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目前政策對解決低薪困境的盲點

天境傳媒 - 社論
社論社論2019-02-28

(工商社論)

台灣近十年來低薪的困境是民眾及年輕人心中永遠的痛,蔡政府不是不知道這個事實,尤其是藍領勞工、青年族群是執政黨的重要選票來源,雖然政府憂心忡忡,但卻苦無對策,或無法對症下藥,因此,低薪困境恐怕一時之間沒有解藥。

政府因應低薪困境的重要政策包括5+2產業創新計畫、前瞻基礎建設及新南向政策等。其中5+2屬於中長期的產業升級轉型政策,對短期薪資的拉升影響有限,尤其是其中的國防科技、綠能產業,亟需引進外來技術,欲扶植本土企業及帶動高薪就業機會可能需要更長時間。

在前瞻基礎建設上,綠能、數位、軌道建設以引進外來技術、設備為主,需求的人力也以高階工程師、高階管理人才及技術勞工(外勞)居多,對一般中階人力需求相對有限;根據政府的估計,前瞻基礎建設對GDP成長的年貢獻只有0.1個百分點,對經濟成長的貢獻微不足道即可看出端倪。

WiiWii

至於在新南向政策上,政府3年編列了42億元預算,以文化、教育、科技等交流為主,經濟合作也以對外投資、貿易為主,對國內經濟的貢獻相當有限。由此可知,策略方面的偏誤,以及缺乏節奏感,不分短中長期的策略規劃,無法有效展現拉升的力道,就像豆腐掉入灰堆裡,自然彈不起來。

我們認為,在各項政策上尚有許多值得加強之處,首先在產業族群中,電子資訊業對水、電、勞工、人才的需求最殷切。因此,徹底解決五缺(水、電、勞工、人才、土地短缺)與環評困境,以及在稅制、科技資源整合上調整,才能加速結構轉型,吸引投資、創造高階就業的機會。

其次,邁向數位經濟時代,傳產、中小企業面臨轉型壓力,但智慧機械、生產力4.0的投資及大型服務諮詢團隊動不動上千上百萬元,在人才、資金受限下,轉型面臨困境,政府此時應加速扶持本土系統整合團隊,結合物聯網、行業的專業知識,產業專家的團隊,協助中小企業、傳統產業以有限資源來加速向數位經濟轉型。一旦成功轉型,將有助於傳產、中小企業的升級,有助於就業機會及高階人才需求,成功後更可以有效輸出大陸、東協國家。

再者,在新南向的政策中,中小企業前往海外擴展經貿、科技,缺乏如韓國、日本大型商社在通路商、供應商網絡的支持,不易展現成效。因此,在主要目標市場建立經貿運籌展示基地,結合海外華僑、台商、駐外銀行,成立結合物流運輸基地、展示中心,供應鏈、供應商及通路商的網絡,使中小企業、傳統產業在海外有落地、倉儲、物流基地,藉由海外市場的延伸,擴大經濟規模。如此,才足以強化其競爭力,進而有助於提升國內就業機會及薪資。

酷咖啡 Kool Caffè

而在農業方面,科技始終來自人性,如果我們的科技、AI、大數據無法解決人民的食衣住行育樂,乃至農業的產銷困境,只能算是為科技而科技,也使年輕人投入新農業裹足不前。因此,科技部、經濟部、農委會及其管轄下研發機構(國家實驗研究院、工研院、資策會、農科院、外貿協會等),應透過AI、大數據、物流研究及保溫技術的改善,改善農業的產銷、技術困境。

另外,目前最需要改善薪資困境的,其實是占台灣GDP七成、占就業人口六成的服務業。台灣低薪的困境在於內需市場小、規模破碎,除了少數現代化服務業(金融、資通訊服務、商業服務占就業人口的10%),多數的傳統服務業皆為低薪服務業,自然無法創造高階就業機會。但台灣絕對有能力改善此一僵局,因為10兆元的超額儲蓄及20幾兆元的保險資金,如能加速鬆綁,並要求服務業主管部會訂定至少10%的產業化績效指標(KPI),促成投資、創造勞動高薪就業機會。

如此,才能將上述銀行、保險機構、濫頭寸導入長照、金融理財、國際醫療等領域,打造嶄新商業模式、擴大內需規模,高薪就業機會自然應運而生。當然,政府要有自企業取得回饋金、照顧弱勢族群的配套與論述,來說服民眾支持。

整體而言,解決低薪在短期內應透過人才國際化搭上台灣企業國際化列車,以及擴大內需解決困境。中期則以服務業之鬆綁、產業化、本土系統整合團隊、海外經貿運籌展示基地等予以因應。至於長期則以目前的5+2產業創新及大學的退場機制,疏導年輕人投入製造業、技職教育來協助。

唯有短中長期的系統性規劃,使民眾對現行政策有感,才有耐心等待中長期的結構調整,否則,如果政府對低薪的因應,缺乏節奏感、缺乏戰略,那麼民眾的漫漫長夜,恐怕還有得等了!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