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潤寅案談中小企業銀行之定位

天境傳媒 報導
時事時事2019-07-19

(工商社論)

近日鬧得沸沸揚揚的潤寅集團案,有13家銀行受波及,總計授信達79.91億元。其中臺灣中小企業銀行(簡稱臺企銀)對其授信餘額合計13.38億元,預估可能損失金額為12.35億元;若再加上華映案之曝險金額10.39億元。兩大案件對目前積極企圖有番新作為之臺企銀,無異面臨極大挑戰。

然而,危機也是轉機!對臺企銀、對政府、對我國中小企業融資缺口(Finance Gap)問題,反倒是一個省思時刻,我們需要什麼樣的中小企業專業銀行?臺企銀的傷痛,如何成為正向改造契機,似乎更是社會的期待!

其一,潤寅案如何驅動臺企銀的正向改造,臺企銀7月3日常董會針對總經理的專案報告有深入的檢討,社會期待的是這家百年老銀行如何面對呆帳準備提列、如何避免類似事件再發生、如何依風險大小採分級徵信與貸後控管機制、如何落實人員教育訓練,以及如何依據分行業務屬性與重要行選派適任經理人等。從危機中看到轉機,從問題看到革新,對臺企銀也是正向改造、脫胎換骨時機。

WiiWii

其二,回顧過去的金融改革,政府致力於金融自由化,鬆綁了各項金融管制,於1991至1992年間,核准16家銀行新設,同時也核准信託投資公司、大型信用合作社(簡稱信合社)及中小企業銀行可申請改制為商業銀行,致使商業銀行家數倍增。然而,這樣的政策開放,不再考慮金融需求對象有其差異性,認為銀行可以滿足所有需求,造成了當前銀行業務同質化,過度競爭。

檢視金融版圖的變遷,1995年本國銀行34家、中小企銀8家、信合社74家、農漁會信用部312家;放款佔有率部分,本國銀行68.49%、中小企銀10.69%、信合社9.49%、農漁會信用部8.24%。2018年本國銀行37家(含臺企銀)、信合社23家、農漁會信用部311家;放款佔有率部分,本國銀行(含臺企銀)89.64%、信合社1.73%、農漁會信用部4.05%。顯然,屬於維繫平民金融、小微企業的信合社版圖日漸消失;專職中小企銀融資的板塊由過去的中小企銀轉變為公營行庫政策任務分擔。

其三,從整個社會的層次,臺灣經濟及社會結構仍以眾多之中小企業為其基礎及中堅。根據2018年中小企業白皮書的資料顯示,2017年中小企業家數逾140萬家、占全體企業近98%,貢獻890萬人、近八成的就業人數,中小企業為經濟成長的重要推手。中小企業融資缺口的本質是一種市場失靈,縮小缺口、解決市場失靈,因此設置專業的中小企業政策金融機構,為中小企業提供貸款或擔保,成為OECD國家採用之政策。

酷咖啡 Kool Caffè

其四,借鏡先進國家經驗強化中小企業專業銀行機制,例如:德國復興信貸銀行(KfW),成立時原始股本約10億馬克,聯邦政府占80%,各州政府占20%;其任務為促進德國中小企業的發展,為中小企業在國內外投資提供優惠的長期貸款,KfW不用向國家繳納股利,也不用上繳所得稅。

法國支持中小企業融資的主要政策性金融機構,係2012年12月成立的法國公共投資集團(EPIC BPI)下屬的BPI金融集團;集團設立「BPI投資」和「BPI融資」。自金融危機發生後,英國金融市場失衡,中小企業面臨資金缺口,2012年9月成立中小企業銀行(BBB)意向,政府注資10億英鎊,持股100%;BBB實質上非銀行機構,但整合該國對中小企業投資融資方案、專業諮詢及知識等援助平台。

日本政策金融公庫(JFC)成立於2008年,由政府全額出資,支持政策性金融與扶植中小企業發展為其要務,彌補金融缺口;甚至面對巨大天然災害、金融危機等特殊時期,發揮極大援助功能。韓國中小企業銀行(IBK),政府持股IBK 62.7%,2017年中小企業放款比例高達78.2%、中小企業放款市占率達21.7%。

反觀我國,目前唯一的中小企銀是臺企銀。從政策的觀點,臺企銀肩負中小企業放款之重責,放款客戶以資本額不足3,000萬之中小微及新創企業為主,占所有放款家數比重88.46%,甚至主管機關要求其對中小企業之授信不得低於其授信總餘額之60%;從股權結構,官股只占23%、甚至外資持股達28%,臺企銀必須對股東負責,積極提升其獲利能力、朝高股價努力。在業績壓力下,業務的發展就可能往大企業、聯貸案、獲利相對高的風險業務,華映案、潤寅案的發生顯然與其自身業務定位有關。

當前政府希望藉由推動「5+2」產業創新,作為驅動台灣下世代產業成長的核心。然而,在當前均屬商業銀行之體制,如何因應新興產業發展之長期且高風險之融資需求?面對140萬家中小企業如何縮小其融資缺口?值此時刻,繼續讓臺企銀往一般商銀發展?還是轉型借鏡國際經驗之政策性銀行?以目前臺灣的金融體制,實不缺一般商銀,但需要扶植創新產業、中小企業之投融資政策銀行。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