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教育制度和產業政策為青年人創造機會

天境傳媒 - 社論
社論社論2018-11-23

(工商社論)

前文提及青年低薪主要原因包括:專上教育過度投資、產業升級緩慢,以及學非所用等。而對青年低薪的困境及原因,政府有必要挺身而出,透過政策讓年輕人突破陰霾再現陽光。在此,我們從政府層面分析未來協助年輕人的可能作為。

欲解決青年低薪,教育的問題必須率先解決,包括大學的退場機制與學生學非所用的問題,讓青年人掌握未來經濟、科技走向,使青年人得以學習並善用人工智慧(AI)、物聯網、大數據(big data)等工作,才能贏取高薪。以下就教育制度和產業政策加以說明。

在教育制度方面,首先就是要加速大學的退場機制,高中畢業生90%以上進入大學,致製造業缺人、供不應求,反之,服務業卻供過於求,壓低了薪資。反觀瑞士、德國,學生中80%進入技職學校,20%進入大學,各自發展專業,並各擁高薪。因此,建立退場機制,並扶植技職教育,勢在必行。但目前大學的退場機制,卡在土地的歸屬問題。大學退場後、土地收歸國有,創辦人及董事將一無所有,以至於儘可能開課,延長學校壽命。有鑑於此,政府應儘速釐清土地問題,並設計一定比例的土地活化誘因,讓學校有退場機制,才可確實解決專上教育過度投資的問題。此外,應開導父母大學教育並非未來就業、高薪的保證,使技職教育有更大的發展的空間。

WiiWii

其次,專上學生能夠學有所用。專上學校應善用實務界人才,如實踐大學的服裝設計、台灣科技大學的工業設計,即引入大量具實務經驗人士進入大學授課,使學生理論、實務兼具,所學能符合社會需求,一畢業就被高薪禮聘。另一方面,教導學生更多的產業趨勢、國際觀,讓學生對未來有更清楚的認識,包括AI的發展、物聯網的興起、智慧機械化(生產力4.0)的普及,大數據、電子商務的蓬勃發展,以激發學生主修或選擇輔修的正確認識。同時,教育部的學校教育及勞動部的在職、求職訓練均應朝此方向規劃、設計課程。

至於在產業政策方面,產業升級轉型必須先投資,若要發展智慧機械、生產力4.0,其諮詢費用動不動上千上百萬元,在人才、資金受限下,國內多數中小企業轉型面臨困境。政府此時應加速扶持本土系統整合(SI)團隊,結合物聯網、行業的專業知識,產業專家的團隊,協助中小企業、傳統產業以有限資源來加速向數位經濟轉型,而本土系統整合團隊亦可提供年輕人創業的機會。一旦上述SI團隊整合完成,將有助於帶動傳產、中小企業的升級轉型,創造更多就業機會及高階人才需求,成功後更可以有效輸出大陸、東協國家。

再者,政府既已積極推動新南向政策,但中小企業前往海外擴展經貿、科技,缺乏如韓國、日本大型商社在通路商、供應商網絡的支持,不易展現成效。因此,政府若能在主要目標市場建立經貿運籌展示基地,結合海外華僑、台商、駐外銀行,成立結合物流運輸基地、展示中心,供應鏈、供應商及通路商的網絡,使中小企業、傳統產業在海外有落地、倉儲、物流基地,藉由海外市場的延伸,擴大出口的經濟規模,進而有助於提升國內就業機會及薪資。

酷咖啡 Kool Caffè

另外,在擴大內需方面,觀光業具有極大的產業關聯效果,透過高質化(例定目劇場的規劃,使觀光客消費更多)、觀光項目的整合(如有效結合鹽水蜂炮、宜蘭搶孤、東港船王祭等形成民俗觀光季,帶動更多觀光人口),自然可以帶動觀光零售、飯店、民宿等產業商機及就業。

其實,目前最需要改善薪資困境的,其實是占台灣GDP 7成,占就業人口6成的服務業。台灣低薪的困境在於內需市場小、規模破碎,除了少數現代化服務業(金融、資通訊服務、商業服務占就業人口的10%),多數的傳統服務業皆為低薪服務業,自然無法創造高階就業機會。但台灣絕對有能力改善此一僵局,因為新台幣10兆元的超額儲蓄及20幾兆元的保險資金,如能加速鬆綁,並要求服務業主要部會訂定至少10%的產業化績效指標(KPI),如此必能積極促成服務業投資、進而創造高薪就業機會。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