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打破經貿規則對全球與台灣的影響

天境傳媒 - 社論
社論社論2018-04-01

(工商社論)

近一周以來,全球籠罩在美中即將開打貿易戰的高度憂慮中,金融與外匯市場紛紛以劇烈波動加以回應後,美中雙方似乎又給了對方下台階,讓各界如墜五里霧裡,不知此時到底該繃緊神經或稍微安心。尤其是川普政府在與中國角力之餘,還不忘施台小惠(通過《台灣旅行法》)及換上曾支持美國駐軍台灣的波頓(J. Bolton)擔任白宮國家安全顧問,讓台灣在研判相關國際情勢時,多了份「窩心」感。但事實上,川普政府所作所為正逐步摧毀,二戰後由美國一手建立的規則導向(rules-based)國際經貿結構,為台灣長期經濟發展增添更大的變數。

具體地說,規則導向的核心價值在於自由貿易的開放價值及尊重法制(rule of law),循此建立出以美國為中心的世界貿易組織、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國際清算銀行及環球銀行金融電訊協會等國際組織與匯兌機制。這些架構讓各國間發生爭端或需要協助時,可透過跨國組織進行調解或援助,因而避免許多潛在的貿易戰及軍事衝突。

WiiWii

特別是這樣的架構讓小型經濟體可擁有與美國互惠的合作框架,與其他國家進行貿易時,不至於因國力較弱而面臨劣勢。也就是說,規則導向的國際經貿體制,讓小型經濟體感到被公平對待,且不必時刻擔心會被經濟力量強大的國家「霸凌」(bullying),小國自然願意支持規則導向的國際經貿體制,為美國的全球政經霸主光環添彩。同時,美國也是這個架構中的受益方。因為在美元本位的國際貨幣制度下,美國取得頂級儲備貨幣的地位,無償獲得龐大的鑄幣稅(seigniorage),貨幣政策亦能免受國際因素干擾,舉借的債務也不需考慮幣值波動的影響。更重要的是,美國金融業也藉此建立起難以撼動的霸權。

但川普總統上任後頻頻喊冤,亦在社群平台推特上指稱當代規則導向的體制不利美國。以今年3月3日及14日的推文為例,提及一些「非常愚蠢」(very stupid)的貿易協定及政策,讓美國一年的貿易赤字高達8,000億美元,等同其他國家長期占美國便宜,並把美國的工作機會與財富帶走;又揚言美國不能再放任那些使用不公平貿易手段的國家。接著,便在3月22日宣布依301調查結果,將對自中國進口達600億美元的產品課徵關稅。若細數川普上任至今,各種打破rules-based體制的舉措,如撤出TPP、重啟協商NAFTA、陸續因美中貿易赤字對中國施壓,以及不承認中國在WTO上具有市場地位、將中國從戰略夥伴國轉為對手國,以及對太陽能設備、洗衣機、鋼鐵和鋁課重稅等,可算是「說到做到」。

過度樂觀者認為,當前川普只不過是針對那些與美國進行不公平競爭的國家及產業,要求「更公平」的協議,還稱不上破壞規則導向國際經貿體系的地步。問題是,所謂的公平與否均是美國說了算,甚至為提高鋼鐵與鋁進口關稅,祭出「國家安全」的大旗,不僅打破以往國安和國貿政策的清楚分際,更將其降格為貿易談判的「工具」。美國國內甚至將這種作法美其名為「原則性現實主義」(principled realism),也就是美國綜合運用政治、軍事及經濟在內的力量,追求易淪為恃強凌弱的雙邊貿易協定,而非較普惠的多邊架構。

酷咖啡 Kool Caffè

如此,還不算破壞二戰以來規則導向的國際經貿結構嗎?若要務實來看,則應把美國的解讀放一邊,審慎看待目前川普「不公平」訴求的兩大後遺症及對台灣經濟的影響。

其一,當美國不再捍衛規則導向的國際經貿體制,形同間接鼓勵大型國家採用同樣做法,讓經濟力量弱小的國家臣服於己。如今規則導向的國際經貿體制遭破壞,只怕未來大型國家將更頻繁利用經濟力量達到其政治目的。無論如何,小型經濟體的台灣,未來的政治和經濟發展空間將更為險峻。

其二,川普「讓美國再次強大」的思維,存有不歡迎可能威脅美國的強權崛起之意識,自然難以容忍中國以取美國而代之的製造業發展方針,導致雙方爆發貿易戰的可能性升高。麻煩的是,台灣在全球價值鏈的參與程度遠高於G20國家,且在內需不足下,若中美貿易戰開打,勢必會透過價值鏈的管道影響國內經濟。WTO資料更顯示,在中國的出口中,自台灣進口的原料占我國GDP比重高達7.8%,遠高於第二名馬來西亞的5.2%,使台灣恐成為美中貿易戰的最大受害者。

由此可知,川普施台的小惠遠不及其不尊重戰後規則導向,為台灣經濟帶來的巨大風險,台灣朝野雙方應以前述的高度審慎看待。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