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韓北柯」現象給藍綠兩黨的棒喝

天境傳媒 報導
政治政治2018-10-16

(聯合報社論)

今年選舉最受矚目的現象,無疑是「南韓北柯」;在「素人崛起」的情況下,老態畢露的政黨政治顯得了無生趣。柯文哲的聲勢因「柯綠分手」而逆勢上漲,支持者進而大喊「選總統」;這個現象,是民進黨不得人心的鐵證。而韓國瑜單槍匹馬在高雄的綠營鐵票區闖出天下,這種「一人勝一黨」的氣魄,也讓怯懦的國民黨汗顏。

與四年前相比,柯文哲的「素人」魅力已大不如前。他在台北市長任內的政績,其實也乏善可陳:難以善後的大巨蛋仍丟棄在那裡,內科的交通死結依舊沒有打通,首都也沒有看到新的建設提升。在這種情況下,柯文哲的人氣依然凝聚,主要原因有二;一是他的「兩岸一家親」主張,見證了蔡總統兩岸政策的狹隘;二是他維持著靈活而自由的個人風格,不受政黨或官場陋習的框架。

試想,如果柯文哲是民進黨員,他必須一切唯黨命是從,因此只能擁護「蔡賴體制」的領導。如此一來,他不可能有自己的不同主張,當然也就不可能維持並表現其個人魅力。換言之,柯文哲的魅力主要來自他身為「墨綠」卻敢唱綠營反調,在民進黨執政不得民心的情況下,更凸顯了他的獨特。此外,柯文哲因為沒有政黨奧援,所以能採取「群眾募款」、「不設競選總部」等獨樹一幟的作法,讓選民感到耳目一新。

WiiWii

民進黨之所以決定和柯文哲分道揚鑣,一則是缺乏氣度,無法容忍不同立場;二則是以為權力在手便能生殺予奪,既要一舉殲滅柯文哲於灘頭,又要阻絕他前進二○二○大選之路。未料,因選民對蔡政府的兩岸政策反感已深,對民進黨的霸道更感厭惡,「柯綠分手」後,柯文哲的支持度不跌反升。簡言之,蔡政府該反省自己的兩岸政策卻不反省,反要強逼柯文哲歸順、強逼選民選邊;結果,是民進黨自己遭到選民唾棄。

再看韓國瑜在高雄的異軍突起。他以高雄「又老又醜」的評語戳破綠營執政廿年的神話,藉此呼喚「北漂青年」返鄉投票改變高雄宿命,不僅在短短數月內聲勢直逼綠營對手陳其邁,最近其網路聲量更超越柯文哲。韓國瑜的崛起,恐怕是這場選舉最值得紀錄的現象。韓國瑜從來不是藍營政治明星,事實上,他被國民黨冷落了廿年。而今,正值國民黨「又老又窮」,黨產全遭凍結,藍營高雄老將全都卻步;韓國瑜在缺乏資金及人脈奧援下隻身南下應戰,竟能靠著誠意和口才在綠營鐵票區開出藍軍花朵,稱之「奇蹟」並不為過。

從「韓國瑜現象」,反觀國民黨在這場選戰的布局,便大大令人失望。例如,多個縣市仍淪於地方派系之鬥,思維老舊令人反感;黨中央卻無力調解,遂造成內鬥相爭不下,自敗選情。有些縣市的提名則流於老套與平庸,既無法呼應社會的需要,也未能考量戰鬥力而埋伏奇兵;也因此,若干選區打得死氣沉沉,激不起選民熱情。國民黨如果不能學會深耕,作長期培養人才之準備,至少要有調兵遣將、善用奇才的眼光;否則,失去政權卻不砥礪意志,只想要過太平時光,那要如何重獲選民青睞?

酷咖啡 Kool Caffè

「南韓北柯」現象,說穿了,正是台灣政黨政治衰落的表徵。執政的民進黨一意孤行,不斷揮霍台灣的民主資產,卻不以人民的福祉為念,因而讓民眾看穿其「嗜權」之本性。在野的國民黨則缺乏制衡的智慧和能量,既不培養人才也不積極改革,以為靠著對手爛就能贏回政權,這也讓選民對其「喪志」感到失望。當兩顆蘋果開始「比爛」,失去激情的選民,也只能把眼光投向沒有政黨束縛或政黨色彩較淡的人選。

民進黨內的「一言堂」現象,已超越國民黨;它的「威權化」及「行政獨裁」更直逼兩蔣時代。這些,民眾都看在眼裡。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