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權力踐踏五四精神的後果

天境傳媒 - 社論
社論社論2018-05-08

(中時社論)

台灣大學抗議「拔管」的「新五四運動」,有近5000位師生、校友及支持者參與,高呼「還我大學自治」,清華大學、成功大學、交通大學、中央大學與政治大學也各有師生響應。民進黨對大學校長當選人的刁難,已侵犯到大學自主的核心,也讓社會各界集結起來,以管中閔的人事案當作抗衡政府濫權的最後一道防線。

回顧99年前的五四運動,北京大學生以「外爭國權、內除國賊」為口號,得到社會各階層的同情與支持,成功地阻止了北洋政府簽署《凡爾賽和約》,這可以說是中華民族歷史上,知識分子站在權力對面,成功發揮影響力的濫觴,也讓以學生為主體的「學運」在兩岸都擁有一些理想派的色彩。不是說每一個「學運」的訴求都一定完全正確,但是學術應該享有不受公權力介入的獨立性,成為社會共識至今。

人事權是各種權力之本,教育部長吳茂昆說,「學術沒有真正的民主」,這不能說錯,學術探討的是真理,真理卻無法用投票決定。矛盾的是,如果吳茂昆有此認知,更應該對民選政府介入大學自治自我節制。民進黨對「拔管」的辯詞則是:「台大既然受政府補貼,自然也應該受政府監督」,但其實,台大是受人民補貼,而非受「民進黨」補貼。民進黨在選舉中獲勝,的確有正當性代表人民行使權力,但行使的範圍必須以法律為限,不能夠非法濫權。

WiiWii

教育部想要「監督」台大,那誰又來監督教育部呢?如果針對國民黨、民進黨與台灣大學的信任度做民調,顯然台灣大學的信任度會最高,這也正是今天滿身爭議的吳茂昆「監督台大」的矛盾所在。當民意在歷次修法中,對大學自治的保障越來越高,而行政權能夠干涉的範圍越來越有限時,就已經顯示了,在教育部與大學教授之間,民意選擇更信任大學教授的自我治理。

台大遴選校長時,社會各界並沒有預料到管中閔會當選,畢竟民進黨已經完全執政,「朝中有人好做官」。最後台大遴選委員會做出這樣的選擇,只能說台大不愧是台大,始終保持著知識分子的風骨。這本來可以是台灣民主的一段佳話,台灣龍頭大學的校長,由有明顯在野黨色彩的人士來擔任,既顯示執政者的胸襟,也代表著知識界選擇與權力保持一定的距離。

民進黨卻甘冒大不韙,演出如此一場濫權的拖棚歹戲,最後仍以行政力踐踏大學自治,這顯然與「依法監督」無關。法律,就要一視同仁,但教育部既然無視同樣有兼職獨董情形的陽明大學校長,而偏偏針對管中閔有特別標準,全國人民誰不知道,這是政黨立場、顏色政治在作祟?

很顯然,民進黨這是在立一個「政治規矩」,不能讓台大成為脫離民進黨掌控的第一張骨牌。執政之刀砍管中閔,實際上是一種政治上的殺雞儆猴,梟管中閔的頭,懸於城樓示眾,其實是要讓其他大學看到,遴選一個執政者不喜歡的當選人,就可能會如同管中閔般受盡刁難,校務停滯,其要創造的就是在學術界的寒蟬效應。

酷咖啡 Kool Caffè

然而,民進黨真的是低估了人民對民主法治的捍衛決心,這一波粗暴的拔管,必然重挫民進黨的支持度,人民的反彈也必然會反應在年底的縣市長選舉投票上。這一道「民主鐵板」,民進黨一腳踢去,會踢毀台灣幾十年來好不容易建立的民主?還是讓民進黨自己的腳骨折斷?從拔管迄今,各界的強烈怒吼來看,事態顯然向後者發展。

拔管事件,已不只是拔管中閔能否當校長的管,也不只是拔台大能否自治的管,更在拔台灣學術自由的管、拔民主法治的管。拔管者,已與「國賊」無異。近百年的五四,要「內除國賊」,而今天的新五四,要除的也是踐踏學術自由、竊毀法治的「民主國賊」。

也因此,要嚴肅地奉勸蔡英文總統,懸崖勒馬,莫為短短幾年的總統任期,而遺留「民主國賊」的千古罵名。而若民進黨執迷不悟,則人民別無選擇,只能全力捍衛五四精神,站出來一起怒吼:「爭大學自主,除民主國賊。」因為,台灣的民主法治,退此一步,恐無死所。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