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大國若烹小鮮,談老農津貼制度

天境傳媒 - 社論
社論社論2019-09-27

(工商時報)

老子說:「治大國,若烹小鮮」,這句話經常被外界演譯成治國如同做一道小菜,若連小事都辦不好,大事自然也難期有成,還有人以之比喻主政者若不深入民情,如此便難以治國。

然而,韓非認為:「烹小鮮而數撓之,則賊其澤,治大國而數變法,則民苦之,是以有道之君貴靜,不重變法。」意思是煎一條小魚若翻來覆去,這條魚大概會煎得破碎又難喫,政府施政若變來變去,讓人民無所適從,失敗是必然的,如同煎出破碎又難喫的魚一般。

韓非講出了老子這段話的重點,老子一向主張:「我無為而民自化、我好靜而民自正,我無事而民自富」,在制度上翻來覆去是犯了施政的大忌,縱令其主張是對的,也將惹來民怨。

WiiWii

近日,民進黨立委陳明文、蘇震清等十餘人召開記者會,主張修法以經濟成長率(GDP)替代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做為調整老農津貼的依據,而據此計算,明年元旦所公告的老農津貼將調升至近八千元,雖然行政院對此態度保留,然而年初此一建言曾獲蘇揆肯定,未來的變化仍值得關注。

長期以來,老農等社福津貼每逢大選都成為各方關注的焦點,2011年10月總統大選白熱化之際,馬政府宣布將讓老農津貼、敬老年金等八項社福津貼隨物價(CPI)制度化調升,革除長期以來選舉喊價的劣習,循此老農津貼由6,000元微調至6,316元,這番擲地有聲的談話言猶在耳,不料一個月後政策轉彎,老農津貼一口氣加碼到7,000元。

所幸,隨著「老農福利津貼暫行條例第四條」及「國民年金法第五十四條之一」完成三讀,確認八大社福津貼、老農津貼每四年同步調漲,即每四年須依最近一年CPI較前次調整的前一年CPI成長率公告調整,我國社福津貼的調整終於制度化。上回總統大選不再有人提異議,於2016年元旦依這四年物價漲幅3.65%,公告調升老農津貼至7,256元,老年津貼也只調升128元至3,628元。

這項制度建立不易,不宜在四年後的今天忽然又變更,如果連寫在法律上的制度都可以如此說變就變,那麼以後還有誰會相信制度,再者以CPI做為調整基礎確實有其學理依據,這樣的調整是為了維持其實質所得不變,也就是讓這四年的物價變化不致削弱其購買力,以此保障老農或老年人退休生活無虞。

反觀,以經濟成長率做為調升老農津貼的基礎,並沒有任何學理依據,這些年我們的實質經常性薪資依舊倒退十五、六年,一般上班族的薪水尚難以和經濟成長同步調升,何以老農等社福津貼便可以與經濟成長同步升高?這個道理是說不通的。

酷咖啡 Kool Caffè

再者,今天大家看到物價平穩,以致老農津貼每四年加碼區區兩、三百元,然而經濟環境多變,誰也料不準哪天國際油價又升逾一百美元,國內通膨率連年漲逾3%,而經濟成長卻是停滯的,若是情況變成如此,那麼如今擬以經濟成長率取代物價上漲率的作法,豈不是害了老農?

我們以石油危機的1974年為例,這一年消費者物價漲了47%,而經濟成長只有2.6%,而1971~1975年這四年之間實質GDP雖成長40%,但同期間CPI卻大漲了73%,以物價調整的受惠程度遠高於GDP,換個角度說,在這個情況下,以經濟成長率來調整反而會讓老農津貼的購買力縮水,生活陷於困境。千萬別說這種事情不會發生,隨後在二次、三次石油危機也都發生過經濟成長率停滯而物價狂飆,誰也不敢保證昔日困擾全球的停滯性通膨(stagflation)不會捲土重來。

我們認為朝野該關切的不是如何以GDP取代CPI,而是要給予主計總處更多資源,以讓現行CPI的編製能更準確的反映物價走勢,其中占物價指數15%的房租自2000年以來走勢鈍化,與高漲的房價走勢明顯背離,若能精進編製作業,讓CPI更敏銳的反映物價漲勢,老農等各類社福津貼自可獲得合理的調升,也就不用大費周章的要以GDP取代CPI了。

我們還要提醒的是,2011年原本要上路的制度化社福津貼,政府預算一年只要多編68億,隨後呼應各方加碼要求後預算倍增至200多億,我國近年財政雖略顯寬裕,然依國際貨幣基金(IMF)的定義,我國各級政府未償債務餘額仍逾七兆,財政不如想像中的好,尤其社福一放就難收,因此須格外審慎。

我們認為政府的施政,不只是老農津貼,包括內閣以及公營事業人事的任命也都應該有秩有序,而不可隨興任免,若一項制度在研議時夠認真周延,日後豈可年年搖擺?若閣員、公營事業主管任命時是適才適所,又何須一年半載便來個大搬風?若當局能凡事從公,摒除一己之私,但求社稷之利,老子所說的「治大國,若烹小鮮」何難之有?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