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兩岸條例》,只是為了販售恐懼

天境傳媒 報導
兩岸兩岸2019-02-25

(聯合報社論)

台灣目前在國際、內政和經濟上都面臨許多挑戰,但立法院新會期開議,民進黨政府卻將修法重點放在《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上。它的目標有二:一是延長退休將領及政務官赴陸管制年限為十五年,二是針對《兩岸和平協議》的公投條件及門檻進行修正。儘管民進黨對這項修法義正詞嚴,仍難掩其目的只是為明年大選而販售恐懼。

先看這兩項修法的立法效果。民進黨目前雖取得立院過半席次,但明年選舉是否仍能保有優勢,顯然難度極高。一旦失去立院絕對多數,此刻修法的「保鮮期限」可能只有一年。在這種情況下,民進黨卻不顧許多民生法案的迫切性,硬是「塞」進這兩項修法,動機和作法都很可議。

再看這項修法的正當性。除延長政務官及退將赴陸管制,還佐以《國家機密保護法》修法,將「涉密人員」赴陸管制從三年延長為六年。由於前總統馬英九、副總統吳敦義的三年管制期都將在今年屆滿,而二人都曾表達管制期滿後有意訪陸,如此急著修法,針對性再明顯不過。更何況,若真有人要洩密,何須在人人注目的訪陸時為之?也因此,難怪連前副總統呂秀蓮都說此修法「絕對是惡法」。

WiiWii

至於設定兩岸和平協議的公投條件和門檻,政治心機更明顯。民進黨執政前,朝野就已討論訂定《兩岸協議監督條例》,並有多個草案出爐。不論哪個草案,都對兩岸協議有事前、事中和事後審查,若干版本甚至訂了公投條件。諷刺的是,《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草案幾乎每會期都被民進黨政府列為「優先法案」,卻每個會期都故意略而不談。民進黨若真如此在乎這個議題,豈會如此?

對此民進黨上下有一套說詞,說是因為國民黨主席吳敦義最近提出「簽訂兩岸和平協議」的主張。蔡總統直指這是「消滅國家主權和民主的協議」,閣揆蘇貞昌則說和平協議是「一國兩制的台灣方案」,民進黨中央更稱這就是「投降協議」。言下之意,吳敦義之主張已使台灣面臨「投降與否」的二選一局面,所以民進黨必須加以防範。

但事實真是如此嗎?事實上,早在二○○五年,連戰以國民黨主席身分與大陸國家主席胡錦濤共同發表「連胡五項共同願景」,即有「和平協議」的主張;二○一三年,「連胡五項願景」被納入國民黨黨綱。其後歷經朱立倫、洪秀柱等主席,這項主張也曾多次再被提及,吳敦義的說法充其量只是蕭規曹隨。

不僅如此,陳水扁政府在二○○四年也曾提出兩岸應簽署「和平穩定互動架構協議」的主張,這還早於「連胡五願景」的倡議。其中原則之一,即是「不片面改變台海現狀」;四大議題則包括建立協商機制、對等互惠交往、建構政治關係和防止軍事衝突。這些內容,都與一般認知的「兩岸和平協議」相去不遠,亦未提及是否應以中共放棄「一國兩制」主張為前提。為何國民黨提出類似主張,就變成投降協議,必須馬上修法限制?更有趣的是,當時的陸委會主委,正是現在的蔡英文總統。過去民進黨提,就是愛台灣;現在別人提,就是投降。這種昨是今非的操作,未免太廉價、太可笑。

酷咖啡 Kool Caffè

由此可知,民進黨這次修改兩岸條例,絕非為了國家安全的急迫性,更不是因為主張簽署兩岸和平協議會對民主和主權帶來多少傷害,而是在為明年的總統大選累積「相罵本」而已。妖魔化兩岸關係,妖魔化兩岸和平協議,順便妖魔化主張簽署協議的國民黨,這是民進黨騙選票的老招。

此計能否得逞,其實大有疑問。去年選舉民進黨也曾大打「中國牌」,不斷炮製對岸干預選舉、製造假新聞的危害,結果仍然慘敗。相同招數一用再用,早已被民眾識破心機:民進黨不斷販售恐懼,實是對自己的執政空白感到心虛。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