青年人)或工作機會,每一娃娃機店假設有200人造訪,也有120萬個消費者,人數也相當可觀。加上背後供貨商、商品生產者,也是個小規模的產業與群聚。這些經營娃娃機的台主,或經營整個娃娃機店的場主,多數是青年人、兼差者,或者是經濟上相對弱勢者,他們可說是庶民經濟的一環。計程車、外送食物,乃至娃娃機,皆是經濟低迷和社會型態轉變的一個新的服務方式,可以批評、改進、加值它,但不要忽視它的存在或抹黑它。

或謂機台可能遭動手腳而作弊,一般言,消費者上了一、二次當,夾不到娃娃或其他商品自然會棄之而去。當然,政府也可以介入,對於造假的機台進行取締、重罰或吊銷執照,避免消費者受害,甚至在國外旅客多的觀光區應嚴格督導娃娃機作假,避免引發國外觀光客反彈。更進一步,可以降低保證夾取物品的價格上限,使國外觀光客有賓至如歸之感。

目前社會上看衰或抹黑娃娃機聲浪高漲之際,不少人建議予以管制或抵制,但沒有配套下抵制娃娃機產業會扼殺很多人的收入,包括業者及背後的機台、產品供應商,同時政府稅收也會減少。加上店面出租受影響,而且閒置店面過高將影響商圈的發展。

酷咖啡 Kool Caffè

因此,地方政府如能逆向操作,在一片撻伐娃娃機產業又要不喪失娃娃機繳納的稅金之下,制定有效管理,甚至協助其提升附加價值,成為都市景觀之一,又可兼顧青年人謀生、賺取外快。

更積極而言,如果提出娃娃機店可以融入觀光文創,為其找到商機,創造附加價值。例如結合檳榔攤、娃娃機及珍珠奶茶店的商圈、一條街,即是外國旅客有趣的逛街街景。娃娃機產業背後商品可以有MIT標章的國內製造商品為主,更能帶動製造業、文創產業的活絡、復甦。目前,娃娃機已紅到國外,如果帶動風潮,也是繼泡沫紅茶、珍珠奶茶的輸出,成為另一項台灣經濟的特色。

如果上述作法都不可行,那麼政府應該提出改善經濟,使年輕人可以加薪、經濟無虞,讓年輕人未來可以不再依靠娃娃機維生。目前,不少上位者或政治人物避談娃娃機,就如同過去的檳榔西施一般,它其實是經濟不佳衍生的副產品,應該正視它,減少治安的死角。而更積極的作為則是輔導它,提升它的附加價值,甚至納入文創、觀光,以正面思考來面對它。

這十幾年下來,M型社會已經成為台灣一個普遍的經濟現象。上焉者、資金雄厚者炒土地、炒股票、當包租公,經營事業、科技創業。而下焉者、青年人、資金不足者則透過小確幸的娃娃機創業、外送食物、當Uber司機等兼差賺外快,它未嘗不是庶民的一條活路,也是社會雙元性的展現。經由實地的訪察,不少台主具雙重身分,不少人有一份正職或兼職工作,經營娃娃機只是副業,他們中間也有工程師、設計師、房地產仲介、3C、洗車店從業人員、卡車司機、小吃店業主等,和社會的刻板印象並不盡然相同。

一個大有為的政府,應該以創造經濟的活絡為己任,可以將娃娃機納入文創觀光的一環,使其創造更大的附加價值,進而提升年輕人的薪水。若政府志不在此,至少要瞭解和研究市面上娃娃機店的消長,與年輕人的就業和娛樂是否相關,才能提出有效對策。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