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加德出任ECB總裁的顛覆性意義

天境傳媒 報導
國際國際2019-07-22

(工商社論)

具有高知名度的國際貨幣基金(IMF)總裁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破格獲得提名出任歐洲中央銀行(ECB)總裁,顯示歐盟領袖在選擇歐洲央行的繼任人選時,政治層面的考慮超越了貨幣銀行專業。如果同時觀察美國川普總統不斷對聯邦準備理事會主席鮑爾施壓,要求聯準會採取更為寬鬆的貨幣政策,調降利率,更是早就以政治考量優先。

從拉加德的任命,我們看到即使在美國、歐洲等自由經濟的發源地,「央行獨立性」也受到強大政治壓力的挑戰。古典理論關於中央銀行的任務,包括維持金融穩定、控制通貨膨脹、穩定外匯幣值、協助經濟發展等目標,都是以中央銀行的獨立運作為前提,如今央行受到政治力量越來越大的干預,對於全球經濟的穩定發展是一場無法重設的實驗,最終成果必須由全體人民來承擔。不過,由於金融市場偏好寬鬆的低利率,拉加德的提名幾乎確保歐洲央行繼續寬鬆的政策方向,這場令人意外的提名,短期內已經獲得各界的支持。

WiiWii

歐盟最高決策機構,由28個成員國最高領袖組成的歐洲峰會(Europe Council, EU Summit),在上周完成歐盟執委會主席、歐盟執委會最高外交代表、歐洲峰會總裁、以及歐洲央行總裁等四位最高歐盟機構的行政領導人的提名。

跌破眾人眼鏡的是,獲得提名接替歐洲央行總裁的拉加德,沒有任何中央銀行的經驗,早年是律師出身,未曾接受完整的經濟學或是貨幣銀行學的學術訓練,她在15年前法國總統席哈克主政時期入閣,擔任過法國商業部長,隨後在沙克吉總統任內出任農業與漁業部長、以及財政經濟與工業部長,2011年至今則在美國首府華盛頓,以國際貨幣基金總裁的身分,活躍在國際外交與經貿舞台。

歐洲央行是當今影響全球總體經濟、貨幣供給、以及金融安定,最重要的機構之一,重要性直接與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平起平坐。歐洲央行是使用歐元的19個歐洲國家中央銀行聯合組成,制定歐元區內貨幣與匯率政策,維持區內金融穩定、確保歐元區國家的經濟健全發展。對於不使用歐元的其他9個歐盟國家如英國、丹麥、瑞典、瑞士等國,也具有同樣不可撼動的影響力。

現任歐洲央行總裁德拉吉(Mario Draghi)從2011年上任即將屆滿兩任、八年,他成功帶領歐元區度過歐債危機,解除歐元崩解的威脅,協助歐豬五國重返財政健全、並與IMF組成救援隊拯救財政破產的希臘,近年歐洲經濟緩步復甦,德拉吉功不可沒。

酷咖啡 Kool Caffè

德拉吉的任期即將在2019年11月結束,關於他的繼任人選,是歐洲各國政治領袖與企業負責人最關注的議題,歐元區有19個國家的中央銀行,如同德拉吉是原任的義大利央行總裁,新任總裁名單當然也從歐元各國的央行總裁挑選,包括德國、法國、芬蘭央行總裁等,或是已經在歐洲央行擔任執行理事的官員,都是學養兼具的熱門候選人。

拉加德過去從未列名ECB繼任人選名單,這次異軍突起,顯然是幾個關鍵的因素所致。其一是德拉吉高度期盼延續他超級寬鬆的貨幣政策路線,而不論是德國央行總裁懷德曼、或是芬蘭總裁芮恩,在貨幣政策的專業主張都比德拉吉的更偏鷹派,相較之下,拉加德曾經跟德拉吉組成「三駕馬車」,並肩拯救財政破產的希臘,彼此有高度的工作默契,又不像傳統貨幣銀行學家那樣堅持己見,因此成為德拉吉建議繼任人選的首選。

在央行之上,歐盟峰會挑選ECB總裁繼任人選,則是高度的政治考量。這個職位的提名,必須符合歐洲南方與北方國家政治平衡的考量,由於歐盟執委會主席已經由德國國防部長范德賴恩出任,那麼央行總裁就不可能再由德國人全拿;還有,德拉吉來自義大利,因此從歐洲央行自身的政治平衡來推論,繼任者應該來自芬蘭、德國、或者法國等北方國家,在極為複雜的政治考量、以及南北權力平衡的協商之後,法國人、女性、又有處理金融危機經驗的拉加德,就成為最佳選擇的大黑馬。

2017年底,川普總統因為不喜歡葉倫,破例決定不給她聯準會主席續任聘書,最後挑選鮑爾接任時,當時美國金融圈也曾質疑鮑爾是共和黨籍的律師,沒有專業的總體經濟學訓練,但是,鮑爾當時已經做過五年的聯準會委員、之前更在財政部主管金融市場,累積了相當的中央銀行與金融市場的經驗。

拉加德的出線,則又將中央銀行總裁的工作,向政治、外交的方向大大推進了一步,不斷進步的貨幣金融理論,固然以過去無法想像的量化寬鬆,協助金融海嘯後的全球經濟逐漸邁向復甦之路,但是「寬鬆」不是唯一的道路,更是已經使用到極限的武器。拉加德在11月1日正式接任之後,要面臨劇烈震盪的全球經濟與金融情勢,也必須面對被她擠走的那群各國央行總裁,還得擺平排山倒海而來的歐洲政治壓力,在外交領域長袖善舞的拉加德,是否能夠帶領歐洲經濟順利前行,恐怕還有待觀察。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