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雙霸對戰,台灣應如何因應新局

天境傳媒 報導
國際國際2019-05-07

(聯合報社論)

國民黨總統角逐者韓國瑜郭台銘朱立倫等人參加了重振台灣競爭力的論壇,並各自就發展人工智慧、提升政府效能、領導風格等發表意見。除此之外,另一個必須納入討論的是國際經貿大勢,尤其是去年纏鬥至今的美中貿易大戰,已嚴重衝擊台灣的整體出口和投資動向,參選者應提出具體策略及因應方向,利用選戰過程為台灣凝聚共識。

美中貿易談判進展緩慢,美方宣稱下周可以完成;無論具體協議內容為何,趨勢將是一個「雙霸對戰」之局。郭台銘對此有一個傳神的形容:「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他認為,從睿智與理性的角度,台灣「看戲就好,何必入戲?」但是,看戲而不入戲的「凡人」,仍難免遭殃,那麼台灣應如何自處及因應?

說美中貿易戰是「雙雄爭霸」,主要是美方貿易談判代表賴海哲提出了一項特殊的要求:對於任何一方的違約行為,他方可以自行採取單方面制裁措施,不容任何第三方置喙。簡言之,就是締約國在執法上可以自行其是。說得更粗口些,就是:私人械鬥,官府漠視。

WiiWii

中方是否接受此一看似平等、實則高壓的條件,仍在未定之天。目前堅持挺賴海哲的川普,到時候是否又會放水,同樣難測。然而,只要猜想哪一方比較容易被對手扣帽子,即不難想見中方的窘境;但這是武器平等的安排,很難說是喪權辱國。

賴海哲這一招,比起要求大陸承諾增加多少對美進口,或對美國企業給予更多的准入與營運自由,甚至承諾不強制技術移轉或禁止竊取,都更能擊中北京要害。賴海哲是貿易談判老手,他當律師時,常代表被「不公平外國競爭」搞垮的美國企業出庭。後來他出任美國貿易談判署副代表,主持過美日「貿易結構障礙專案」,對於遵守市場機制、迷信產業政策的貿易對手,具有豐富的談判經驗。在柯林頓政府同意大陸以開發中國家身分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時,美國舉國歡騰;但賴海哲卻投書《紐約時報》公開示警,認為這會是大災難。

而今,美國朝野菁英乃至一般民意多認為中國大陸是美國的戰略競爭對手,不少歐洲意見領袖也持此看法。這正是賴海哲倡議私刑械鬥這種獨特執行機制的正當性所在。但如此一來,美國也可能摧毀它在二戰後精心打造的WTO機制。平心而論,對於美國控訴其他國家不公平貿易的案件,WTO的爭端解決機構多半判決美國勝訴;而美國挨告的案子,則是敗訴的多。可見,WTO的運作尚稱公平有效。

川普上台後,利用不派任仲裁法官等小動作,迫使WTO的爭端解決機構因人數不足而流會,導致WTO的核心武功幾乎被廢,其功能大大受到限縮。這是一場新的冷滯現象,讓人聯想起過去美蘇冷戰;但它又不太像,因為美中的經貿、科技關係十分密切。然而,只要有國內偏激力量片面出手制裁對方,可能都是七傷拳。

酷咖啡 Kool Caffè

在美蘇對抗的年代,因核子武器可以確保雙方同歸於盡,根據賽局理論與實務經驗,導出後來雙方都不敢輕易動武的恐怖平衡。但貿易報復措施造成的不是人命傷亡,對雙方而言,也可能更欠缺不扣扳機的自律。

美中經貿關係密切,台灣對美貿易或對大陸經貿的關係又何嘗不是如此。若美中上演的是「天神打架」的大戲,台灣這個「凡人」的座位顯然離舞台太近,難免遭到池魚之殃。雙雄對戰,從台上打到台下是司空見慣;更前排或許還有歐盟與日本等觀眾,天塌下來,有多一點人頂著。但在這一局,能適用嗎?

在台灣「不入戲」、「不選邊」的前提下,我們能否有更積極的因應之道?每一個想要爭取大位的候選人,都應向選民提出一些解析和對策,才能使大選變成更有意義的論戰。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