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動改革要兼顧理想現實創造雙贏

天境傳媒 - 社論
社論社論2018-04-03

(工商社論)

「世界金融中心指標」(GFCI)日前公布2018年最新調查,台灣在全球金融中心排名衰退至第30名。這不只是創下台灣在這項排名歷來最差的紀錄,也不只是遠遠輸給排名全球第3的香港和第4的新加坡,甚至還落後給大陸的上海和深圳。

台灣在金融、產業,乃至國家競爭力等不同領域的國際排名,出現節節敗退的現象,近年來屢屢可見,儼然已經呈現見怪不怪的麻痺樣態。然而如果相對於早年台灣曾經意氣風發的在各項國際競爭力排名的亮麗表現,以及曾經位列「亞洲四小龍」之首而成為許多國家模仿、學習的對象,則除了撫今憶昔的失落與感傷之外,如何重振雄風,自然成為當國者,以及各行各業有識之士必須共同面對的課題。

平情而論,當前台灣提升國家競爭力所面對的困境,多年來執政團隊也一直在努力地想方設法找對策。而在當今,不論是蔡總統全力推動的「5+2」創新產業政策,抑或賴清德院長親自操盤的排解包括「五缺」等投資障礙,其用心與努力自然都是值得肯定和期待。然而,殘酷的現實卻是,儘管執政團隊將近2年來做了這許多的努力,但還是無法力挽在國際間各項指標排名節節下滑的狂瀾。針對這種反差的現象,也許可以歸因於產業創新的成果和投資障礙的排除,本來就難以收立竿見影之效。但除此之外,更值得正視的,毋寧在於這些對策方案是否過於好大喜功反而不切實際;以及執政當局是否囿於意識型態的框限,導致因政治內耗而干擾了公共政策的推動及整體國家競爭力的提升。

WiiWii

想要破解這種有意、無意的自我框限,其實並不困難。在此不妨就以金管會主委顧立雄,面對台灣在全球金融中心排名滑降,所提擬的回應對策做為探討案例。

顧主委於28日指出,金管會歷任主委都曾有豪情壯志,先後曾表示要發展台灣成為亞太金融中心、亞太籌資及資產管理中心,乃至於人民幣理財中心等。但他強調必須考量台灣的金融規模及可做到的程度,因而定調應先朝「亞太區域理財中心」努力,才是較務實可行的方向。

而要做到成為區域理財中心,首要目標就應該是讓國人的錢交給自己人打理。顧主委並進一步指出,第一階段甚至不必急於期待國外資金的回流。光是國內的錢就很多,但因為投資環境不佳,本土的基金檔數不夠多、規模不夠大,以致許多國內資金只好選擇委外操作。估計包括境內基金全部委外代操,或直接購買境外基金,其規模就有7兆多元,因此金管會將規劃各式配套,讓國內投信公司可以強化商品研發與競爭力,提供良好服務給金融消費者。如此不只可以推升台灣成為亞洲區域理財中心,另外面對美國全球大追稅,壓縮投資人避稅空間,還可因勢利導的替外流的資金找到突破口。

健全金融資產管理體系,不只有助於落實台灣成為亞洲區域理財中心;在吸引本土境內資金方面,金管會28日另外在召集銀行、投信業者會商後,顧主委又拍板未來銀行銷售基金將不得再向投信收取一次性銷售費用,將依循國際慣例,改用客戶管理資產(AUM)為基礎,由投信業者依月底資產數,給予銀行「管理費分潤」。

酷咖啡 Kool Caffè

可以想見,金管會想要推動此項改革,首先就要面對及化解來自銀行業的反彈。據估計,去年銀行賣基金的獎金與手續費收入就逾300億元。一旦新制上路,未來基金投資人的申購手續費就可望大幅降低,銀行理專也不會再為了自己的業績,勸誘客戶把基金當股票「短進短出」,進而有助於基金資產中長期的累積,塑造品牌及口碑,落實成為亞洲理財中心。

為了化解銀行業及理專們的損失反彈,金管會也同意給予緩衝期,便於既有各檔基金的重新訂約以及銀行資訊系統的調整,最慢在後年第一季就必須全部上線。

檢視金管會此一案例,不論是在發展金融理財政策上做出務實的自我定位,或是改革基金買賣對基金投資人不利的收費模式,與國際直接接軌,但也同時訂定「日出條款」給予銀行業緩衝期。這樣的模式,改革的同時也兼顧現實,更是給其他部會的其他措施帶來啟示,才不致重蹈一例一休改革落得勞、資、政府三輸的覆轍。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