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群效應 激化金融動盪

天境傳媒 - 社論
社論社論2018-03-11

(經濟日報社論)

在全球經濟尚處於同步性擴張的情形下,金融市場接連在2、3月出現間歇性動盪,令人不解。暫不論通膨預期變化、川普再掀貿易戰等因素,單從金融市場參與者的本質來看,近期金融市場的不安實屬自然。因為投資人就怕在多頭市場比別人少賺了錢,以致於看待風險的態度表裡不一,易引發對金融市場末升段的猜忌,進而產生或大或小的羊群效應。

較資深的投資人必然對花旗銀行前CEO普林斯(C. Prince)在2007年7月形容當時金融市場瘋狂樣態的至理名言:「只要音樂在播放,你就必須站起來跳舞,而我們還在跳舞。」(As long as the music is playing, you’ve got to get up and dance. We are still dancing.),印象深刻。豈料,四個月後次貸風暴爆發,普林斯因CDOs、MBSs等業務的巨額損失而丟了工作,也讓他一夜之間與貪婪、狂妄、過度自信等字眼劃上等號,成為被各界痛斥的華爾街代表人物之一。

WiiWii

但有趣的是,當前金融市場總是充斥著類如普林斯般的貪婪金融業高層,並驅逐會謹慎看好客戶荷包、有良心的金融專業人士,一如已故的著名基金經理人戴伊(Tony Dye)。

戴伊早在1995年與2002年即表示,網路與房市泡沫造成股價偏貴的觀點。他在1996年出清大部分持股,且對後續幾年由科技股帶動的股市狂飆不為所動,也盡量避免持有高成長、高風險的網路股。但戴伊不隨著音樂跳舞的結果,就是績效大幅落後同業、基金經理人排名幾近墊底、基金被大量贖回,在2000年2月網路泡沫破滅前一個月,他丟了工作;2003年戴伊成立基金公司且創建名為Contra的避險基金,卻也在他預先提防房市泡沫的謹慎操作下,再度遭到投資人背離,基金規模從創立初期的4億美元,縮水至2007年的7000萬美元。

普林斯與戴伊是金融市場中兩種極端的投資典型,受歡迎程度也明顯有別。戴伊的操作方式比較接近19世紀的財富管理哲學,當時幫客戶理財的專業人員多是會計師和律師。他們深知若客戶的投資出了問題,自身聲譽就會付之一炬,因而小心守護客戶的財產。縱使未必為客戶帶來最高的回報,卻總能避開真正的危險。但普林斯所代表的現代金融管理,較不重視金融專業人士的風格、理念,也沒有蓋棺定論的度量,只在意他「現在」的成績單。這種片面、短視的評價方式,以及在股市榮景破滅前,投資人往往輕忽風險的習性,使普林斯之流的金融業高層大受歡迎,且易讓那些站在客戶面向考量、慎防風險者,早早丟了工作。

酷咖啡 Kool Caffè

但要說普林斯等金融業高層看不到風險,也頗不公平。就金融業高層而言,面對尚不知何時降臨的風險,遠不如賺得比同業少,客戶把資金轉移他處的威脅來得大。

於是,在金融市場充滿「害怕錯過賺錢機會」(fear of missing out,FOMO)的集體心理下,即使金融業高層眼見泡沫已近失控,卻仍會硬著頭皮坐在準備衝向懸崖的汽車上。因為在榮景時提早下車,可能會讓公司績效大幅落後,甚至在行情還沒反轉前,自己就丟了工作。

近期金融市場的起伏,某種程度正是前述兩類投資理念的拉扯。問題是,當前金融市場處於背離基本面的泡沫狀態,已是眾所皆知之事,但投資大眾仍難有「勇氣」像戴伊一樣遠離風險。

畢竟,在全球貨幣環境依然寬鬆、景氣趨勢仍呈現同步上升的格局下,市場的音樂似未終止,讓人想起2007年末升段的最後狂潮,當時市場波動雖加大,卻有兩次高點的機會能賺得巨額回報。

因此,即使泡沫看似在前,大多數市場參與者卻無法擺脫FOMO心理的驅使,仍想奮力一博,以致於當通膨預期變化、川普再掀貿易戰可能衝擊多頭行情的風險傳出,就引發市場不安的情緒。易言之,在投資人看待風險依舊表裡不一的情況下,諸如近期金融市場的間歇性震盪,恐怕會有增無減。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