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台灣就要讓台灣人民日子過得更好》系列1 》陳水扁真愛台灣嗎?

天境傳媒 - 社論
社論社論2018-03-06

(中時社論)

台灣公民直選總統已6次,政黨輪替3次,在密集而激情的民主洗禮下,請所有公民捫心自問:台灣政治有更穩定、經濟有更繁榮、人民日子有過得更好嗎?恐怕多數人的答案是否定的。為何如此?原因很多,但藍綠惡鬥造成社會分裂、朝野政黨為反對而反對,大眾媒體過度批評,絕對難辭其咎;這些現象若不能改變,台灣內部與兩岸間的對抗與衝突就會持續激化,無論對台灣或兩岸中國人,都會是災難。

本報2月12日社論〈只問立場 激情過後剩下什麼〉中即指出,「不問事實、先看立場的批評模式,最終只有走上敵我對抗之途。一旦這種對抗向下擴散至基層民眾,演成草根民粹對抗,那就真的扳不回來了」!面對未可知的新時代、新變局,政治當然應該受到嚴格而理性的監督,社會也不應該繼續被藍綠政黨綁架,媒體對政治的監督,也不能再以藍綠意識形態與政黨利益為區隔,應該打破政黨立場的界限,就事論事。我們推出《愛台灣就要讓台灣人民日子過得更好》系列社論以事實來檢驗誰真愛台灣。

WiiWii

什麼是「真愛台灣」?有兩個檢驗標準:一是讓台灣人的生活過得更好;二是兩岸好,台灣才會好。我們將針對台灣公民直選總統後的三位領導人以及媒體的表現,分別予以檢驗。首先要談的就是第一個打破國民黨長期執政、自稱「台灣之子」的陳水扁。

在台灣政治發展史上,陳水扁無疑是一個狂飆的傳奇,他是縱橫選舉場上的頂級戰將、擅長鼓動人心的群眾大師,卻未必是有為有守、穩健負責的政治家;他是選戰奇才,卻不是治國領袖;他機變務實,但也善變權謀。他的政治思考邏輯可以歸納成八個字:「選贏最大,勝者為王」,他在兩岸關係上,同樣是以台灣選戰的思維戰術來操作,時鬆時緊又變來變去;他在選戰中可以造型百變,從立委到市長到總統,有不同的角色扮演;對大陸則可以先展現善意、不成後再隨時變臉對抗衝撞。他最愛說「做什麼就要像什麼」,最後卻因為缺乏中心思想和負責的理念,變成「只是像什麼,而非是什麼」。

陳水扁最愛指控選戰對手「賣台集團」,也是第一個把「愛台灣」口號喊得震天價響的政治精算師。但數字會說話,以台灣的經濟發展指標綜合來看,在兩蔣時代,台灣的年經濟成長率及出口金額,均居亞洲四小龍第一,出口增加率居第二,每人GDP居第三,四項合計高居四小龍之首。到了李登輝時代,被香港及新加坡超越退至第三;陳水扁時代再被韓國超越,四項都排第四,只有穩居四小龍之末,也形成往後十幾年至今,台灣一蹶不振的經濟發展格局。

酷咖啡 Kool Caffè

事實上,每當陳水扁在選舉或執政陷入困境時,往往會不惜犧牲正常的經濟發展需要,以操弄統獨意識形態、訴求族群對抗來轉移焦點;但這種民粹手法周而復始,變成惡性循環,終使整個兩岸關係破裂與惡化,徹底成了政治權鬥、選戰算計的祭品。

2000年扁在總統就職演說中提出「四不一沒有」的承諾,在一定程度上緩和了大陸對他的疑慮,陸方回應將對扁「聽其言、觀其行」。但後來扁認為一直沒有獲得陸方足夠的正面回應,到了2002年扁提出「一邊一國」論,陸方對此強烈抗議,之後扁又終止了「國統綱領」。扁並在大選時推動「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的公投案,在2007年3月4日出席台灣人公共事務會晚宴時,進一步發表「四要一沒有」,即「台灣要獨立、台灣要正名、台灣要新憲、台灣要發展;沒有所謂的左右路線問題、只有獨統問題」。至此扁的執政後期,已與大陸全面決裂,毫無轉圜餘地。

從陳水扁的第二任開始不久,扁家貪腐弊案就成為全民公憤,也成為整個民進黨的夢魘與恥辱的烙印,更是對所謂「台灣民主夢」的最大反諷。扁卸任後隨即成為司法追訴、審判的對象,但時至今日,民進黨重返執政,當初的慘痛教訓竟全然拋諸腦後。

保外就醫的陳水扁在挑戰法律及主管官署甚至蔡英文的權威下,又開始操作其行走法律邊緣、操控支持者情緒、創造最大政治利益三部曲的「衝突邊緣理論」。當年陳水扁的出訪曾首創舉世咋舌的「迷航外交」,但今天的台灣,還有再迷航的空間嗎? 陳水扁是不是真愛台灣?答案很清楚了!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