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出一位超越黨派的無色總統

天境傳媒 報導
政治政治2019-03-08

(中時社論)

選舉是國家重新決定方向的過程。過去20年台灣發展遠不及80年代,內政陷入藍綠對抗僵局、兩岸淪入敵意惡性循環、民間投資持續萎縮、庶民生活日益艱困,讓人憂心忡忡。今天的台灣,已經不是一般性的改變所能夠滿足,而必須打破框架,拆除圍牆,有更大的突破。

學理上,兩黨制比多黨制更容易產生「穩定」的政府,有利於決策與效能,藉由政黨輪替,選民可以決定「換軌」,給執政黨權力,讓在野黨監督,在朝在野都必須兢兢業業,爭取選民支持。但台灣政黨輪替3次,兩黨努力相互制衡,每一位總統都在掌聲中上台、訕笑中卸任,政府表現卻愈來愈令人失望,主要原因是藍綠對抗,而且兩黨實力太接近,讓衝突對抗更嚴重,朝野心結越結越深。

陳水扁時代朝小野大,國民黨在立法院占多數席位,民進黨政府動輒得咎,難以大刀闊斧推動建設與改革。但馬英九與蔡英文第一任期都是多數執政,並未能帶領台灣脫困。尤其蔡英文是民進黨首次「完全執政」的總統,還是以極大幅度差距勝選,讓國民黨氣若游絲,但她上任後,民進黨完全暴衝,很快就喪失社會的信任,蔡英文第一任期,聲望低迷直追扁馬後期。

WiiWii

原因在於,台灣「兩黨制」的發展,養成社會「立場重於是非」的政治文化,只要是同黨同志,昧著良心也要護航,他黨政策就雞蛋裡挑骨頭,「逢○必反」。民進黨執政後的暴衝,就在於完全執政後,偏執於自己的想法,又欠缺自律基因,終於在短短不到3年的時間,跌落谷底。

要打破這樣的僵局,公民自覺非常重要,這也是我們主張跨越藍綠「無色覺醒」的理由。柯文哲以「墨綠」身分當選台北市長,上任初期對馬英九、郝龍斌多有批評,但對兩岸關係有自己的看法,民進黨偏離民意時,也沒有去護航。4年任期克服萬難,滬台雙城論壇持續不斷;卡管,柯文哲質疑「是哪個白癡決定的政策」;民進黨鼓動兩岸對抗,柯文哲說「實力不夠,大小聲會被笑」。

柯文哲並非沒有缺點,他不重禮儀、言行粗鄙、對下屬苛薄、沒有核心團隊,這些都不是政治首長所應該有的特質。但柯文哲能打破藍綠框架,民意支持度居高不下,民進黨不服氣,提名姚文智參選,結果姚文智自己被邊緣化。

非典型國民黨韓國瑜崛起,讓我們看到另一種「無色覺醒」的希望。傳統國民黨居廟堂之上,以父權思維、宮廷語言,加上財經、科技專家管理,成功治理台灣超過50年。民進黨崛起,漸漸掌握話語權,加上網路新世代開始擁有投票權,國民黨未能與時俱進,仍用舊思維、舊語言與社會溝通,終於釀成太陽花學運,並造成2016年選舉崩盤,再次失去政權。去年九合一選舉,韓國瑜無黨產奧援,憑一己之力,善用網路溝通工具,深入草根接地氣,從爭取基層農漁民支持出發,掀起席捲全台的「韓流」,成為另一種「無色覺醒」的典範。

柯文哲與韓國瑜的崛起,代表選民逐漸成熟,但這只是開始,說明選民有意擺脫傳統藍綠的思維。去年,高雄選民認同韓國瑜說「高雄人不欠民進黨」;今年,台灣一位跨越藍綠,不被國民黨、民進黨傳統統獨思維綁架的非典型政治人物呼之欲出,或可稱之「無色總統」,期待由他來帶領台灣突破困境。

酷咖啡 Kool Caffè

有人可能會疑惑,一位非國民黨、非民進黨的「無色總統」,欠缺政黨奧援,未來如何推動政策?所謂無色力量,指的不是「無色黨」,而是思維和態度,「無色總統」不等於沒有政黨,無色的總統,可以是國民黨的總統,也可以是民進黨的總統,也可以是無黨籍或任何政黨的總統。一個無色的總統,不被國民黨論述的統一綁架、也不被民進黨自稱的「維持現狀」或「務實台獨」綁架,更不被喜樂島「公投制憲」綁架,他能以務實的態度面對中國的崛起、台灣處境的艱困,並提出解困方案,讓台灣人民能過好日子。

要產生這樣一位無色的總統,需要的是人民能不被政黨綁架,擁有超越黨派的智慧,需要的是人民的「無色覺醒」。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