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台灣就要讓台灣人民日子過得更好》系列4 》名嘴撕裂台灣 媒體沒責任嗎?

天境傳媒 - 社論
社論社論2018-03-09

(中時社論)

228當天一場慈湖潑漆事件,讓台灣努力數十年的族群和解幾乎摧毀殆盡;一場軍人年改陳抗的意外,不僅升高社會對立,更讓年改的推動時程出現變數。令人遺憾的不僅是相關議題失焦,看看電視名嘴對潑漆現行犯的讚揚、對抗爭重傷者的揶揄、社群媒體的加料渲染,分裂的台灣恐怕難以彌合!

執政高層面對社會衝突事件卻不發一語,連應酬式的話語都不願說。一個老把謙卑、溝通、對話掛在嘴上的政府,怎麼弄到這般局面?228的和解從李登輝開始到今天,20多年了,難道是要重新再撕裂嗎?年金制度究竟該不該改?當然該改,審度未來國家長期財政收支,年金帳戶破產是時間早晚的問題,但改革前應讓不同世代間能夠彼此將心比心取得諒解,這種族群與世代的和解與對話,本就是主政者無從迴避的責任,而當下台灣最不幸的是,這些議題的話語權全給媒體名嘴所壟斷!

今天台灣諸多議題爭議,從年金、例休、日核食、核電、美豬等議題,沒有一樁是簡單的是非題,全都是利弊取捨的選擇題,沒有一個議題擁有「完美方案」,每一個選擇都附帶著「代價」。正好像選擇核電還是火力發電,就必須在「核災恐懼」與「空汙恐懼」之間做選擇,乃至在「核廢料」與「碳排放」之間做取捨一樣,這樣的選擇本來就不容易,如果再扯上利益分配與政黨立場,就更難處理了。這本就是當代全球所有國家主政者的功課,也是展現領導人政治智慧的關鍵,只是當下的台灣,幾乎所有議題全都被激化為二元對立的對抗。

WiiWii

議題走上「二元對抗」,就很難有理性的思辨空間,全憑電視名嘴煽動「激情指數」、立法院「強勢表決」與街頭「浴血抗爭」定高下,「改革」就成為「鬥爭」,良法美意成了倒行逆施,當年馬英九為此灰頭土臉,如今的蔡英文不僅全套複製,甚至處境還更為慘烈,連春節發紅包都宛如大軍壓境,層層保護怕出意外,何以致此?因素當然很多,除了朝野政黨難辭其咎外,在這裡必須坦然指出台灣的媒體,特別是媒體名嘴,必須承擔很大的責任。

如同先前所述,所有爭議性的公共議題,都存有利害取捨與優先順序的選擇,能為取捨提供思辨平台的就只有媒體了。換言之,

只有媒體才能在政黨之外,跳開特定立場的繫絆,為政策方案的取向提供討論的空間,不幸的是,在當下台灣的媒體,不僅沒有扮演好這個功能,反而成了擴大分歧、激化對立的平台,幾乎所有公共議題經過媒體乃至名嘴的加工渲染,都成了「非黑即白」的是非題,成了「非藍即綠」的選邊站,沒有如何讓政策規畫更合理的討論,只有「你究竟站哪一邊」的表態,最終媒體成了社會對立激化的助燃劑。

當然,這種現象不是今天才出現,它已存在台灣十數年,成為政治社會生態的一部分,論者的反省不是沒有,但從來沒有真正改善過,甚至是愈演愈烈。真正可怕的是,它在今天的台灣已成了一個惡性循環的漩渦,任何爭議性的議題出現,甚至政黨標籤尚未明顯之際,媒體名嘴就已經先畫開了戰線,以事先挑選過的片面資訊與觀點,搭配動機論與陰謀論的渲染,以近乎戲劇性的誇張修辭,形成藍綠各異的論述,經過時間的推移,再逐漸形成藍綠兩組收視族群,然後再為滿足這兩組族群的需求,持續複製這種對立。講直白一些,如果藍綠政客是台灣亂源之一,這批立場先行的名嘴們,又何嘗不是亂源呢?

酷咖啡 Kool Caffè

細數台灣當前所陷入的諸般危機,媒體名嘴所享有的超比例話語權絕對是重要的一環,他們狀似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通曉所有政策內容,實際上只是照著腳本念經,而所有議題經過他們「過度批判」的渲染,就完全喪失了迴旋的空間,反倒是所有持平的學者專家全都被邊緣化,名嘴因而占據了論述的中心,人們寧信名嘴不信專家學者,影響所及,所有爭議性的公共議題無一不走向激化的對抗,而最可怕的是,這種反智的民粹趨勢正在一步步侵蝕台灣的生命力與競爭力。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