積極因應美國貿易政策新發展

天境傳媒 報導
國際國際2019-07-24

(經濟日報社論)

美中貿易戰在6月底G20峰會雙方同意暫時休兵後,尚未啟動正式談判雙方仍不斷放話,還是劍拔弩張。反觀美國與日本的貿易協定進展快速,有可能後發先至,在美中之前先行達成協議。

美國主要目的是藉由美日貿易協定改善美日貿易逆差。在2018年,美國對日本貿易逆差為672億美元,雖較2017年的688億美元小幅下降,但美國並不滿意。特別是貿易逆差主要來自於車輛及其零組件,此是日本對美最大出口項目,2018年出口近500億美元。

反觀日本雖是世界第三大車輛消費市場,但2018年僅由美國進口僅約24億美元,美方將其歸因於日本林林總總的非關稅貿易障礙,成為美日貿易談判的焦點。

WiiWii

美國也要求日本開放農產品市場,日本是美國的第四大農產品出口市場,但美國農產品在日本市場節節敗退,成為美國要求的另一重點。

美國在退出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後,沒有預料到TPP其他11國根據TPP的版本,迅速成立了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衝擊到美國出口。川普承受國內不少壓力,但礙於顏面又不願承認退出TPP的錯誤;所以利用美日貿易協定將TPP借殼上市,要求日本將原先在TPP承諾適用於美國,以降低美國退出TPP對產業的影響,顯示出美國操作貿易政策的彈性。

日本雖然受到美國壓力,但也並非一面倒向美國。目前雙方雖然對市場開放有歧見,但在數位貿易、國營事業規範、補貼,以及標準法規,雙方具有一定程度的共識,日本也期望可以建立共同規範,促使美日形成經濟同盟。

特別是日本雖然是率先響應美國制裁華為等中國企業的國家之一,但是日本也強調絕不放棄中國大陸市場,並積極與中國維持密切的經貿互動,展現日本在槓桿美中兩經濟強權細膩的一面。

川普總統上任後,改變美國過去參與國際經貿事務的界面,捨棄多邊模式,而是將美國當軸心,以美國優先的方式,分別與主要貿易對手國建構貿易協定;但是迄今並沒有達成美國製造業回流的目標,未來川普必會擴大力道,促使全球供應鏈進一步向美國移動。

川普也認為雖然美中目前仍未達成協議,但是在美國的強力關稅制裁下,許多在中國大陸的外資企業已經外移,使得中國大陸在今年第2季經濟成長率只有6.2%,創下27年新低。而反觀美國經濟則一直維持高檔,川普歸因於對中國大陸制裁奏效。不過這些外移企業並未回到美國,許多去了越南;也難怪川普總統最近指責越南是貿易戰最大受益者,越南是否成為美國下一個提高關稅的目標,值得關注。

酷咖啡 Kool Caffè

台灣在美國貿易政策下受到不小影響,但是非常可惜的是,相較於美日等大國的宏觀布局,政府因應策略仍然侷限在吸引大陸台商回台的框架中,一再宣稱台商回台帶動就業與經濟成長。雖然的確有一些大陸的台商回台,但多半屬於生產製程的移轉,資金並未回流台灣。而且為了衝高投資金額,政府提供幾乎是零利率的融資優惠,不但抵觸世界貿易組織(WTO)規範,更嚴重扭曲資源且排擠到國內企業。

事實上,政府利用華而不實的台商回台投資,卻無法掩飾未有改善的五缺問題。因為在此波美中貿易戰下,在中國大陸的外資企業普遍跳過台灣而選擇東南亞,甚至也有不少台商轉進東南亞,顯示台灣的投資環境仍存在不少問題。而政府最大的盲點是藉由台商回流,試圖斬斷與中國大陸的經貿關係,但是對切入巨變下的全球供應鏈又無對策,陷入進退兩難的困境中。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