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視香港局勢對我經濟衝擊

天境傳媒 - 社論
社論社論2019-09-20

(經濟日報社論)

香港政府態度軟化及承諾正式撤回「逃犯條例」後,近日香港局勢稍見和緩。不過,香港政府對於抗議團體的其他訴求,特別是涉及到改變政府權力結構,例如特首與立法會普選,以及成立調查委員會等多項議題,一概都不接受。因此雙方衝突因素並未完全消除,未來香港動盪仍有可能再度升高,政經情勢存在高度的不確定性。

香港的社會動盪對於經濟影響很大,特別是對服務業帶來直接衝擊,受創最深的就是觀光旅遊、餐飲、交通運輸及金融業。香港2018年經濟成長率仍有3.1%,今年上半年大約只有0.6%,預估全年可能會是零成長,與年初預估可以達到2%至3%,存在很大落差。香港政府已經準備在今年10月開始投入約港幣200億元的紓困方案,主要是減稅、降低政府產業租金及費用,以及對中小企業融資,但紓困方案對香港經濟提振效果仍有待觀察。

香港服務業占國內生產毛額(GDP)的比重約95%,製造業跟農業的占比則微不足道,與台灣並沒有存在產業供應鏈的關係,直接影響有限。香港經濟規模雖不大,但因為香港憑藉優越地理位置的轉口角色,以及與中國大陸緊密的聯結關係,若是香港經濟下滑,會使全球經濟下行風險增加,也會衝擊到台灣經濟。而且,香港僅次於紐約與倫敦,為世界第三大金融中心,也是亞洲金融的軸心,香港局勢的不安也會影響到全球金融市場穩定,連帶會波及到台灣。

WiiWii

2018年台灣出口有12.4%集中在香港,其中多半是轉口貿易。香港為亞洲的物流轉運中心,香港局勢變化將會影響到運輸、物流及倉儲的發展,且對相關物流廠商及其物流調度造成影響,當然也會對台商的貨運及物流產生衝擊。

特別是香港通關效率佳,且稅制具有彈性,是全球資訊電子業主要轉口地。香港目前是全球最大的積體電路轉口地,以及全球第二大的電腦零配件及影像錄製器具轉口地。長期以來,我國資訊電子業、尤其是半導體產業是透過香港進行轉運, 2018年我國約有25%、約228億美元的半導體產品出口至香港,其中絕大部分都是要轉運至中國大陸加工或銷售的產品,香港的動盪自然會影響到我國轉口貿易的便捷化,以及廠商的通關效率。

另一方面,香港由於融資成本較低,有許多代工型台商,例如資訊電子業者,以及大陸內需市場導向為主的台商,例如批發零售商,都將香港當成資金調度中心。在香港情勢混亂下,這些台商可能會面臨資金困窘以及資金成本提高,營運成本不免增加而影響到企業營運。

有鑑於此,政府在吸引台商回台投資的同時,不應過度渲染目前大都仍只在意願表達階段的投資金額。同時,相關配套措施不應侷限於生產製造面,在金融方面也應提供更多的諮詢或是協助。

酷咖啡 Kool Caffè

台灣目前對於香港情勢變化衍生的經濟影響,似乎過於樂觀。特別是不應該過於自信,認為香港金融地位動搖,台灣可以趁機取而代之。即使初步統計數據顯示,自從3月31日反送中首度大遊行之後,香港來台直接投資金額明顯上升,主要集中在批發零售、金融保險及專業服務業,顯示香港局勢不安確實帶動香港來台投資。另外,金融性投資也有回流增加趨勢。

不過,相較於香港,台灣的金融管制仍多,台灣並不具備取代香港的金融地位的條件,再加上與中國大陸的緊張關係也會引起外資的疑慮。例如在最近美國商業環境評估風險公司(BERZ)所公布投資風險評估報告之中,台灣在接受調查50國中排名位居第四名,但政治風險則落於第20名,而且未來政治風險排名仍有下降的趨勢。這也顯示兩岸關係不穩定仍是台灣吸引外資、形成區域經濟軸心的最大天塹。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