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的台灣系列三》膨風的進步價值 也要髮夾彎

天境傳媒 - 社論
社論社論2018-04-07

(中時社論)

「民主進步黨」標榜「進步價值」,從該黨取名為「民主進步」即可知。「民主」是20世紀後人類共同的進步思想,任何人不敢忤逆,如東德或今天仍然專制的北韓這類獨裁的社會主義國家,國名中也要夾個「民主」來裝飾。

至於「進步」,更是積極正面的詞彙,暗示今天好過昨天、明天又好過今天。一個追求「進步」的黨,應該是值得信賴、可以託付未來的政黨,因此,至少30個國家出現過以「進步」為名的政黨,迄今仍有15個國家有政黨以此為名。

然而,以「民主」為名的國家不見得民主,以「進步」為名的政黨不見得進步,甚且,在懸為政黨追求目標之下,反可能因刻意追求,忽視許多價值的獲得需要適當的配套,但因配套條件闕如反將結果弄得更糟。民主進步黨標榜的「進步價值」,正是上述現象的一個寫照。如若民進黨內不能深自檢討,調整追求進步價值的步伐,那麼這些「進步價值」帶給台灣的,將是災難而不是幸福。

WiiWii

事實上,何謂「進步價值」,可能言人人殊,通常是指自由、公平、責任、真實、安全、包容、創造、正義等。高懸這些目標很容易,如何達成卻沒有任何公式可供依循,要看實現目標的次序或急迫性、社會客觀條件下完成的難易度,以及資源的多寡。在經濟學上,為追求目標達成所採取的速度快慢,有所謂「調整成本」的概念,也就是說,若要越快達成目標,則付出的成本或代價就會越高,而且可能高到超過可獲得的效益。另一種相關的理論是「次佳理論」,意指改革必須全面,半套或沒有配套的改革反而更糟。例如,政府強烈取締違規停車本是好事,但若無法同時提供足夠的停車位,反而可能讓社會更混亂。

民進黨近年來的作為,在在顯示了這種追求「進步價值」過快過速、沒有適當的配套,因而陷入無以為繼或髮夾彎的窘境。

例如,為了照顧勞工的立法強制「一例一休」,遭遇困難後又快速進行髮夾彎;追求非核家園廢棄耗資2000億興建的「核四」,卻因缺電而必須增加火力發電,產生更多二氧化碳及PM2.5的汙染;在野時以超高的食品安全標準要求政府不得進口美豬、核食,但現在為進入區域貿易組織(CPTPP)又變得騎虎難下,口徑模糊;在野時結合環保團體到處嚴厲反對設廠,導致國內投資停滯,日前卻在地方反對下強行通過深澳火力電廠環評;結合太陽花學運反對「兩岸服貿協議」,但在陸客大減下,地方首長卻又頻頻赴對岸招攬陸客;以政府財政困難為由對軍公教進行「年金改革」,卻以大量預算花在效能難測的「前瞻基礎建設計畫」,且在美國關切下又單獨對軍人脫鉤;嚴厲要求「黨政軍退出媒體」,卻可以由政府設立原民、客家等電視台;嚴格限制外資企業之陸資比例,導致外來投資卡關、逐年減少,卻又由政府帶領企業赴美探詢「投資美國」的機會;堅持管制兩岸農業貿易,但對大陸農產品大量繞道進入卻無能為力,並因兩岸農貿不暢,坐視農產價格「菜土菜金」。

同樣地,過去要求農田水利會「民主」選舉,但在掌握不了水利會後,卻強渡關山改成官派;在野時抨擊公營企業並要求民營化,執政後卻立刻用來大量安插同黨人士,民營化論調有如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樣,甚至違背其黨綱要求的「公營事業開放民營」。

酷咖啡 Kool Caffè

綜合言之,民進黨政府長期以來,只要認為套用「進步價值」對其選舉有利者,就結合外圍組織強烈要求改革。但只要改革對其選舉或掌控不利者,很快又會找理由來違逆改革。結果就是在該黨「進步價值」的追求之下,對台灣經濟的管制或直接介入越來越多、越來越強。民進黨若干進步價值已成為台灣經濟發展或社會穩定的障礙,陳義過高的黨綱應該務實調整,以免繼續危害台灣。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