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歷史課綱 新認同衝突的開始

天境傳媒 - 社論
社論社論2018-10-08

(中時社論)

在民進黨全力操控下,包括引起「去中國化」爭議的高中歷史課綱在內,「十二年國教」新課綱(108課綱)過關,卻引發居禮夫人應否冠夫姓的爭論,顯示社會對教科書課綱修訂的方向並沒有共識,似已注定新課綱顛簸難行的命運。民進黨政府用政治操控手段強行通過新課綱,引發藍營支持者及大陸強烈的反彈,認定民進黨政府企圖建構台獨史觀,未來政黨再次輪替,新政府勢必將以同樣的政治動機與操控手法修改回來,台灣內部的認同爭議只會更尖銳。

教育部自8月中旬起連續召開課審會議,其中社會領域的高中歷史新修定課綱,將現行台灣史、中國史及世界史等3部分的課綱,改成台灣、中國與東亞及世界等3個分域。新課綱將原來中國史獨立成冊的地位,改為「中國與東亞的交會」,中國史被放進東亞史與世界史的脈絡討論,不再有獨立的中國史,反對者指責「去中國化」。

WiiWii

依據教育部的說法,歷史新課綱是以動態的分域架構規畫歷史課程,強調不同分域的互動連結,是為了回應12年國教課綱強調系統思考與解決問題、多元文化與國際理解等核心素養的需要,並非「去中國化」也不是以東亞史取代中國史,而是讓學生對於中國史學習,從單一區域的學習,導向全球互動關聯的系統思考與多元理解,讓學生可以本於歷史事實與相關證據所提示的脈絡,客觀認識「中國」的過去和現在,探究其與台灣、東亞、世界的連結,讓歷史教育擺脫特定意識形態或國族觀念的灌輸,成為培養新世代公民素養的學科。

然而,反對課綱修正者卻批評新課綱是文化台獨的推進、是以轉型正義之名打破中華道統及中原文化傳承的史觀,朝向台灣本土史觀及同心圓史觀推動;加強台灣與世界關係的連結與交流,將使台灣獨立於中國歷史之外;以外來政權定位清朝統治與中華民國政府,去除台灣與中國歷史的關係,將台灣史與中國史對立起來;企圖消除青年世代對中國及中華文化的印記與感情,最終建立完整的台獨史觀。

更糟的是,新課綱形同放棄對中華文化及歷史的詮釋權,日後學子對中國五千年歷史將缺乏知識基礎及對話根基;對中國歷史的整體性及時序性缺乏認識、變成以主題式為主的片面理解,造成對歷史事件及人物之因果關係產生極為嚴重的缺漏;而且從東亞史的角度看台灣,正好突顯中華民國在國際上的弱點與無助。

用東亞史範疇書寫中國歷史,必須把蒙古、中亞、日本、朝鮮半島和東南亞歷史全拉進來,但國內學者對東亞史研究較少,實際編寫可能被熟悉日本史的學者所主導,未來高中生對中國歷史的理解,可能偏向日本視角。加上台灣史比重過大,將排擠對中國及世界重大歷史事件的教學。新歷史課綱培育下的年輕人,觀念中將更只有台灣,中國與世界都遠在天邊。台灣地狹人稠,經濟高度成熟,生存發展必須依賴與大陸和世界的連結,年輕人卻只理解自己,不重視大陸和世界,目光如豆的國民是國家正確發展之道嗎?

酷咖啡 Kool Caffè

尤其,新課綱漠視日據時期台民抗日的乙未戰爭、莫那魯道霧社事件及二戰慰安婦血淚史等,以「台灣作為國族主體」角度呈現,論述方式卻對日高度「親善」。這無疑踩了北京的痛腳,大陸國台辦就質疑,新課綱不僅荼毒台灣年輕一代,更進一步破壞兩岸關係,加劇兩岸對抗。

回顧近20多年來歷史課綱修訂的爭議,不論是自李登輝的《認識台灣》教科書、陳水扁「95暫綱」與「98課綱」,到今日108課綱,對台灣自身歷史的論述、及台灣史和中國史的連結分歧,社會並沒有共識。如今卻在民進黨威權化的全面執政壓力下過關,新課綱的實施,代表新衝突的開始。

馬英九總統任內並不重視教科書問題,到任期將結束才開始推動課綱微調,注定一事無成。面對台灣內外困境與未來兩岸關係的挑戰,朝野有意競逐2020總統大位者應承諾,當選後將致力於改正錯誤的108課綱,並提出帶領國人走出台灣與中國二分法糾纏,有利兩岸中國人情感與兩岸關係發展的歷史論述。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