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澳空汙比核四風險更堪憂

天境傳媒 - 社論
社論社論2018-04-22

(中時社論)

針對深澳電廠的爭議,行政院長賴清德19日表示,為實現穩定供電與發展經濟,協請民進黨立法院黨團全力支持建置深澳電廠,並向外界說明。國民黨團則認為,深澳電廠引發空汙疑慮,提出「停止新建、擴建燃煤電廠或機組」公投提案。深澳電廠再度激起社會爭議,其實也顯示蔡政府的能源政策難以為繼。

行政院政務委員張景森日前接受媒體訪問談到深澳電廠的爭議時,說出了當前蔡政府能源的窘境。依照張景森的說法,深澳電廠啟用是因為北部缺電,「目前國家不得不配置一部分的燃煤電廠,配置一定比例的燃煤電廠是合理的」;不僅如此,他說由於新北市、桃園市的用電都成長,北部未來還必須興建新電廠。目前有4%的電力是南電北送,如果不要深澳電廠就必須節電,「北北基桃等北部都市都要承諾節電10%」。

張景森這番話其實講出了台灣供電未來面對的窘境,這個窘境其實許多能源專家早已說過,只是蔡政府與反核人士一直不願面對。台灣確實長期以來就是「南電北送」,核四計畫其實就有平衡區域用電供需的意義。但蔡政府以全面廢核為出發點的能源政策,不僅核四要拆除不啟用,連核一、二都要如期停役,北部用電缺口因而上升。

WiiWii

這就是蔡政府非強制讓深澳燃煤電廠過關的原因,核四不用加上核一、二退役,北部供電量減少580萬瓩,等於減少一個台中火力電廠的發電量,因此對蔡政府而言,不僅深澳電廠勢在必行,連現有北部電廠亦都必須增加新機組;甚至依照張景森的說法,北部還要再興建新的電廠。

無論是深澳電廠,或是北部電廠新增機組及未來要再興建的新電廠,毫無懸念地必然是火力電廠。能源政策說要把天然氣發電比重提高到50%,燃煤電廠降到30%,但現實是如果天然氣接收站計畫無法如期如量完成,這個目標根本難達到,這也是蔡政府甘冒大不韙,讓深澳電廠使用燃煤之故。而且,無論天然氣或煤都是會產生汙染、排放的火電,北部的空氣品質惡化已難避免。

蔡政府能源政策中倚為重鎮的綠能,也明顯看得出問題百出。一來整體進度緩慢,未來又要面對施工的不確定性,務實的看是難以接續用電需求;二來近日外界迭有批評的用高價保證20年收購的風電,讓1、2兆元的電費落入外資口袋,更將拉高電價;三來從蔡政府持續在北部增建火電廠來看,綠電對紓緩北部用電需求的效益顯然有限,亦是官員自知綠電計畫不可能達標。

至於「強制節電」政策更是荒謬,這已等同缺電與變相漲電價了。作為地球公民,不論企業或家庭,盡量節電當然是「為所應為」,而且政府倡導與推動節電已有多年,但用電量有其基本的「硬性需求」存在。民眾就算可以共體時艱、少開冷氣,但天氣熱到38度還要民眾不開冷氣,就是過頭了,更是做不到的事。企業更現實,經濟差、訂單少當然少用電,但訂單滿載趕工時,要企業停機減少用電,就難落實。

酷咖啡 Kool Caffè

數據其實也很現實的告訴蔡政府這種情況。蔡政府這兩年一直在推節電,甚至在和平電廠事件時,還強制公家單位中午不開冷氣。但去年景氣回升、出口增加、工業生產當然正成長,結果用電量成長超過2%,節電是破功了。如今卻要訂出節電5到10%的目標,做得到嗎?如果是祭出「強制」方式作節電,實質上就是限電措施上陣;至於對用電大戶的企業祭出處罰,等於變相上漲電價,更是增加企業生產成本、影響投資意願。

蔡政府很厚顏把今日的供電、空汙問題推到前朝馬政府身上,但也不過在兩年前、蔡政府尚未執政時,台灣已多年保持穩定供電,電價甚至調降,空汙也未如蔡政府執政後般嚴重,再去牽拖馬政府,豈有說服力?

我們多次指出現有能源政策的問題,綠能還不足以承擔作為基礎電力,反深澳電廠的聲音大增,空汙是實實在在對健康的危害,建議蔡政府立即務實地檢討、調整能源政策以及深澳電廠的興建與否,不要用不確定的核風險為藉口,犧牲民眾的健康。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