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純網銀就該跟著開放純網保嗎?

天境傳媒 報導
財經財經2018-10-12

(工商社論)

世界經濟論壇(WEF)在其2015年的經典研究報告「The Future of Financial Services」中,論及顛覆性創新科技如何衝擊金融服務,指出最先受衝擊的是銀行業,而衝擊影響最大的是保險業。銀行業在支付、存貸等業務產生「無現金世界」(Cashless World)、「新興支付」(Emerging Payment Rails)、「替代管道」(Alternative Lending)、「通路偏好轉移」(Shifting Customer Preference)等衝擊,果不其然,這些衝擊對銀行業都在進行中。

對於保險業,WEF指出會產生「保險裂解」(Insurance Disaggregation)、「串接裝置的保險」(Connected Insurance)等衝擊。前者是指保險的整個價值鏈的每個環節,從商品開發(保單設計)、商品銷售(保單招攬)、保險核保、保險理賠,原本環環相扣的價值鏈將受到創新科技裂解,而呈現全新樣貌。後者則指出使用各種裝置,包括穿戴式量測物件(運動手環等)、車上感應器、汽車GPS定位等串接裝置來改變傳統保險業的經營。例如車險原本是以車輛為主要保險標的,未來可能轉為以駕駛者的駕駛習慣、駕駛路線、駕駛時間等可感測資料作為以人為主的保費核算重要基礎。

WiiWii

在銀行業方面,除了企業金融例如專案融資(Project Financing)等需要高度專業與經驗的業務之外,凡是重複性高、規則明確、舉證容易、道德風險低的業務,例如支付、消費性金融等,傳統銀行業者固然可以使用數位金融來提供線上服務,而科技業者則使用顛覆創新技術找出傳統業者的痛點,提出本身的亮點,來搶食傳統業者的大餅。因此,電子支付、網路平台借貸等業務,不但在普惠金融不完善的中國大陸大行其道(但網路平台借貸已經發生兩次大崩壞),在普惠金融完善的歐美各國更早推出,也健全發展。進一步地,純網銀的誕生乃是水到渠成的結果。因為"Banking is no longer somewhere you go, but something you do."(銀行不再是你所去的地方,而是你所做的事情)-Brett King (Bank 3.0作者)。

因此,對於金管會為了讓傳統銀行業裡產生「鯰魚效應」,政策決定開放兩家純網銀,我們深表認同,甚至認為如果申請者都能帶出有亮點的創新安全服務,以致僧多粥少,建議再增加純網銀開放家數,好讓現有35條「沙丁魚」(傳統銀行)能夠動得更有活力。媒體報導,香港金管局準備開放8~10家虛擬銀行(純網銀),已經有29家相關業者提出申請。

酷咖啡 Kool Caffè

金管會既然定調開放純網銀,是否應該基於公平原則,或鯰魚效應原則,一視同仁也開放純網保(純網路保險公司)?對於金融業務我們雖然鼓勵積極開放,但認為開放純網保還不是時候。

基於台灣目前現況,我們認為科技業對傳統保險業的顛覆性創新衝擊尚未成熟。目前保險業除了產險業因為大部分的業務較具重複性高、規則明確、舉證容易、道德風險低特性,除了與人身相關含傷害險或健康險綜合險之外,大部分的產險項目都已經開放網路投保,未來若開放純網保似可由純網產保(純網路產物保險公司)先行。但即使要開放純網產保,先決條件仍應具備創新亮點,否則只把現有產險公司業務切割,成立純網路保險公司,對業者、對民眾都只是新瓶裝舊酒,聊備一格而已。若未來要開放純網產保,應有大量串接裝置的科技應用,使用量身訂造的UBI(Usage Based Insurance)保單,才有純網產保的設置意義。

至於純網壽保(純網路人壽保險公司)的開放,目前更嫌太早,歐美科技業者只做到保險價值鏈上部分業務的蠶食,因此只是將價值鏈裂解,解決部分痛點、提出一些亮點而已,要做成純網壽保仍是遙遠。香港和中國大陸雖已有純網保,但只是將業務網路化,未來有關道德風險等問題,極可能陸續爆發。台灣的壽險業者已經開發運動健走保單,鼓勵保戶積極照顧自己的健康,例如,台灣人壽開賣「步步盈」重大疾病終身險,只要180天中每天步行9,000步,可以獲得保費2%的回饋金,若平均步數有12,000步,則享4%回饋金,回饋時間最長19年。其他壽險公司,如富邦人壽、國泰人壽等也陸續跟進,提出類似的健走保單。然而,開賣不久,就有網友戲稱「代客健走」的行業將要興起,也有人宣稱看到遛狗時狗項圈掛著多隻計步手環等道德風險現象。

除了上述科技尚未到位、創新亮點不足、道德風險偏高等問題之外,純網壽保還有顧主委所說的「親晤親簽」告知義務、國外開辦案例經驗有限、壽險網路投保險種偏低等問題。純網壽保開放設立,短期內仍有相當大的努力空間。更何況,目前金融消費者評議案件中,最大比例和件數都是壽險糾紛,要求真人「親晤親簽」詳盡告知義務,都還有如此嚴重問題,除非創新科技能徹底解決保險業務員與保戶的道德風險痛點,否則,純網壽保難有開放申設機會。至於純網產保,應可比純網壽保先開放,但也不急於現在就跟進;可行之道,應是鼓勵保險科技逐項創新,最後水到渠成,再談開放純網保。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