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費者物價指數的問題與改善之芻議

天境傳媒 - 社論
社論社論2018-03-27

(工商社論)

日前立法院邀主計長朱澤民進行業務報告,由於適逢電價調漲之際,又碰上消費者物價指數(CPI)五年更換基期,電價權重又從2.2%降至1.3%,鑑於此一權重的調降將大幅削弱電價上漲對通膨率的影響,因而引來立委質疑,盧秀燕更直指:「這是作弊。」

主計總處有沒有「作弊」?首先要解釋一下權重的意思,權重好比大學選課的學分,經濟學四學分、微積分三學分、財政學兩學分、人生哲學一學分,在這個學分架構下要得第一名,經濟學得考高分才行。但若有一天經濟學降至一學分,那麼經濟學考再好,大概也拉抬不了總成績了。本次電價權重調降,大概就是這個意思,也就是經此權重調降,未來電價再怎麼漲,對消費者物價的影響將微乎其微。

雖然權重調降讓電價的影響力降低,但我們能否因此就認定主計總處作弊?當然不行,因隨著經濟發展,物價指數權重的變化是理所當然的,如民國70年食物類的權重還高達38.8%,到100年就降為25.2%,反之,教養娛樂在同期間卻由8.5%倍增至16.8%,人們隨所得提高而改變消費結構,這即是有名的「恩格爾法則」。

WiiWii

正因為存在恩格爾法則,消費者物價指數必須定期調整權重才能準確反應總體物價走勢,這也是何以消費者物價指數每五年要更換基期,調整權數的原因。今年適逢換基期,基期年由100年換為105年,立委以電價權數調降率爾認定主計總處「作弊」,這樣的推論不夠客觀,也不公允。然而,物價指數編製迄今屢遭外界質疑,確實有其不完備之處,尤其是本次五年基期改編,我們認為有必要重新審慎研析,加以改進:

第一、權數結構五年變更改為年年變更的問題:此次引發外界質疑的是電價權重調降之後,將降低電價對CPI的影響,然而比這更重要的是新舊指數銜接問題,以本次而言,新舊指數僅在去年底進行銜接,惟去年食、衣、住、行各類物價仍維持舊權數,而今年各類則採用新權數,換言之,去年的權數仍維持在100年,今年權數已更新為105年,如此今年依新權數所估得的CPI與去年依舊權數所估得CPI怎麼比?這樣比出來的通膨率(CPI年增率)能沒有誤差嗎?

更值得注意的是,過去更換基期每五年才出現一年的困境,由於主計總處決定今後按年更換權數,如此一來這個誤差勢將年年發生。莫以為兩年之間不會有太大變化,如今國際情勢詭譎,原油、榖物行情起落無常,如此年年更換權數而得的通膨率是否毫無疑慮,宜多深思。

第二、以國民所得統計取代家庭收支調查的問題:消費者物價指數係綜合食、衣、住、行、育、樂等消費物價編製而成,各類消費活動的權重多大,過去依家庭收支調查的資料訂定,自今年起改依國民所得的家庭消費資料修訂,由於資料來源不同,差異不小,例如外食費的權重由10%降至7.6%,水電燃氣由3.7%降至2.0%,教養娛樂由16.8%降至14.7%,房租也由18.2%降至14.6%,雜項類由於香菸、美容衛生用品、個人隨身用品權數升高,由7.5%倍增至14.6%。本次各類權數變化過大,今年的通膨率適逢新舊交界(編算今年通膨率要用到去年的資料),兩者權數結構差異如此之大,勢將影響其準度,如何降低誤差,亦須速謀善策。

酷咖啡 Kool Caffè

第三、消費者物價指數裡的房租應以房價取代:消費者物價指數裡「住的價格」目前是以房租來代表,但房租根本無法反映民眾的居住價格,以主計總處所編的房租指數近六年(101~106年)僅上漲4.1%,而同期間依內政部所編製的房價指數已高漲26.3%,房價早已反映在日趨沉重的房貸負擔,這才是國人真正住的價格,捨此而以房租來代表國人「住的價格」,未免迂腐。此外,依主計總處自己調查,國人自有住宅率已高達九成,租屋者僅區區一成,房價、房貸何者更能貼近實況?不言可喻。

我們了解消費者物價指數(CPI)的編製誠屬不易,這些年主計總處也做了許多努力,包括編製「所得層級別的物價指數」、「購買頻度的物價指數」以呈現富人、窮人對物價的感受,反映常買、不常買的各類物價變化,讓冰冷的物價指數有了溫度,主計總處這些年的努力值得肯定。然而,鑑於物價指數攸關貨幣政策的判斷,其走勢也是內閣決策的重要參考,因此必須力求完美準確。統計部門應從本次五年修訂作業中所呈現的各項問題加以改正,惟有如此才可望打破外界質疑,並提升政府統計的公信力。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