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引台商回流並協助其調整供應鏈

天境傳媒 - 社論
社論社論2018-10-11

(工商社論)

在美中貿易摩擦擴大,且可能持續的情況下,對台灣廠商的衝擊有多大?由於中美雙方第一波只針對500億美元的產品課徵25%關稅,占中美雙方各自的GDP約0.5%及0.25%,影響不大。雖然目前美國對2,000億美元課稅只有10%,而且生產商、通路商乃至消費者的轉嫁,可共同分擔成本。加上手機的部分項目排除在外,衝擊比想像中小。

一般而言,企業調整供應鏈生產線,考慮的不只關稅,還包括土地、人力、供應商、產業群聚,以及匯率、利率等因素,若只課10%的關稅,企業仍會猶疑觀望,但明年年初關稅可能上漲至25%,打擊層面會擴大。

WiiWii

因此,美中貿易戰可能演變為長期持久戰的機率大增,且25%關稅的課徵也會使得在大陸的外商沒有觀望的本錢。再者,即使共和黨在11月的期中選舉失利,為了贏取總統連任,川普的強硬措施預計不致放軟。供應鏈的調整恐勢在必行,這也符合美國的戰略,將代工基地趕出中國,移往東南亞、墨西哥,甚至回流美國。

在大陸台商調整供應鏈之際,傳統產業可移往東南亞,避開鋼鐵、成衣、鞋類等的課稅衝擊。目前,若干台灣的中大型企業已在越南、柬埔寨、泰國等地,建立了紡織成衣、鞋子、汽車零組件的群聚。此時,政府如能出面協助中小企業,有秩序地取得工業區,並建立相關的產業群聚,將可擴大台商在東協國家的落地,同時也可落實新南向政策目標。例如目前越南富美興工商業區的成功經驗,除了打造台灣的國家品牌外,也使台商的投資越南有一重要群聚。政府可考慮在印尼、緬甸等地複製。但印尼最近幣值大幅滑落,金融風暴的壓力大增,廠商前往投資應適度地避險。不過,科技產業的產業鏈、群聚較複雜,在東協國家打造也相對較困難。此時,吸引台商回流成了另一個的重要選項。

台商回流相對遠比想像中複雜,根據經濟部表示,目前已有二、三十家廠商表明有意願回台,但最大的困難在於土地、勞工。此時,政府應鼓勵製造密集、需要較多勞工的企業往中南部。一方面中南部土地、勞工較充裕,另一方面,也可解決中南部景氣低迷的困境。

而重中之重在於,政府應優先吸引的是5+2產業創新的相關廠商,如AI、IoT、大數據、機器人等的投資,以及返回台灣後仍有國際競爭力的行業。此時政府應主動地、有秩序地邀請其回台投資,並透過跨部會協調、客製化解決其投資所面臨的困難與需求;積極引導其回台投資,以加速台灣產業升級與提供台灣經濟成長必要的活水、動能。

酷咖啡 Kool Caffè

另一個值得注意的現象是,隨著中美貿易戰的擴大,全球經濟景氣可能自高峰緩步滑落,台灣應加速擴大內需來彌補出口可能下滑的缺口。近一、二年來,隨著全球景氣的復甦,台灣的經濟也有不錯的表現,但民眾卻普遍無感。

背後原因在於經濟成長呈現外熱內溫(出口熱、內需冷)、大熱小溫(大型企業獲利佳、中小企業苦撐)、北熱南溫(北部地區景氣優於中南部)。因此,擴大內需提振服務業的景氣勢在必行。尤其在觀光業上,大陸團客來台觀光下滑後,重創中南部的觀光、飯店、餐飲、零售等行業,一例一休也衝擊了中小企業的排班調度及其成本。

鑑此,加速觀光業的相關投資有其必要性,不過,未來的低迷展望也使得民間的投資裹足不前,故政府應帶頭擴大觀光的基礎建設投資,提高附加價值,進而帶動觀光對零售、民宿、餐飲等產業關聯效果。另一方面,敦促服務業主管部會加速鬆綁、訂定產業化的績效指標(KPI),引導10兆新台幣超額儲蓄、20兆元以上的保險資金、投入都更、長期照護、國際醫療、金融理財等領域,為服務業挹注資金、活力,一來可以舒緩出口下滑的壓力,二來有助於精進商業模式、擴大高階人力的需求。

最後,為了因應貿易戰的威脅,加入自由貿易協定的努力也不可懈怠,透過貿易集團來尋求自保。同時,不管加入FTA機會的大小,「開放倒逼改革」是必要的策略。在加入FTA方面,政府應採「前金後濟」模式,將所編列的補助金,1/4用於事前的輔導、宣導、補助,3/4則用於事後救濟、補償。可能受損廠商、企業在接受到政府1/4的「前金」補助、輔導後,自然可以感受到政府的誠意,從而支持政府的談判、開放與升級轉型的長遠政策。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