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送員暴增背後的經濟悲歌

天境傳媒 報導
時事時事2019-10-21

(中時社論)

外送員連續發生意外事故,讓外送員風險與勞權問題受到輿論關注,勞動部及經濟部等部會,固然應負起責任維護其應有的勞動權力。但外送員暴增背後的經濟因素,其實更值得各界重視。

國慶假日中3天發生兩起外送員死亡事故,假期過後又發生1起外送員撞死陸上老翁事故,肇事的年輕外送員或付出自己的生命,或需要負擔賠償、甚至刑事責任,際遇令人同情。

事故之後,外界焦點放在外送員與平台業者之間的關係,到底是「僱傭」還是「承攬」。勞動部很快的宣布此兩個案為「僱傭」,但業者認為公司與外送員為承攬而非僱傭關係。到底該是僱傭還是承攬,有待勞動部在制度面上作明確定義,基於保護勞工的立場,當然該優先考量對勞工較有保障的僱傭關係。

WiiWii

不過,更值得探討與關注的是:外送員暴增代表的經濟與社會涵義,以及未來可能的改變與政策。

根據勞動部的統計,國內目前有7家食物外送平台業者、共計聘用8萬名外送員。然而必須注意的是:外送員的數量是近兩年開始暴增,因為這種美其名為「宅經濟」的趨勢是近年興起,去年快速加溫。以7年前就進軍台灣、目前國內市占率最高的外送平台Foodpanda為例,今年平均每日訂單數量較去年同期成長高達25倍、合作餐廳也倍增,活躍使用者更整整成長了20倍之多,用人則較剛到台灣時多了35倍,外送員大部分為20到30歲的年輕人。

其他數位、虛擬世界業務可成長千百倍,耗費人力卻幾乎不用增加,但外送宅經濟不同,需百分之百落實在實體世界,任何增加的外送業務,都要增加更多的外送員才能處理;民眾對外送員的暴增也應該非常「有感」,因為在路上幾乎隨時就能看到多部外送摩托車,急行穿梭街道中。

此時,我們要問的是:外送員工作為何能吸引這麼多的年輕人投入?當然,收入一定是首要考量,特別是網路上不時出現「我是外送員,月入10萬元」的文章,更讓不少年輕人認為當外送員,是他們累積百萬元「第一桶金」的最實際方式。

但換個角度看,外送員工作辛苦、風險高、前景有限,實在不像是能讓年輕人趨之若鶩的工作。一般外送員接1份單的收益大概是70到90元左右不等,為了搶單、搶時間,外送員幾乎是披星戴月、總是奔馳在馬路上,1天要接超過4、50張單,而且幾乎全月無休,才能有所謂的「月入10萬元」。除了辛苦,更重要的是風險極高,不論對外送員或其他人而言,都是如此,這由外送員車禍案例增加可看出來,此外,長期暴露在市區汙濁空氣中,身體健康也必然受影響,網上形容「用命換錢」並非虛言。再看工作長期前景,外送員很難有太多所謂的「成長、升遷」前景。

酷咖啡 Kool Caffè

這樣的工作能吸引眾多年輕人投入,其實就是台灣長期低薪的結果。根據勞動部今年8月公布一份近5年大專畢業生薪資資料,大學畢業生平均月薪只有30422元,如果以行業看,吸收較多年輕人的住宿及餐飲業平均薪資更僅有28030元而已。年輕人起薪如此低落,當然讓拚老命、拚爆肝後月入可破10萬元的工作,顯得如此美好又吸引人。

縱然蔡政府一直宣傳台灣經濟是「近20年來最佳」、失業率持續下降到近19年來低點,但實情則是這兩年創造的新就業機會只有過去的一半,失業率會下降的主因是這幾年正好是退休潮高峰;同時薪資未增、增加的就業機會以品質差的低階工作居多。如果蔡政府繼續陶醉於失業率下降的錯誤表象,甚或蓄意誤導社會,而不細查現在增加的就業機會比過去少、附加價值亦低,未來台灣只會是更嚴重的爆肝、過勞之島,年輕人活得更辛苦。

職業並無貴賤高低之分,但生產力、附加價值,乃至薪資則是明確有高下之別;年輕人願意當外送員努力拚搏、賺錢養家,我們感到高興、肯定他們;但卻也同時感到心疼,為什麼經過數十年後,年輕人賺的與過去一樣、甚至要燃燒生命才能得到較高的薪資。

外送員事業大盛其實凸顯不少台灣的經濟與社會問題,而這些問題必須從教育、產業再到法令同時著手,才有可能改善。蔡政府在宣揚失業率下降之時,更該看看、也想想外送員暴增背後的意義。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