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稅改急轉彎看文官的崩壞

天境傳媒 報導
財經財經2018-10-02

(中時社論)

今年2月初立法院通過「所得稅法優化方案」,確定將調高標準扣除額及薪資所得、身心障礙及幼兒學前特別扣除額等4項扣除額。財政部隨後規畫了「扣除額稅改方案」,但財政部長蘇建榮日前卻表示,綜合所得稅稅基剩下24%,而稅改預期帶動之效益尚需時間顯現,決定暫緩扣除額稅改,待觀察明年5月綜所稅稅基及稅改變化之後,再通盤檢討。

意想不到的發展,受到財政學界的批評;批評論點認為,本次稅改要看整個配套,規畫之時財政部除提出綜所稅減稅外,也提出營所稅由17%提高到20%、取消外資未分配盈餘抵繳5%稅負、扣繳稅率也提高1%、增減相抵的試算稅收淨損只有198億元,占總稅收2.3兆元1%以下,怎會像財長所說「嚇壞了」,因而必須「踩剎車」呢?

WiiWii

比對學界觀點和財長說法後,可能是財長的說法有理;當時財政部評估稅改影響時,可能未考量稅收增加部分需時間逐漸顯現,但減少的部分應會立刻產生,造成歲入難以支應歲出,才會讓7月剛上任的財長發現茲事體大必須暫緩,否則執行後漏洞太大,將鬧出難堪的笑話。我們肯定新財長遵循「過則勿憚改」的勇氣,但卻因此案看到我國當前官僚體系的重大問題,這些問題若無法快速解決,未來政策將會失誤連連、國家前途難以樂觀矣。

首先,財政部本身有綜合規畫司,下轄策略規畫科和政策研究科,所屬皆為國家考試篩選晉用的菁英人才,且多是「久戰沙場」之幹才,但在先前卻未能看出問題,導致發生此等窘境,豈非不可思議之事?難道是由新任官職的生手規畫,而有經驗的長官卻疏於檢視、層層怠忽職守?若真如此,則官僚體系長久以來嚴謹任事之態度已失,令人擔憂。

其次,更令人憂慮的是,在近期軍公教「年金改革」之後,許多面臨退休之中高階公務員心生不服但無力回天,轉而冷淡應對政策研擬,對高度風險的政策經常保持默然,極可能是本案發生的更重要原因。由於部會首長通常是政治任命,對基本業務多不嫻熟,若此因素為真,則國政賴以支持的文官體系已在崩解之中,未來諸多政策都將面臨「朝令夕改」的風險,得無憂乎?

其三,立法院「預算中心」設立之功能,依《立法院組織法》規定包括「預算相關法案之研究、分析、評估及諮詢事項」,近年預算中心已有不少重大研析發現,矯正部會的預算缺失,但對此案卻少著墨,顯示預算中心功能仍有改進空間,宜強化其功能以彌補行政部門的疏漏或崩壞。

酷咖啡 Kool Caffè

其四,九合一地方選舉在即,執政黨因績效受疑而陷入苦戰,亟欲提出能獲取民心、提高選票的政策。但在政黨指派的政務任用人員壓力下,文官被迫退讓,往往造成政策周延性不足;甚至出現錯誤的「花錢收買人心」政策。但若因此老出現「扣除額稅改方案」這類朝令有錯、夕改何妨的狀況,將傷及政府威信、影響民眾信賴,甚至因缺乏信心而讓投資卻步,政績雪上加霜。

其五,蔡總統近來頻頻於公開場合宣示「改革辛苦,但必須要做」的理念,訴求民眾支持改革。但若改革政策老是設計不周,反可能造成「改革魄力越高,人民幸福越低」的災難性結果,這不會是改革的初衷;只有獲得卓越官僚體系的支持,周延妥當的政策設計、不偏不倚的執行力下,新政或改革才會產生預期效果、獲得民眾支持,進而衍生選票;否則反生民怨,選票不僅不會增加,反可能流失。不久之前「一例一休」、「長期照顧」、「幼教公共化」等政策,都有成效和預期嚴重相左的現象,現今「稅改風波」似乎又成了「文官危機」的最新註解。

本報先前社論已經指出,「文官危機」已成為台灣官僚體系的極大困境,稅改案又成了施政崩壞的最新註解;政府再不展現「施政改革」的魄力,人民極可能會以再一次的政黨輪替來自救矣。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