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台灣的選擇系列三》郭台銘須釐清企業與國家利益

天境傳媒 報導
政治政治2019-06-25

(中時社論)

郭台銘宣告參選總統,立即引來兩大爭議:第一,鴻海集團在大陸投資龐大,會不會因而受制於中共當局;第二,當選總統後的財產信託問題。針對第一個質疑,他豪氣萬千地說:「給我幾個月的時間,我一定會搬到更有競爭力的地方。」讓人相信他已在「大我」與「小我」間,選擇了「大我」。

郭台銘的霸氣宣告,引發市場對富士康前景的疑慮,股價一路下跌。富士康集團發出4點聲明強調,作為全球化運營企業,秉持長期、穩定、發展、科技、國際的經營宗旨,富士康31年來伴隨改革開放步伐,與大陸共同發展成長;未來,富士康仍將持續扎根大陸,深耕發展。

意思很清楚,鴻海將「持續扎根大陸」,在中國大陸永續經營,沒有郭台銘說的,隨時可以撤離大陸的計畫。那麼,郭台銘萬一當選總統,勢必將面臨總統職權與企業經營者之間必然出現的利益衝突問題。除非「有利於鴻海的就有利於中華民國」,否則龐大事業「扎根」於中國大陸,難道不會受制於人?人民能夠完全信賴?難道沒有可能基於企業利益而影響兩岸政策的決策考量?這些利益衝突與迴避問題,郭台銘從未徹底澄清。

WiiWii

熟悉中國工廠和企業運作的非政府組織(NGO)深圳當代社會觀察研究所所長劉開明認為,富士康和大陸的利益綁在一起,和郭台銘競選總統是有衝突的。他必須說服外界,所做的決策是考慮到台灣利益而非自己公司的利益。他所屬企業在中國大陸至少26個大型廠房,遍及10個省市,員工近百萬,利益牽扯問題千絲萬縷,難以釐清,這就使他未來萬一當選必將無法毫無罣礙地處理兩岸問題。

英國BBC在報導中也說,郭台銘若真代表國民黨參選總統且最後若順利上台,屆時可能採取親中路線。其駐台記者蕭藹君指出,問題在於,郭台銘若當選總統,他在可能損及公司利益之下,是否還能為台灣做出正確的選擇?這個質疑絕對符合情理,所以普遍存在於民眾心中,郭台銘迄無足以廓清疑雲的對策與說法,難怪宣告參選至今支持度原地打轉,投下可觀資源也未見提升。民眾疑惑一日未解,即使僥倖贏得初選,代表國民黨參選後所將承受的攻擊與質疑將變本加厲。

郭台銘事業涉及的利益衝突問題不僅存在於中國大陸,也存在於美國及其他國家。尤其在美、中兩強爭霸趨於尖銳對抗之際,台灣已被逐步整合入美國的印太戰略中,如果今天美國的印太戰略目標與鴻海的全球布局衝突,也與北京的台灣戰略衝突,郭台銘如果貴為總統,又如何完全擺脫他企業的全球布局戰略而完全純然考量台灣的利益?

郭台銘在川普就任總統後,宣布將要在威斯康辛州投資鴻海新廠,承諾帶來13000個工作,等於送上共和黨重振美國製造業政策的大禮。然而,隨著2018春季美中貿易戰開打,眾多科技大廠改變營運布局,富士康也改變了美國威州的作法,加上原本共和黨的州長連任失利,換上民主黨的州長,使得為川普的製造業政策背書的鴻海威州廠遲遲無法落實,現在又說要帶領台灣企業到美國建立產業供應鏈。其中難道沒有利益衝突問題?

酷咖啡 Kool Caffè

郭台銘參選的舉動不止牽動台灣,也牽動整個集團的走向,對於全球科技業和相關國家政府,同樣必須考量他萬一當選所將引發的供應鏈重組問題,可謂牽一髮而動全身。所以,鴻海這種居於全球科技業價值鏈高端的企業,其全球的運籌帷幄、布局營運必與外交關係有牽連。郭台銘將如何區隔外交與企業之間的利益衝突問題?又有何迴避方法?郭台銘不能迴避,必須說清楚講明白,否則如何取信於民?

對於個人財產的處理問題,郭台銘不願回應本報社論先前提出的「盲目信託」主張,他只說擔任總統後增加的財產全部捐作公益。這個說法是針對財產增加後的處理方式,但關鍵在於如何避免運用總統職權聚斂個人或持股公司的盈利?這是參選總統的企業家必須明白交代的問題,郭台銘沒有閃躲的空間,必須澄明無隱,否則如何讓民眾放心?又如何確保廉政不受汙染?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