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三個層次看促轉會走在錯誤的路上

天境傳媒 報導
時事時事2018-09-18

(聯合報社論)

對於張天欽的「東廠事件」,府院迅速定調這是「個人行為」,認為促轉會無需改組。這種回應是鴕鳥作風,不敢面對問題,也妄想欺騙社會大眾。事實上,除了張天欽的越軌演出,從促轉會的最初定位、到其成員結構,乃至實際的運作,一路都是錯上加錯。無論如何,這個破漏歪斜的機構,絕不是換一名副主委所能彌補或矯正。

首先,談促轉會的定位。「促進轉型正義」是高尚的目標,但《促轉條例》卻鎖定民國卅四年以後的事件,將日據時代原住民遭受的不正義排除在外,由此可見民進黨的私心。簡言之,促轉會是一個「擴大版」的黨產會,除了要擴大追殺國民黨,更要利用正名、沒收、調查等程序壓制及汙名化反對勢力。推動促轉,最大受益者就是民進黨自己,「正義」不過是它的墊腳石罷了。

民進黨屢屢引用德國或東歐的例子,說明促轉會及《除垢法》的必要,這其實是胡亂套用與借刀殺人。德國的轉型正義旨在清理納粹對六百萬猶太人的大屠殺,波蘭、捷克等國的《除垢法》則是為清除共產時期的非法餘緒,兩者皆與台灣的政情大相逕庭。台灣是民主轉型成功的國家,明明已順利進行三次政黨輪替,民進黨卻要與納粹或東歐共產垮台相提並論,這豈非要把台灣推向倒退?何況,對於傷害台灣社會極深的二二八事件,我國在一九九五年即已制訂《二二八事件處理及補償條例》,迄今廿餘年,民進黨仍企圖從這個舊瘡疤挖寶,豈是意在和解?

WiiWii

其次,檢視促轉會的成員結構。蔡政府若有心促進轉型正義,即應盡可能照顧到成員的社會代表性,並提名形象良好的公信人士進入促轉會,才可能達成「真相、公義、和解」之目標。但蔡總統提名的委員,除了主委黃煌雄是公認的跨藍綠人物外,包括張天欽或其他若干委員,乃至實際參與運作的研究人員,均具有強烈的政黨傾向及既定立場,多數人與民進黨淵源深厚。其中,台大教授陳翠蓮甚至辱罵黃煌雄「出賣集體尊嚴換官位」、「對轉型正義一知半解」,而拒絕出任促轉會委員。不難看出,黃煌雄在實際運作上已遭架空,那麼,樑歪柱斜的促轉會又如何促進轉型正義?

最後,再看促轉會的實際運作。張天欽八月兩度召開幕僚會議,自稱「東廠」,並鎖定侯友宜為目標,兩次會議皆避開其他委員的參與。若非遭到吹哨者爆料,可能已發動行動。在此之前,促轉會曾於八月十七日發動一次搜索國民黨智庫「國策基金會」的行動,僅由一名副研究員領軍,帶著一紙公文和四名人員即要求入內搜索;經基金會人員質疑其程序不法,才未得逞。且看,前往搜索的五人都極年輕,過程中不斷玩著自己的手機,態度輕率,對於搜索的正當性疑義似不以為意。試問,光憑一紙公文就要進入民間機構搜索,這和過去警總有何兩樣?促轉會莫非自以為是身兼司法與行政大權的變形金剛?

民進黨若真要借鏡德國的轉型正義,就必須師法他們在調查真相、認定責任歸屬、及罪刑審理過程的嚴謹程序,而不是把所有調查、搜索、定罪的權力獨攬於一身,然後交給幾個以東廠錦衣衛自居的年輕人去衝闖殺戮。事實上,張天欽企圖以除垢概念鎖定侯友宜,就是一種渾水摸魚的行徑。我國在一九八七年已宣布解嚴,鄭南榕自焚事件發生在一九八九年,侯友宜不過是一名民主時代奉命執行公務的刑警。如果促轉會認為此案有「除垢」之必要,應該鎖定當時的總統李登輝,而不是抓侯友宜這種「小咖」。

酷咖啡 Kool Caffè

不論從最初的立法、機構的定位、人員的組成、乃至實際運作與執行看,促轉會都一錯再錯,悖離「正義」的初衷。我們已看不出它存在的正當性何在。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