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展經濟 不能少了軟性投資

天境傳媒 報導
財經財經2019-05-14

(經濟日報社論)

台灣近年來的實體投資普遍處於低迷狀態,成為經濟成長趨緩的元兇。儘管前兩年前行政院長賴清德將「加速投資台灣」、「解決五缺問題」列為最重要的施政項目,成效依然有限,無怪乎當台商因中國大陸經濟下行及美中貿易戰等因素大舉回台時,政府會為之雀躍並積極宣傳。的確,台商回台及若干外商近來青睞台灣所進行的投資,可望成為穩定台灣經濟成長的因素,值得慶幸,但我們也必須指出,只注重或過度強調實體投資對長期經濟發展並不足夠。

台灣過去談經濟發展時,重視的多是經濟成長。在成長主義掛帥下,任何有助短期經濟成長數字的做法,便是最重要的政策,於是我們長期依賴代工製造的出口、刺激投資。但回頭檢視,台灣近年來的經濟成長率普遍低於全球平均,成長的果實不夠甜美;低薪苦勞問題難解,顯示果實的分配也不盡如人意。「發大財」因而成為人民的渴望,但發大財不僅僅是成長問題,更是分配問題。

WiiWii

人民對於低薪問題普遍不滿,說明了台灣社會並非不重視分配問題,卻總不熱中於尋找達到較合理分配的方法與政策,甚至仍然認為透過成長便能解決分配問題,以至於可以將「人進來、貨出去」與「發大財」劃上等號。

眾所周知,台灣經濟問題的主因在於產業創新不足、品牌能力不足,以致產業轉型升級速度緩慢,也無能耐有效地帶動薪資成長。政府並不是沒有意識到問題所在,也曾洋洋灑灑地提出一堆計畫,從傳產維新、三業四化、生產力4.0、產創條例、產業創新計畫等,不勝枚舉,卻仍難以撼動舊有產業結構與成長驅動力。

事實上,產業轉型升級必須有大量的創新活動,維繫創新活動、形塑創新氛圍最重要的關鍵,既非資金、也非法規,而是人。唯有當年輕世代視創新為日常、甚至視創新為職志時,創新的氛圍才得以形塑,創新活動才得以蓬勃發展。也唯有如此,產業的創新轉型以及年輕世代的脫貧就富才有可能真正達成。

台灣對於未來的經濟發展,必須先談願景,再談策略。綜觀過去政府的產業政策與對產業的協助,儘管已由產業別的思維慢慢進步到功能別的思維,但還未能意識到大量的創新人才才是未來產業發展關鍵的思維。一直以來,政府投注在協助產業發展的資源不少,但多是資本設備、研發活動或人員聘僱的補貼,少有以人為本的思考。

既然「人」是未來經濟發展最重要的關鍵,政府的資源配置與政策思考就必須改弦更張,應該致力於打造一個讓年輕世代得以較無後顧之憂的發展環境,減少他們面對現實生活與未來生活的無助感。此外,政府也應更積極投注資源與心力在提升年輕世代的各項軟實力上,讓年輕世代成為未來創新活動的中堅分子。

酷咖啡 Kool Caffè

舉例而言,現行高等教育提供階級流動的功能已較以往弱化許多,適當的學費與減輕學貸政策,極有必要;高房價導致年輕世代難以安身立命,已困擾台灣社會多年,也應有更積極的解決對策。

政府的前瞻基礎建設曾被批評為過於重視硬體,即便打造數位環境也是重要一環,都還缺乏了打造人才培育環境的基礎建設。

就產業政策而言,政府對於企業的各種協助,未來應該建立在企業是否願意培養、提供年輕世代發展的機會上。即使政府的資源有限,也應創造誘因機制,以引導豐沛資金投注於人才培育與創新活動上。

年金改革是蔡政府的政績也是包袱,最可惜的便是有破無立,即製造了許多年長者的被剝奪感,卻沒有配套措施提供年輕世代建立對未來的期待。如今時猶未晚,我們期待政府欣喜於實體投資漸有改善之餘,能更重視攸關長期經濟發展的軟性投資。須知改革高等教育、打造更完善的社會安全網等社會投資,重要性絕對不小於實體投資。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