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化台美經貿 要有創新思維

天境傳媒 - 社論
社論社論2019-04-04

(經濟日報社論)

1979年美國與中國大陸建交,而與台灣斷交;並以台灣關係法做為維持美台關係的基柱。台灣關係法不但是美國確保台海和平的依據,也是維繫40年來台美經貿關係的主要基礎。

美國一直是台灣主要盟友,即使雙方外交關係終止後,無論官方或是民間,台灣仍然將美國視為最重要的合作夥伴。政府也一再宣稱目前台美關係良好,經貿互動密切。特別是在美國積極防堵中國大陸勢力擴張,美中貿易戰迄今尚未停火下,更加突顯台灣經濟地位的重要性。

但是事實上台美經貿關係,並沒有如同政府一廂情願的樂觀,近來反而已有弱化的現象。首先是川普總統上任以後,積極與各國建構雙邊貿易協定,台灣也期待有機會和美國展開雙邊經貿協定對話,但是台灣一直不在美國優先名單範圍內,甚至連維持台美基本經貿關係的台美投資架構協定(TIFA)會議,也有兩年未曾召開。政府一貫說法是因為美豬美牛卡關,未來會持續溝通,但是如果連TIFA都無法順利召開,實在看不出台灣在美國經濟版圖中居於重要的地位。

WiiWii

其次在美國根據國內法,引用232國家安全條款,對國外進口鋼鐵及鋁製品加徵關稅,但美國也開了協商大門,鼓勵各國與美國進行雙邊諮商,以尋求豁免機會。台灣也積極展開與美國協商,採取不少措施以配合美國需求,例如要求企業降低輸美產品內含中國大陸原料的成分,但是迄今台灣仍然不在豁免名單上,反觀多數國家卻得到豁免,台灣可說是白忙一場。

政府絕對不能自滿目前台美經貿關係,未來必須跳脫固有的框架,以新的思維強化台美經貿關係。台美經貿關係固然是受到美豬美牛的影響,但若台灣可以提出具有前瞻性及互利雙贏的議題,也會引起美方的興趣。

首先是推動台美雙邊貿易,美國過去一向是台灣最重要的出口市場,在1980年代甚至占台灣總出口將近一半。而後由於台灣產業結構轉變,以及台商大舉赴東南亞及中國大陸投資,帶動台灣對東南亞及中國大陸出口下,台灣對美出口比重開始下滑。美國雖然仍是台灣第二大出口市場,但是近年來台灣對美國的出口,占台灣總出口比重,一直停滯不前,維持在12%左右。

未來台灣應在數位經濟下所興起的新領域,例如人工智慧(AI)、物聯網應用、綠色科技及5G應用等,開拓與美國的經貿新關係。數位經濟是結合軟體與硬體的應用,而美國則較缺乏硬體的製造能力,雙方具有很大的互補性。台灣應推動與美國數位產品貿易,並探討產業合作的機會,才有可能突破台美貿易成長停滯的情形。

酷咖啡 Kool Caffè

其次台灣也應積極吸引美國投資,美國一直是台灣外人投資的主要來源,但是近年來美國企業來台投資明顯趨緩,甚至過去幾年台灣赴美投資金額已經超過美國來台投資金額。此現象雖然顯示台灣企業對外投資已不再以成本為主要考量,而是以拓銷市場、加速國際化為主要目的。但是相對於美國企業在台灣鄰國,例如韓國及東南亞各國持續加碼,台灣必須急起直追。

雖然已有一些美國大型企業,例如Google、臉書及亞馬遜在台灣設立研發中心,顯示出台灣在研發人才優勢及落實智慧財產權保護,才促使這些國際大廠在台灣落腳。不過整體而言,台灣招商引資力道,仍不及其他主要競爭國家;特別是在美中貿易戰下,在大陸的美國企業也有轉移生產據點下,台灣實應不僅以吸引台商回台而自滿,而應擴大視野,積極吸引美國企業來台,才能進一步鞏固台美經貿關係。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