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焉者開創時勢,中焉者追隨,下焉者蹧蹋

天境傳媒 報導
政治政治2019-03-27

(聯合報社論)

藍綠兩黨目前都陷於明年總統大選提名的焦慮與膠著。國民黨的掙扎,是在保留韓國瑜參選機會的前提下,如何維持初選制度的尊嚴。民進黨的苦惱,則是如何在蔡英文和賴清德之間作出抉擇,既不破壞黨內團結,又維持明年總統及立委的最大勝算。在選情逐漸回歸「藍綠對決」的形勢後,以白色力量為號召的柯文哲聲勢顯然大不如前,但他參選的決心依然很強。

蔡英文初任總統未滿三年,即遭到黨內的冷酷逼宮及黨外的嚴峻挑戰,除顯示其失能,更反映民眾對台灣陷於內耗而裹足不前的問題憂慮至極,這股憂慮遂爆發為憤怒。在台灣不同的發展階段,都可以看到類似的民怨爆發:上世紀末是對國民黨威權治理的倦怠,接著是對陳水扁家族貪腐的失望,然後是對馬政府疏懦的不滿;如今,則是對蔡政府不恤民情的怨怒交加。簡單地說,大家受夠了三度政黨輪替的藍綠「拖死狗」現象,現在人們期待國家有一個大轉變,跳出目前的下沉螺旋。

WiiWii

韓國瑜之所以被許多藍軍支持者寄予厚望,主要是他不僅去年在高雄締造了變綠地為藍天的勝績,更將這股熱潮帶給其他縣市,逆轉了藍軍許多縣市的選情。他被視為是一個有能力引領風潮、扭轉形勢、創造能量的人物,這和十一年前馬英九趁著沛然的倒扁民意而起,具有本質上的差異。重要的是,韓國瑜就任後能繼續發揮熱力,藉行銷農產品乃至行銷觀光讓高雄的能見度擴及海外和兩岸,證明其行動能力和政治熱忱超過了一名地方官的格局。

往回看,蔡英文和柯文哲四年多前也都曾引領一番風潮,受到粉絲的追捧。遺憾的是,蔡英文許多高調的改革作為卻淪為政治鬥爭,旨在為民進黨聚斂資源,而非福國利民。至於柯文哲,他以揭弊作為改革主軸,最後卻礙於能力與見識不知如何收場,而市政建樹的缺乏更成為其致命傷。也因此,在「韓流」狂襲下,蔡英文及柯文哲挾太陽花學運而起的勢頭已完全被超越。

今天的「韓流」,能維持多久的魅力,目前尚難有定論。一旦韓國瑜在市政上出現重大缺失,或是他的團隊成員任何言行失控,都極可能衝擊其人氣,使韓粉一夜變心轉向。但從當選迄今四個月的表現看,韓國瑜已締造了一個「服務型政府」的典範:地方首長努力為基層民眾生計衝刺,對弱勢的農漁、攤商尤其照顧有加,這是對政府功能的一次再定位。更有甚者,受到他成功翻轉高雄的激勵,最近不少國民黨員相繼決定跳出舒適圈,要出馬挑戰艱困選區的立委席次。可見,他的熱情激起了藍軍的信心與鬥志,這點彌足珍貴。

在群雄並起的年代,能無畏艱難奮勇挑戰逆境的人,即有機會創造時勢、引領風潮;當然,上焉者才有獲致成功的雄才大略。有些人雖無法一馬當先衝鋒陷陣,但他們察覺時代及民心的轉變,看準勢頭追浪而上,也能爭得一片江山。這是識時務的中焉者之智。但也有些人不管時代潮流如何轉變,不問世道人心當下追求的是什麼目標,一味堅持自己「有一個總統夢」必須實現,這是下焉者。這樣的人只會錯過時勢、失卻人心,蹧蹋自己。

酷咖啡 Kool Caffè

從某個角度看,賴清德突襲宣布參選總統,也堪稱勇於向逆境挑戰的鬥士,有志引領風潮的領袖。但仔細檢視,他顯然屬於「從小立志當總統」的類型,把個人壯志更放在「黨的興衰」與「國的發展」之前。他對自己「台獨工作者」定位的曖昧游移,以及對陳水扁特赦的頑固堅持,對自己閣揆成績的疏於反省,都大大減損了他的魅力。相形之下,韓國瑜以對高雄的承諾而遲遲不願表態,其實反而是對選民更有情有義。

二○二○大選的棋盤未定,選民先把自己的期待顧好。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