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響英國脫歐背後的幾道身影

天境傳媒 報導
國際國際2019-03-04

(工商社論)

英國的憲政文化向來是「寬容異已;嚴守法治」,而「國會至上,行政立法合一」的議會內閣制,乃至於兩黨政治,都被公認是全世界最老牌民主國家標誌出來的典範。然而,從三年前的脫歐公投以來,歹戲拖棚的英國脫歐卻成為歐盟和全球企業投資的未爆彈,其中位居廟堂之上,政黨政治的關鍵人物則鮮少被深入探討。

從19世紀末期到20世紀以來,英國議會內閣制的成熟發展,雖然成為全球民主政治的典範,但是從英國在1973年於保守黨首相希斯任內加入歐洲經濟共同體(European Economic Community),史上第一次全國性公投則是在1974年政黨輪替後,工黨首相威爾遜兌現以公投決定去留的競選承諾,提出「1975年歐洲共同體公投」(EC Referendum of 1975)開始,保守黨和工黨就展開近半個世紀的合縱連橫。

英國這次的脫歐公投,始作俑者當屬前任首相卡麥隆(David Cameron),在2015年大選前承諾,勝選後將舉行是否要退出歐盟的公投。但人算不如天算,2016年6月脫歐公投的通過,引爆保守黨內部的政爭,2008年到2016年擔任倫敦市長強森(Boris Johnson)的脫歐派領導人,迄今都還對現任梅伊首相之位虎視眈眈。

WiiWii

回顧脫歐的歷史,英國的工黨和自由民主黨、乃至於「綠黨」(The Green Party of England and Wales)都支持留在歐盟,反而是保守黨內部一直存在不同的意見。而最值得一提的莫過於現任下議院議長博考(John Bercow)的個人特質與強勢作為。他雖然是溫和的保守黨人,十年前是在工黨議員也支持的情況下擔任議長。做為應該保持議事中立和政治中立的議長,他在2017年史無前例的以「反對種族主義和性別歧視」為由,公開反對美國總統川普在國會發表演說,認為在國會的演說「是榮譽,而不是自然獲得的權利」,此舉當時曾經引發各界的議論。

對於傾向留在歐盟的下議院議長博考來說,梅伊首相今年1月的兩次脫歐方案都沒有通過,則與他充分運用議事規則有關,一方面限制內閣不得動支預算因應「無協議脫歐」,另一方面則緊縮梅伊版的脫歐協議在被國會否決後的反應時間,從21天限制到短短3天。雖然梅伊事後躲過國會的不信任投票案,但這兩個修正提案的通過,無疑是為了英國就算脫歐,也不要「無協議脫歐」買下政治保險。

與保守黨內部一直存在「疑歐派」不同的是,工黨反對脫歐的立場向來分明。但是現任領導人柯賓(Jeremy Corbyn)在3年前脫歐公投通過後,備受黨內同志的批評,認為他反對脫歐的態度不夠堅定。依據媒體的報導,工黨黨魁柯賓迄今仍要面對黨內同志,希望啟動「二次公投」的政治壓力。

酷咖啡 Kool Caffè

此外,工黨的大票倉蘇格蘭2014年9月的獨立公投雖然沒有通過,但當時的工黨黨魁米利班(Ed Miliband)與保守黨首相卡麥隆、以及副首相自由民主黨黨魁克萊格(Nick Clegg),在選前一個月發表聯合聲明,將賦予更多財政自主權力,並希望蘇格蘭選民能夠繼續留在英國。

而蘇格蘭廣大的支持者對於工黨反對蘇格蘭獨立公投的不滿,反映在工黨2015年國會大選的慘敗,而直接受惠的則是「蘇格蘭民族黨」(Scottish National Party)。依據前工黨首相布萊爾任內所通過賦予高度自治的「1998年蘇格蘭法」(Scotland Act 1998),隔年蘇格蘭議會和政府的成立,也讓「蘇格蘭首席大臣」、也是蘇格蘭民族黨黨魁史特金(Nicola Sturgeon)被媒體稱之為「蘇格蘭女王」

從中央到地方以及政黨之間可謂盤根錯節,從2016年6月脫歐公投的投票意向觀之,蘇格蘭和北愛爾蘭傾向留在歐盟,工黨傳統票倉的選民意向,使得處理脫歐問題如果稍有不慎,就會繼2014年蘇格蘭獨立公投之後,引發另一波的獨立公投。面對脫歐之後可能啟動的獨立公投,更涉及到英國因而土崩瓦解的疑慮,所謂的「聯合王國」(United Kingdom),還能不能是「大不列顛與北愛爾蘭的聯合王國」(United Kingdom of Great Britain and Northern Ireland),將是另一場更大的政治災難。

有鑒於3年前的脫歐公投只有詢問民眾要不要留在歐盟,並沒有包含要求政府做出回應的具體條款文字,因此,英國的保守黨政府並沒有法律義務必須遵循辦理。脫歐演變至今,不只是英國國內的政治問題,也是對國際經濟影響深遠的國際政治問題。儘管3月29日是最後的期限,然而這個古老的議會內閣制國家,最近幾年幾乎年年舉辦的重大選舉,帶給國際社會一次又一次的驚奇,是否會真的在3月底結束,似乎還有一絲懸念,值得持續的觀察下去。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