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正紀念堂轉型全民溝通殿堂

天境傳媒 - 社論
社論社論2019-02-05

(中時社論)

文化部長鄭麗君遭掌摑事件引發許多議論,各方普遍的共識是,民主多元社會難免有不同的政治主張相互激盪,但使用暴力是不對的;另一方面,對於造成此一爭議的原因,則有相當不同的看法。

許多人直指這是民進黨長期縱容其支持者同樣以打耳光、丟鞋子、攻占官署等行徑,展現其抗爭的「合理性」,以致不分藍綠,大家都有樣學樣、冤冤相報,終於自食惡果。因此,這次受害的雖然是民進黨政府的部長,但在輿論對問題癥結的探究上,並沒有哪一方占到明顯的上風。

更值得憂慮的是,如果任令這種雙重標準繼續惡性循環下去,從政治人物到一般民眾,未來類似的暴力爭議必將糾纏不清,永無寧日。

WiiWii

最近剛好有個政治新聞可以拿來對照,好好玩味一番。新聞的標題叫做「馬王破冰會談,朱柱拜年和解」,前立法院長王金平拜會前總統馬英九,兩人努力化解恩怨,並互贈所寫的新書,幾乎同時間,朱立倫也在臉書上PO出與洪秀柱合體拜年的合照。眾所周知,「馬王」與「朱柱」這兩組國民黨領導人的不和,其來有自,可是如今在九合一大選勝利、氣氛和諧的時機下,分別選擇在即將起跑的2020大選之前重修舊好,即使是為了選舉考量,終究可以免除破壞團結的罵名,並為自己未來可能的政途展開新頁。

「馬王」與「朱柱」的和解,看似只是國民黨內的家務事,但在此時此地卻彰顯了兩重意義:一是他們過去的恩怨情仇,如今面臨新的契機與變化,必須有新的體認與因應,必須放下個人的私怨,一起追求更大的公利,否則必將陷自己於更大的困境,不然甚至會同歸於盡。換言之,他們必須和解向前看,一起向前走才有活路。二是黨的存亡應大於個人恩怨,以此觀之,口口聲聲要求全民團結的民進黨政府,應該更清楚國家的理性發展更重於政黨的一時興衰,如果繼續現在扭曲的「轉型正義」做法,將會不斷拖累台灣向前發展的腳步,而且對民進黨企圖的永續執政也只會造成民意惡感的反效果。

鄭麗君部長在此次事件中的表現是值得肯定的,她並在事後接受專訪時說,國民黨已經不是當年的國民黨,不用再背當年的包袱,呼籲一同推動轉型,讓台灣民主能蛻變並擁有反省的能力。《自由時報》在社論中也說「政黨與政客都要有所體認,繼續用過去廉價動員的思維來謀取私利,其邊際效應一定會快速遞減。」這些話都說得理直氣壯,問題是,民進黨難道不是說一套、做一套?現在全民看到的「轉型正義」不就是雙重標準、整肅異己、以違憲違法方式便宜行事追殺特定政黨,更有自認「東廠」者的荒謬言行,逼得黨內清流黃煌雄必須辭職自清,連蔡總統與促轉會面對在野黨對其所謂「改革」的質疑,都會發出「你們憑什麼」的倨傲之言,如此言行不一,誰能相信!

鄭部長也提到,不要把轉型正義簡化為「去蔣化」,因此歷經三次政黨輪替依舊是藍綠角力焦點的中正紀念堂如何轉型,顯然是一個無法迴避的課題。中正紀念堂至少牽涉到歷史、政治與都市空間等3個層面的考量,在陳水扁時代曾局部改名為自由廣場,到了馬英九基於政治和諧而不再改回,如今蔡英文則計畫做更進一步的改弦更張,甚至引爆拆除的爭議。至於如何轉型運用,現在又有不同的規畫,像是促轉會之前率爾提出拆除銅像、撤除衛兵儀隊、台幣改版等割裂式的做法,就極為不智,不應再生事端。

酷咖啡 Kool Caffè

有人建議,將中正紀念堂園區轉型為威權時代紀念公園,但「威權時代」4個字仍有價值判斷意涵,或可改為冷戰時代紀念公園,將蔣中正功過事蹟一併納入,既非神格化崇拜的偶像,也不是批判威權的象徵,單純呈現民主社會自然發展的活力與觀點。

「轉型正義」不是民進黨的專利,而應是整個社會可以共同參與的進步,轉型正義的內涵絕非單方面的報復,而是全民一起面對的溝通。台灣的經濟發展已經遲滯太久,不能繼續內鬥虛耗,必須擺脫對抗與衝突,從深陷過去仇恨的困境中找出新的出路。現在的轉型正義路子已經走偏了,必須痛定思痛再轉型,轉回到正確的大道上,全民團結,一起向前行!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