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終將打臉史明們的狂想曲

天境傳媒 - 社論
社論社論2019-10-02

(中時社論)

主張台灣獨立、第1個提出「台灣民族主義」概念的左派思想家史明日前逝世,蔡英文總統親赴靈堂致意,總統府並發布新聞稿稱他為「台灣民主歷史上的高大身影」。史明的代表作《台灣人四百年史》是台灣主體意識思想的啟蒙,著作雖受重視,卻從未成為社會主流。他以二戰前在中國大陸的親身經歷為基礎,認為台灣人與中國漢人雖血出同源,但在社會發展上早已分裂為不同的民族。這個論點並未被多數獨派人士認同,即使在台獨運動圈,也未成為「思想導師」,卻受到民進黨政府的尊崇,生前蔡總統每年和他吃年夜飯,死後宣示「他未完成的志業會永遠記在心裡」。

「台灣民族論」的中心旨意為:台灣是一個獨立的民族,台灣人不是中國人,國民黨政權是外來殖民統治。「台灣民族論」甚至把省籍矛盾、地方主義衝突歸結為民族矛盾,把廣大台灣同胞與國民黨統治的階級矛盾歪曲為民族矛盾,進而敵視台灣同胞以外的全中國人民。

WiiWii

這套概念極盡扭曲史料之能事,只在為特定政治的目的服務,只能當作「工具史」。連某些台獨傾向的學者也認為:「史明先設定立場,設定一些規範,指出何者是台人,何者不是。」這種任意剪裁的取材方式極不嚴謹,連符合真正歷史發展過程的解釋都做不到,遑論據以建立所謂的史觀?

書中關於「台灣民族論」的論述,作者自稱基礎是唯物史觀的民族、階級、國家理論,引伸台灣住民的語言、習慣、血緣、文化、宗教等因素具有獨特的共通利益,為維護此一利益的意識和運動,乃產生「台灣民族主義」,隨著「台灣民族主義」的發展,而自然產生相互認同。這種論證在民族概念的解釋、劃分民族的客觀標準、民族產生的基礎等方面都很牽強附會,甚至是倒果為因。先設定結論與政治目標,才去尋找可為己用的史材,並妄意曲解歷史。

史明謬誤的根源在於認定「共同心理素質」是民族形成的最具決定性因素,並將其狹隘地歸結為共同心理、共同意識(民族意識)。實際上,民族的自我意識僅僅是共同心理素質諸多方面中的一種,屬於上層建築的範疇,仍須以客觀存在為必要條件,而非史明所認為的「主觀因素」決定新民族的形成,而這正是他冒出「先有民族主義,後產生民族」荒謬觀點的根苗。

史明犯此錯誤是刻意為之,他為了論證其「台灣民族論」,不惜歪曲事實甚至撇開歷史,一味片面強調台灣歷史、社會文化、意識發展的特殊性,誇大其與中國大陸的千差萬別,且宣稱不僅主觀上不同,客觀方面也差異甚大。他偏執地強調台灣人與大陸人的對立、抗爭和仇恨,並且將這些特殊差異和對立絕對化。

酷咖啡 Kool Caffè

史明的中心思想是:「在台灣與中國大陸相隔絕的地理條件之下,經過了300餘年殖民地性的社會發展與反殖民地鬥爭的結果,到了日據時代,台灣社會與台灣人大體上已超越了這些跟中國相同的血緣、文化關係,並在與中國不同範疇的社會基礎上,發展為一個單獨、唯一的台灣民族。」

史明這個論點完全站不住腳。因為「心理素質」絕不可能脫離地緣、語言、經濟生活的共同性而影響民族的產生,並成為其基本特徵。

史明罔顧地理學上「隔絕」概念的使用,因為在社會條件方面,在300多年中(包括日據時期),台灣與中國大陸絕未隔絕,台灣人絕大部分是在這300多年裡陸續遷徙移居的,其經濟生活、語言及文化特點的共同性與大陸渾然一體,並未隔絕與中斷,也無大幅變更。300多年的台灣,實際上是大陸外延的移民社會,即便史明所謂的「意識」,也以「漢民族意識」為主體。

史明這套「史觀」,嚴重歪曲客觀歷史現實,無非是就為了編造「台灣民族論」作為「台獨建國」的基礎,以確立「單一民族國家」。蔡英文為了反中、抗中、仇中,進而邁向實質獨立的目標,而對其膜拜,使其成為打造兩岸壁壘、激化兩岸對立的意識形態。然而台灣與中國源遠流長,歷史關係無法切割,是鐵一般的事實,絕不由史明與蔡英文們基於一人一黨、一時利害可以改變,歷史終將回敬扭曲歷史的人一記耳光。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