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易戰是大陸深化改革的契機

天境傳媒 - 社論
社論社論2018-05-17

(中時社論)

美國最高層級經貿代表團到北京踢館,大陸立場也非常強硬,最後連原本預期要和中國國家領導人見面的儀式也被取消,可說是「不歡而散」。不過,兩天後中美共同宣布,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將於下周訪問華盛頓繼續磋商,雙方都展現了「鬥而不破」的意願。

大陸的反應其實相當自然,因為從任何角度來看,美國提出的要求都是在強中國所難。主要包括:兩年內削減2000億美元貿易赤字、停止提供對「中國製造2025」補助和援助、加強智慧財產權保護和執法、接受美國對中國在敏感或安全部門的投資限制、讓美國在大陸取得公平有效和無差別的市場准入、解除適用於外國投資限制和所有權之規定、兩年內將非關鍵部門產品關稅降至不高於美國、對美國服務和服務商以特定方式改善市場准入、對美國農產品以特定方式改善其市場准入、美國若發現中國未遵循本承諾,可對中國產品施加關稅或其他懲處,而中國不得報復、中國撤回對WTO提出被列為「非市場經濟地位」的申訴,且兩國每兩季開會檢討執行成效。

一般都會認為,這些要求有如一個宗主國對殖民國的「城下之盟」,等於要求大陸在所有的經濟作為上,一夕蛻變為先進國家體制。若承諾下來,幾近於在經濟上對美國投降,將延緩經濟成長、製造國內穩定問題。只是,從另個角度來看,美國的部分要求也並非無理,因大陸的經濟規模實在太大,部分產品也在全球具有競爭力,在全球化的大環境下,大陸的任何國家作為都會對世界產生顯著影響;若北京完全「我行我素」,有可能成為全球「不穩定」因素之一。

WiiWii

例如全球鋼鐵價格崩盤,其實和大陸前些年為解決景氣問題而大量投資有關,讓全球鋼鐵業迄今仍然「受害」。因此,一個行事風格和其他先進國家接近的中國政府,不僅符合西方期待,也能在中國和平崛起中獲得較高的尊重與信賴。

再從內部來看,大陸改革開放迄今40年,雖然國內生產成長了近40倍,但靠著國內固定投資和低端消費品出口的成長模式,已經難以突破「中等收入陷阱」,必須以提升國內消費加上創新服務增長的新模式,過渡到一種現代化的「再平衡」狀態,才能從舊經濟蛻變為一個和當前創新經濟相符的體制。這些調整無疑地必須讓市場更加開放、接受更多外來投資的競爭、對國內外智財權一視同仁地保護以激勵創新、刪減政府補貼來提高企業的風險意識和評估、以更平衡的貿易進口和服務引進來提高國民的消費福利。

北京對這些方向其實都有深刻的體認,並且不管在「十二五」或「十三五」中,都有大幅自由化的規畫。然而,我們也必須懇切指出,上述需求的進展十分緩慢,乃至於大部分外資企業都不斷抱怨,在中國難以獲得公平對待。自由化之所以進展緩慢,當然和既得利益者不願意讓其利益受損有關。這其實是所有企圖改革開放的國家都遇到的難題,但在大陸更因存在大量國有企業的歷史背景,而讓困難更甚於一般資本主義國家。

然而,大陸領導階層當然瞭解,若無法和美國獲得共識來解決這個重大問題,不僅會讓上述改革遲緩的問題持續,眼前的中美貿易大戰將即刻展開。而若美國對中國600億美元的出口品課徵25%關稅,對大陸國內生產的衝擊還算有限,只有0.1%。但如果美國發狠、讓美中貿易戰惡化到雙邊貿易「平衡」的話,依大陸國務院自行評估,經濟成長率將下降2.5%,並減少1400萬個就業機會。這可不是一個小數字,可能引發社會動盪,對北京增加極大的施政壓力。

酷咖啡 Kool Caffè

對大陸而言,最佳政策是將危機轉化為轉機,正視美國的要求,積極互動來找出可讓雙方滿意的結果,而不是坐視貿易戰真正發生和擴大。而且就過去的經驗,就是因為有了外來的極大壓力,才讓內部的自由化改革更有落實的機會;這就類似2001年加入世貿組織時,也面對了極大的內部壓力,但畢竟調整了過來,並且為大陸創造了10年以上的經濟榮景。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