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兵凶戰危,《台灣關係法》四十年最大諷刺

天境傳媒 報導
兩岸兩岸2019-04-11

(聯合報社論)

一九七九年四月十日,美國總統卡特簽署《台灣關係法》成為法律,在「中美斷交」後延續了台美的非官方往來,「美國因素」也持續在兩岸關係發展上扮演關鍵角色。歷屆美國政府基於國家利益,就兩岸議題有不同發揮;而川普政府奉行「交易式外交」,則讓兩岸關係福禍難料。蔡政府自誇目前是台美關係有史以來「最佳時刻」,恐失之天真。

川普上台後,設定「美國優先」為施政主軸。事實上,《台灣關係法》也是由「美國利益」出發,並非片面的挺台法案。這部法律當年由美國國會議員主導,經立場不同的議員及行政部門的溝通妥協而成。誠如當時力促此法的眾院外交委員會亞太小組主席伍爾夫所言,「我們不想破壞與中國建立的關係,但也想要保護台灣人民。」

當年卡特總統與我斷交,是基於「聯中制蘇」的戰略考量,目的是維持美國在西太平洋地區的國家利益。國會為了讓《台灣關係法》完成立法,接受美中建交的既成事實,卻也巧妙地將台灣前途的和平解決視為美國在西太平洋安全利益的一環,法案除表明對相關威脅的「嚴重關切」,也載明應依憲法程序採取「適當行動」。

WiiWii

《台灣關係法》在這樣的「模糊」精神下,讓其後的歷屆政府可以視情況從寬或從嚴解釋,決定符合美國利益的因應作為。這部法律四十年來一字不改地延續至今,成為美中「三項公報」之外的美國「一中政策」的重要支柱,美國因素也在兩岸關係的不同階段發揮關鍵影響力。

正因為《台灣關係法》從立法到解釋都是為了維護美國的國家利益,當美國的對中政策從歐巴馬政府的「合作大於競爭」,到川普政府調整為「競爭促進合作」,攸關中共核心利益的台灣問題必然成為美中競爭時的絕佳籌碼。近日傳出,川普政府為完成美中貿易協議,已暫時擱置售台F-16V戰機,即是一例。

川普政府打「台灣牌」,是基於美國的國家利益;但從台灣的立場看,中華民國的國家利益卻恐因此陷入難以掌握的風險。蔡政府不會不知道這個道理,卻因為桎梏於台獨的意識形態,加上「政黨利益大於國家利益」的私心作祟,因而不斷在言論和政策上加大反中的力道。近數月來,這樣的操作尤其明顯,蔡政府頻頻操弄兩岸關係當成爭取連任的籌碼,讓台灣步入兵凶戰危的險境。

更讓人憂心的是,過去在全球及兩岸關係扮演穩定力量的美國,已因川普的好鬥、善變而不斷走調。中共方面,國家主席習近平則揚棄鄧小平時期的「韜光養晦」策略,不斷表現「大國崛起」的雄心,使得各國加深戒懼。也因此,遏制北京成為華府跨黨派的主流意見,台灣無可避免成為其操作抗中的工具。

三年來,北京拒絕和蔡政府進行對話,川普政府則為其利益大打「台灣牌」。表面上,台灣獲得美、日的聲援;實際上,在國際間卻更走不出去,不僅邦交國不斷流失,參與國際組織也頻頻受阻。此外,兩岸的緊張並未因美國介入而和緩,美國軍艦宣示性地穿越台海,則引起中共軍機飛越海峽中線反制示威,在在都升高台海緊張及兩岸對峙。

酷咖啡 Kool Caffè

美國藉由《台灣關係法》的制訂,提供了我國特定的安全保證,讓台灣得以安定繁榮地發展,並推動民主化,成為美國副總統潘斯所說「為所有華人展示了一條更好的道路」。檢視今天的美中台關係,兩岸關係已迥異於四十年前,不變的是美國在台海的影響力。對台灣而言,我們無法沒有美國這個理念相近的朋友,卻也不能一味把中國大陸視為敵人;如果兩岸一味對峙,過去四十年的時光就是白過。如何在兩岸關係的升沉張弛中,找到民眾福祉的最佳位置,這是台灣的課題。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