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大不列顛到小英格蘭的反思

天境傳媒 報導
國際國際2019-05-31

(經濟日報社論)

英國首相梅伊哽咽宣布辭職,證明保守黨脫歐政策徹底失敗。她上任時曾表示,將打造一個不侷限於歐洲的全球不列顛,現在成了天大的笑話。

2016年公投脫歐前,英國其實享盡了歐盟會員的巨大利益。由於歐盟自由流通機制和英國本身的特殊條件,倫敦聚集了上千家銀行、保險等機構的全球或歐洲總部,英國更吸收了全歐盟約30%的外資,彌補長年的貿易赤字。尤其,英國常以掣肘歐洲進一步統合為要脅,迫使其它會員國妥協,同意英國在歐盟內部享有特殊地位,並獲得特別的財政回饋。因此,英國可以拒絕歐元、不加入申根公約、否決歐盟基本權利憲章的法律優先地位、拒簽歐盟財政公約。

英國脫歐後,現有優勢頓時消失。本田已經宣布2021年關閉在英車廠;日產則決定不再於英國生產新車款;原位於倫敦的歐洲銀行管理局(EBA)已遷往巴黎,負責核准新藥上市的歐洲藥品管理局(EMA)則移至阿姆斯特丹,群聚於這些歐盟機構旁的金融業和大藥廠實驗室開始鬆動。野村證券已在法蘭克福建立新歐盟總部,滙豐銀行決定擴大在巴黎的編制。英國年生產總值從脫歐前的2.9兆美元下滑至2018年的2.6兆美元,損失可觀。

WiiWii

脫歐後,英國不再能參與歐盟決策,卻又因市場和地緣關係,必須遵行歐盟的規定,等同挪威和瑞士的地位;英國同時脫離了歐盟與日本、加拿大等50個國家建立的自由貿易區,若要重建,必須逐一談判,不但曠日廢時,且不可能獲得更好的條件;沒有歐盟支撐的英國,也不再能與美國、中國大陸平起平坐。尤其,脫歐無端激起了蘇格蘭的獨立情緒和北愛爾蘭兩大民族的尖銳對立,挑起自身的分裂危機。

究其禍源,首推不切實際的獨立幻想。在全球化浪潮下,周邊國家對區域內最大經濟體的依賴,原本就是極自然的發展,各國則自憑本事趨吉避凶。但是,在英國獨立黨和保守黨內疑歐派的唱和下,融入歐盟成了對英國自主的剝奪,遂高唱「還我主權」、「把英國贏回來」等動人的口號,煽動仇外情緒,引領民眾追求虛幻的獨立大夢。

英國領袖,尤其是保守黨菁英,更長期以歐盟規範為藉口,推卸任何不討好民眾的政策責任。失業率上升,就責怪歐盟人員流通政策之下來英工作的歐洲公民;逮到非法移民,就成為歐盟庇護政策侵蝕英國社會的鐵證。不斷指責歐盟,營造了強大的疑歐言論和仇歐情緒,也減損了英國人自我反省、改革再出發的能力。

疑歐、反歐、仇歐、脫歐,遂成為英國政黨菁英操縱鬥爭的槓桿。前首相卡麥隆原本的算計是,在2015年大選前,以承諾選後舉行脫歐公投來換取黨內疑歐派的支持,並據此挾持歐盟給予英國更多的豁免。英國獨立黨領袖法拉奇和保守黨疑歐派領袖強生則將計就計,藉此營造反歐情緒,壯大自己的政治基礎。反對黨工黨則將公投操作成反對卡麥隆的路線。從頭到尾,沒有一個政黨領袖,將脫歐可能的代價和傷害說清楚。如今,英國因為脫歐而焦頭爛額時,當年推動公投的卡麥隆、高唱獨立的法拉奇、強烈仇歐的強生一個個神隱避世。一度雄踞歐洲和全球舞台的大不列顛,正迅速退縮成侷促北大西洋一隅的小英格蘭。

酷咖啡 Kool Caffè

台灣製造業和金融業對英國脫歐曝險的數額和比率並不高,足資因應。但是,英國脫歐所呈現的亂象卻值得我們深思:面對全球化和區域化的浪潮,國家領袖應謹慎因應、取利避害。一味地操作民族情緒,引領人民追求虛幻的獨立,刻意營造仇視鄰邦的言論,用以贏得黨內鬥爭和權力爭奪,國家不但無法獲得真正的自主,反而會喪失原有的優勢、挑起內部的衝突,實在值得所有台灣競逐大位的政黨和人物反思警惕。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