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調高消費稅的對應措施對台灣的啟示

天境傳媒 報導
國際國際2019-10-14

(工商社論)

今年10月1日起,日本政府有兩項新的重大政策上路,其一是消費稅的調漲,從8%提高到10%,其二則是被媒體形容為「國家幫你養16歲以下小孩」的政策,這種「先加稅,再加福利」、「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正是目前日本政府執行政策的邏輯。

依據「2017年人口老齡化白皮書」的預估,日本在1990年代是5.8人養1位老人,千禧年代下降到3.9人養1位老人,而到2025年,則將是2.1人養1位老人。此外,根據日本「人口與社會保障研究學會」的人口預估顯示,2012年到2017年,日本人口已經減少100萬人,2048年到2057年的10年期間,則更將減少900萬人口。從解決「少子化」困境,所發想出「國家幫你養16歲以下的小孩」,當是著眼於勞動力不足、稅收捉襟見肘、老人年金破產、經濟發展停滯的負面連鎖效應;因此,這項政策絕對不只是「功能性」的政策議題,而是可以上綱到國家「生死存亡」的重大議題。

就「加稅與教育無償化」的政策內容而言,無論是「國家幫你養16歲以下的小孩」,或是更清晰明確的所謂「教育無償化」政策,對象都是以必須負擔兒童與青少年教育經費的家庭為單位;從今年10月起,政府認定的清寒家庭子弟,可以免費進入幼兒園就讀,但營養午餐則不在其列;而從明年(2020年)起,也將逐步發放低收入家庭「免償還學生貸款」的獎學金,目標是高等教育的「無償化」。

WiiWii

如果從消費稅調漲所預定可以拿到的5.7兆日圓之分配來看,依照駐日代表處經濟組引用讀賣新聞之資料顯示,幼教和保育的「無償化」只有1.7兆,充實社會保障的有1.1兆,加上「輕簡稅率」所減少的1.1兆要由消費稅收挹注,稅金分配額度最高的則是1.8兆的政府償還借款。而其所涉及的政府機關包括: 「內閣府」(特別是「少子化對策會議」與「高齡社會對策會議」)、財務省、文部科學省、厚生勞動省、以及經濟產業省。

然而擺在眼前很具體的事實是:所謂的「教育無償化」政策,是全民買單;但就業市場裡面,失業率比較高、20歲到29歲的年輕族群或單身男女,並沒有受惠;而且,無論是否有成年子女的所謂「下流老人」,也沒有受惠。雖然可以看得到「加稅與教育無償化」之間的連結,對於「少子化」問題的解決或許長期有幫助,但對於「被強迫」必須依法繳納消費稅「幫別人養小孩」的其他人口族群來說,則等於是一種「不生小孩(或小孩長大成人)的懲罰稅」。

正由於「全民買單,但不是全民受惠」,新增消費稅收的分配不均,能不能縮小社會上的貧富差距,尚未可知;而被安倍稱為「兒童工資」、只要家裡有小孩就拿得到的補助津貼,算不算是「取之於民,用之於民」的所謂社會福利的合理運用,也值得討論。

相較於日本政府的正式政策之施行,國內對於「6歲以下,國家養」或是「65歲以上,國家養」的主張,都停留在競選政見的層次。值得思考的反而有兩個問題:第一,究竟是6歲以下的人口成長比較快,還是65歲以上的人口成長比較快;第二,「錢從哪裡來?」的問題,應該分為短期(例如四年)和長期(例如八年)的財源,而其前提則是:針對快速成長的人口族群,必須要以穩健成長的方式籌措財源。

酷咖啡 Kool Caffè

就前者來說,毫無疑問的,鼓勵生育的國家政策,還需要「住得起」、「養得好」、「生活得下去」在各方面政策的配合。就後者來說,65歲以上的族群,隨著醫療照護的科技進步,以及人口平均餘命的逐年增長,更需要永續的財源。不過,開徵新稅、或就現有稅目提高稅率,在當前國內的政治氛圍下,恐怕缺乏「政治可行性」。就此而言,最好的方式莫過於結合現有全民健康保險之「社會保險」制度,基於「風險共同分攤,費用共同負擔」既有的社會共識,加速推動「長照保險」,恐怕才是正辦。

日本政府今年10月起「先加稅,再加福利」、負責任的政策作為,儘管也是在選舉結束之後才敢上路,但這在台灣當下的政治環境,無論選舉前或選舉後,都不太可能做到。但面對「高齡化」、「少子化」的國安危機,政府還是應當有更積極的思考,提出開拓永續財源的對策,才是國家長治久安之道。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