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視偏離全球景氣的台灣經濟困局

天境傳媒 - 社論
社論社論2018-03-13

(中時工商社論)

近期各國景氣好轉,國際貨幣基金(IMF)、IHS等機構皆上修今年全球經濟成長率,德國Ifo首季的全球經濟氣候指標更創下近十年新高,而美、歐、日、中的採購經理人指數(PMI)也紛紛走揚,而於此同時我國景氣卻連續亮出兩個月黃藍燈,多數指標走緩,與全球繁榮的走勢有如天壤之別。

這正是台灣今天的困境。根據上周國發會發布的景氣報告,我國元月景氣綜合判斷分數繼續下滑,降至近八個月最低,一年多來各界期待的黃紅燈未出現,反倒退至黃藍燈。更有甚者,景氣領先指標升幅已幾近零,同時指標更由正轉負。雖然官方樂觀地認為這是春節因素使然,但從這三項數據長期走疲可以明白,疲弱已是台灣的常態,這絕非短期現象。

台灣景氣走疲久矣,這一點總統蔡英文最清楚,昔日蔡總統在野時就經常以此嚴責馬政府施政不力,然而如今自己執政近兩年,走疲的情況依舊未變。就以這項反映總體景氣的燈號而言,自蔡總統執政以來從未亮出紅燈、黃紅燈,反倒亮出許多黃藍燈,任憑景氣春風已拂遍全球,但台灣依舊在景氣冬天,昔日全球景氣帶動台灣的產業關聯效果已愈趨式微。

WiiWii

過去台灣與全球經濟真的是如響斯應,舉例來說,1982年受石油危機影響,全球經濟成長率降至0.8%,台灣經濟成長也降至4.7%,隨著1984年全球經濟成長回升至4.6%,台灣即大放異彩升至10.0%;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漫天蓋地而來,全球經濟成長降至2.5%,台灣跟著落至4.2%,1999年撥雲見日全球經濟成長升至3.5%,台灣也回升至6.7%。總而言之,那個年代只要全球景氣東風一來,春燕便翩然而至,訂單絡繹於途,生產日夜加班,薪資年年上揚,台灣就在這樣的正向循環裡創造繁榮、美好的年代。

遺憾的是,這個如響斯應的關聯近年已不復存在,全球景氣春風融化不了台灣的寒冬,台灣過去七年裡有六年經濟成長低於全球經濟成長,這與昔日台灣經濟成長是全球經濟成長兩倍,有天壤之別。依據國發會日前所認定的景氣循環,台灣近兩年是處於第15次景氣循環的擴張期,擴張期(expansion)理應繁榮才是,理應加薪才是,但諷刺的很,處於擴張期的台灣竟被全球經濟成長遠遠拋在後頭,而擴張期該有的繁榮景象,連影子都沒有出現。

依據主計總處估計,過去兩年處於擴張期的台灣平均經濟成長僅2.1%,遠低於全球的3.4%,民間消費年增率也只有2.3%,民間投資於去年更衰退0.9%,此外,實質經常性薪資依舊不及十七年前。看看這些數字,一點也沒有景氣擴張的氣象,拂遍全球的春風,始終吹不動台灣的經濟成長,這是嚴重警訊。

酷咖啡 Kool Caffè

台灣迎不來春風,最大的關鍵在於自2000年以來全球生產活動已出現重大變化,台灣由於適逢政黨輪替,在民進黨消極的兩岸政策下以致優勢拱手讓人,復以兩岸政策忽緊忽鬆,讓企業無所適從,如今民間投資下滑,豈是偶然?台灣這二十年來不知善用兩岸優勢提前布局以提升競爭力,反倒在政治考量下戒急用忍無視大陸的崛起,終致如今迎不來景氣春風,孰令致之?

兩年前蔡政府執政之初,也瞭解台灣最大的困境在民間投資不振,因此擬以產業創新轉型基金、國家級投資公司及五加二產業這「三駕馬車」來帶動投資動能,但兩年過去,這三駕馬車顯然力有未逮,在可預見的未來,這三駕馬車的效果恐亦僅杯水車薪而已,絕難以扭轉投資不振的局面。因為解決五缺,籌設三駕馬車充其量只是戰術而非戰略,須知,缺乏經濟戰略,便無法創造新氣象,沒有新氣象便無法產生磁吸效應,沒有磁吸效應,民間投資如何提振?想想1980年代台灣何以能發展出半導體產業,再對比一下今天政府推動的五加二產業,兩者氣象相去何其遠,不圖戰略上的思考,兩年來病急亂投醫,政策相互扞格,法律一修再修,紛亂至極,這是什麼氣象?以這樣混濁的氣象要扭轉台灣經濟困境,豈有可能?

白居易有詩云:「春風搖蕩自東來,折盡櫻桃綻盡梅,唯餘思婦愁眉結,無限春風吹不開。」台灣目前經濟彷彿這位思婦的愁眉,若不解開兩岸政治上心結,全球景氣的無限春風再怎麼吹,仍難以吹開台灣經濟的困境。我們認為,這個三駕馬車拉不動,無限春風吹不開的大難題,恐怕只有靠蔡總統運用智慧才有希望解決了。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