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準會職責範疇的三大提議

天境傳媒 報導
財經財經2019-05-10

(經濟日報社論)

近來,以白宮為主的政治力量不斷要求聯準會(Fed)降息,但聯準會主席鮑爾仍不為所動。只是,當美國總統川普丟下將於本周五再度對中國加徵關稅的震撼彈,讓各界擔心若美中貿易談判破局,將造成金融市場動盪,甚至令美國經濟承受壓力,進而對「職責所在」的聯準會產生強烈期待。

之所以有這樣的寄望,主要是金融海嘯發生後,聯準會共進行三輪量化寬鬆措施,且將金融穩定納入政策制定考量中,使其成為聯準會法定雙重職責(Dual Mandate)─物價穩定與最大化就業之外,另一個隱性的政策目標。然而,聯準會對金融穩定的定義莫衷一是,權衡尺度掌握在少數官員之手,易對貨幣政策推行產生雜音。因此,在力促當代貨幣政策目標能有效執行上,聯準會職責範圍究竟應如何劃定,產官學界看法各異,並概分為三大觀點:

第一類觀點認為,應將金融穩定升格為聯準會的政策目標之一,亦即將雙重職責轉變為三重職責(Triple Mandate)。原因是金融海嘯後的經驗顯示,金融恐慌與經濟衰退將讓物價與就業偏離目標,代表金融穩定與物價、就業穩定是一體兩面,忽略金融穩定將難以達成兩大政策目標。所以,將金融穩定設為聯準會的政策目標之一,無疑是確保經濟穩定的要件。

WiiWii

第二類觀點則認為,聯準會應簡化政策目標,將雙重職責改為單一職責(Mono Mandate)。持此觀點者強調,當前聯準會的雙重職責係建立在菲利浦曲線上,也就是物價與失業率之間的抵換關係。但如今的生產特性已經與以往不同,諸如自動化、頁岩油革命降低生產成本,將長期拉低物價等,以至於當失業率處於低點,且物價沒有顯著上漲壓力時,聯準會就陷入是否該繼續升息的難題中。一旦雙重職責出現對立,不僅官員們會有不同見解,金融市場也備感困惑,反而將加大市場波動。

第三類觀點指出,現行雙重職責毋須改變,但聯準會須增加政策的可預期性,例如公布升降息等政策的決策公式,才能正確導引市場預期,且應藉由強化金融監理來達成金融穩定,而非透過市場干預來實現,以免觸發市場投機性行為,讓道德危機更頻繁發生。

這三類觀點有其立論基礎,卻也各有不足之處。像是維持現行雙重職責,並強化金融監管以確保金融穩定,除了會面臨物價與就業兩項目標時有衝突的老問題外,在防範風險上恐將過於被動;而將物價穩定視為單一職責,則在日趨複雜的金融與經濟活動下,待聯準會觀察到物價變化再出手,為時已晚。

相形之下,將現有的雙重職責改成三重職責,應是較合宜的方式。即使難免會有貨幣政策制定更加複雜的疑慮,但鑑於金融海嘯後,各界尤為關切金融穩定,諸如明斯基時刻(Minsky Moment)、債務超載(Over Debt)、資產負債表衰退(Balance Sheet Recession)等相關議題頻繁出現,且隨著金融科技日益進步,金融交易的形式愈趨複雜,聯準會若單以監管方式進行金融管理,其政策有效性只怕會逐漸減弱。所以,與其讓聯準會被動地追趕市場變化,倒不如擴增其職責範圍並主動出擊。同時,將金融穩定設定為聯準會法定任務後,如量化寬鬆等政策執行可有確實的法源依據,成敗也能有客觀的評定準則。

酷咖啡 Kool Caffè

無論如何,自1977年聯邦準備法案修正案通過後,長期奉行物價穩定與最大化就業雙重職責的聯準會,未能於事前妥善防範金融海嘯來襲,已反映出隨著時代變遷,聯準會職責與政策目標已有調整的必要。因此,聯準會是否會受美中貿易談判可能破局的影響,進而改變現有貨幣政策走向,固然是當下亟須追蹤的議題,但若想掌握聯準會政策動向對全球經濟與金融市場的深遠影響,則要長期密切關注其對自身政策使命定位的動向。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