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立委為何讓選民如此失望

天境傳媒 報導
政治政治2019-09-25

(聯合報社論)

根據本報最新民調,明年的立委選舉,有四成選民考慮將票投給藍綠以外的政黨,顯示第三勢力空間擴大。在仍鎖定藍綠的選民中,五成九考慮投給藍,僅二成九願意投綠。如此懸殊的比例,對民進黨而言,是一項嚴重的警訊。上次大選民進黨贏得中央執政權,並取得國會過半席次,實現了「完全執政」的目標;三年多過去,綠委的表現何以讓民眾如此失望?

外界幾將全副注意力放在總統大選,但民調卻顯示立委選舉出現「六成投藍、三成投綠」的偌大逆轉,頗耐人尋味。根據同一項民調,蔡英文領先韓國瑜的幅度仍超過十個百分點,但民眾對民進黨立委的支持,卻表現出截然相反的態度。這說明,母雞與小雞「悖離」的問題,同時發生在藍綠兩黨。韓國瑜的問題,是他的選戰策略必須向中間修正;蔡英文的問題,則說明她強勢掌控及高度偏斜的領導風格,已危及綠營的地方根基。

WiiWii

蔡政府的效能,若真如蔡總統和閣揆蘇貞昌誇稱的那麼傑出,為何民進黨的立委選情反而大受拖累?事實上,這個問題賴清德早就意識到了,這也是他在三月立委補選後立即堅持參加總統初選的主因,擔心綠營的地方選情被中央執政拖垮。近半年多來,蔡英文靠著「撿到槍」強硬反中,佐以蘇揆不斷利多放送,鞏固了她自己的總統選情;但民進黨失掉地方民心的坑洞卻未獲得妥善修補,這正是綠營區域立委選情低迷的主因。

蔡英文身為強勢的「母雞」,卻帶不動黨內諸多「小雞」的選情,其間的巨大落差,可從三方面解讀。第一,民進黨立委上屆在立法院取得史上最多的席次,但在政治上,卻表現出空前薄弱和委靡的意志。民進黨擁有六十八席立委,加上「小綠」時代力量的五席,占國會近三分之二的席次,對法案及議事予取予求。但三年多來,民進黨領軍的國會卻變成一個「弱智國會」,淪為行政部門的附庸及橡皮圖章,聽憑蔡總統擺布。對行政部門提出的諸多不合理提案,民進黨團幾乎不曾表示過不同意見,遑論加以阻擋。

第二,立法院是最高民意機關,民進黨的掌控卻使它失去聲音,失去了反映民意及修正國家決策方向的功能。民進黨在野時,經常利用少數抗爭在國會製造聲量,推動進步議題;但完全執政後,綠委和整個國會的能見度反大不如前。尤其區域立委,原應反映地方的意見,但綠委卻被訓練成一支只有一種聲音、一種動作的部隊,立法院則失去扮演政治推手的角色。不符勞資需求的勞基法強渡關山,違反民主精神的公投修法迅即通過,不符人民利益的兩岸政策一意孤行,綠委都在助紂為虐,這些都是民心轉向的關鍵。

酷咖啡 Kool Caffè

第三,由於民進黨團自失國會制衡的功能,造就了蔡英文一人集權獨大,國家發展路線更日漸走向偏斜的險路。去年縣市長選舉民進黨大敗,就是選民向執政黨發出嚴重警告;但除了賴清德,民進黨內沒有多少人意識到問題的重要性,卻用更濫權的手法來揮霍國家財政及民主根基。蔡英文的支持度表面上看似恢復了元氣,實質上,她是以犧牲百姓福祉、犧牲綠委正當性的手法來鞏固自身權威,坐收個人名利。這種欺騙人民的施政作為,也許能煽起民眾對於「亡國感」的恐懼,卻無法獲取人民的愛戴,更不足以用這類「黑魔法」提升百姓對民進黨立委的信任或喜愛。

從目前的民調趨勢看,民進黨的「完全執政」極可能明年一月便畫下句點。民進黨不僅保不住國會過半優勢,更可能失去最大黨的地位;屆時就算蔡英文贏得大選,恐怕也將淪為跛腳。可悲的是,民進黨原本有那麼好的完全執政機會,卻完全浪費在綠委的自我矮化上,只成就了一個滿口謙卑卻隻手集權的總統。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