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競爭力評比與社會資本的關係

天境傳媒 - 社論
社論社論2018-10-30

(工商社論)

世界經濟論壇(WEF)日前發布今年的全球競爭力評比,我國名列第13,而其中有關創新能力一項名列第4,並與德、美、瑞士並列超級創新國,內閣對此喜不自勝,咸表政府改善創新環境的努力已獲肯定。

說來可悲,我們政府長期以來缺乏自信,總依賴這些國際評比來自我肯定,當名次提升,則府院齊鳴以召告天下,當名次下滑則千呼萬喚始得聽聞三、兩句殘言剩語。其實,大可不必如此,全世界大概沒有一個國家像台灣這麼在乎評比的。

以這次WEF全球競爭力於日前發布後,由於行政院、國發會及經濟部口徑一致,強調我國已屬創新強國,這股喜悅感染了媒體,次日各報無不以顯著版面刊載這則「喜訊」。然而名列第5的日本,對於這份評比卻沒有什麼反應,日本經濟新聞這份專業大報則連登都沒登。試想,要是我們進步到全球第5,府院豈不樂瘋了,豈不大書特書,然而日本政府對於這類評比卻淡然處之,這份對排名的雍容,值得我們深思。

WiiWii

長期以來,我們過度在乎國際評比,而無視根本問題,只重視表象而不重視真相,這是本末倒置。須知,任何一份國際評比皆有其價值判斷,再依此一判斷去評分,而這種判斷究竟是對是錯?就很難說了。例如政府保護勞工以致解僱成本升高,以致社會安全捐增加,這原是文明國家應為之事,理應加分才對,但這類評比卻從資本家的思惟出發,給予負面評分,以此而言,難道我們要為了爭排名而去迎合此一價值觀?當然沒必要。

為政者要明白,不同的競爭力報告有不同的價值觀,因而有不同的評分架構,例如本次WEF競爭力名列第3的德國,今年在IMD的排名卻落到第15,而在WEF排名第28的中國大陸,卻被IMD評為第13,不但領先台灣,還超越德、法、日、韓。兩份評比大異其趣,如此說來,誰的競爭力較強,光看兩份報告便已撲朔迷離,再多看幾份只怕更加無所適從了,若想在每份評比都當模範生,最後恐怕只能落個父子騎驢,有必要如此嗎?

事實上,台灣的情況我們自己最清楚,人家評比說你們的政府債務情況非常良好,難道我們就信以為真,豈不知我們公債定義與眾不同,若干依國際定義該列入的債務我們都沒列入,如此而名列前茅,還能沾沾自喜,真以為自己財政很健全嗎?果真如此,那便是自欺欺人了。又譬如國際評比認為我們的投資環境很好,難道我們就信以為真,殊不知影響投資的「五缺」談了多年,迄今依舊問題重重,近三年民間投資更已出現前所未見的低迷。

投資真的低迷嗎?不要懷疑,主計總處的統計告訴我們,台灣過去三年的民間投資成長率平均僅1.5%,今年上半年更幾近零成長,即使把政府的前瞻基礎建設納入,去年我們的投資率還是跌破20%,排除全球金融海嘯那一年,這是半個世紀以來的最低紀錄,比兩次石油危機、網路泡沬的年代還要低,這說明名列前茅的競爭力排名,並未轉成實際的投資率。

酷咖啡 Kool Caffè

若以半個世紀的經濟成長觀察,以每五年為一期,則過去五年(2013~2017)平均2.3%,非僅遜於1990年代的6~7%,也不及前一個五年(2008~2012)的3.1%,居歷年各期之末。再與全球平均經濟成長比較,昔日我們遠超全球平均數,但近八年(2011~2018)則有七年不如全球平均經濟成長,今年我們雖已上修至2.69%,但仍遠低於國際貨幣基金(IMF)預測的全球平均3.7%。

以上所舉的總體指標已足以讓我們吃驚,如今的台灣不論是跟自己的過去比,或是和今天的全球比,都已相去甚遠,而這並非一、兩年的偶然變化,而是一個長期趨勢,這也不是藍、綠執政孰優孰劣的問題,而是自2000年以來江河日下的走勢,而這段期間我們的國際競爭力評比雖佳,但卻難以轉化為投資率與經濟成長率,這說明一份評比只能窺其小,而無法見其大、見其深,萬不可迷失於其中。

歷史學者法蘭西斯.福山曾表示:「信任的社會資本是創造一國經濟繁榮最重要的力量。」遺憾的是,十多年來我們在政治上互信盡失,在兩岸政策上搖擺不定,在網路裡霸凌成風,整個社會焦躁浮動,借理逞怨的苛薄狂論俯拾皆是,社會資本流失至此,再好的競爭力排名,再好的投資環境排名,終究是鏡花水月。

我們認為社會資本如同土壤,那些法規、制度、教育、經建計畫好比是栽植於土壤裡的植物,再好的植物若缺了肥沃的土壤也長不好,同樣的,若沒有豐沛的社會資本,我們引以為傲的這些法規、制度、教育、經建計畫皆成無用之物,排名再好,也沒有用,非僅無益,用之不當,反而有害,如此看來,台灣經濟情勢日趨衰微,與競爭力排名漸行漸遠,豈偶然哉?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