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綠的霸道 柯文哲的困境

天境傳媒 - 社論
社論社論2018-02-04

(中時社論)

為化解泛綠台北市長選舉內爭,蔡總統要求台北市長柯文哲再確認「台灣價值」,柯P很快以「我很想知道她的台灣價值是什麼」巧妙回應,接著柯P抵歐訪問,以「台北價值」為主題發表演說。柯P對「台灣價值」的迴避與低調,恰恰反映了以連任為目標的他,正陷入左右為難的困境。

台北市長選舉本無關兩岸最終定位,但在藍大於綠的台北市選民結構中,綠色背景候選人多強調要跨越黨派、有夢最美,柯文哲以跨越藍綠為號召因而取勝。柯市長就任後針對兩岸關係發表了一些與民進黨不同調的觀點,引起綠營不滿。在柯P即將投入競選連任之際,蔡總統趁機要求柯P對綠營的意識形態表態。

柯P說台北與其他華人社會很不一樣,已將西方社會進步的價值納入,擁有活躍的公民社會,就因為台北市民厭倦了長久以來的政黨對立、政治鬥爭,渴望改變、渴望不謀私利、不為政黨服務的人帶領城市的未來。「他們非常絕望,所以選擇了我。」

WiiWii

柯P的台北價值是「進步價值」台北版,台北價值當然包含在內涵更大的台灣價值之中。柯堅持走中間路線,不願捲入綠藍對立;以台灣為主但不切割大陸,和大陸和解但不盲目被吸納。柯的台北價值點出當前民眾最渴望的是「改變、不謀私利、不為政黨服務」,只要再加上兩岸和解,就是台灣價值的核心。

蔡英文的台灣價值顯然涵義不同,但台灣是個移民島,不論先來後到,各自懷抱程度不同的地域情結和對台灣歷史不同的認知。台灣住民共同的記憶不是依靠政治力的扭曲或偷換,就能強制一方服從於另一方。台灣價值必須連接台灣走過的全歷程,才能真正成為團結民心的價值。

先民「篳路藍縷,以啟山林」、勇渡黑水溝的開拓精神,正是台灣價值的起源。日據時代,楊逵、吳濁流、鍾理和,反映台民堅毅不屈的民族意識和反抗精神,這是台灣在日據時代的核心價值,也反映在蔣渭水和林獻堂等台灣自治啟蒙者的身上。他們為承襲儒家教育而奔走,即使日本強推皇民化,但台灣民族認同沒有異化。

國府遷台初期,兵馬倥傯、人心惶恐,仍能力挽狂瀾,團結軍民抵禦共軍武力解放;勵精圖治,引領台民安度退出聯合國等重大挫折。就算哲人已逝,但是軍人保衛台灣、榮民開拓中橫;李國鼎、孫運璿帶動台灣科技發展的貢獻,台民至今依舊追思與懷念,完全沒有省籍情結。而「黃埔精神」、「筧橋英烈」、「梅花」等,都曾感動台灣、團結民心。

當大陸文革反孔孟、去四舊,台灣守護中華文化、創造經濟奇蹟、推動民主改革,成為全球華人精神的原鄉,對民族做出極大貢獻,這就是珍貴的台灣價值。

酷咖啡 Kool Caffè

台灣民主改革的過程中,黨外人士追求民主制衡、言論自由、打破法統和戒嚴體制,讓台灣成為全球第三波民主化的典範。當時,保守派指責蔣經國的改革是自毀黨國基業,但他堅定改革、拒絕用鐵腕壓制。「民進黨之光」黃信介先生當年力挺李登輝對抗非主流,不顧李大量吸走了民進黨的支持者;這些政治領袖能以全民為念、跳開一黨之私,這就是台灣價值。

李登輝當年曾提出「經營大台灣,建立新中原」的美好夢景,但現在他只提台灣不談大陸。繼任的陳水扁「四不一沒有」、馬英九「不統、不獨、不武」,乃至蔡英文的兩岸論述,都是訴諸不同形式的維持台海現狀,台灣最珍貴的逆境中進取精神、格局和勇氣,反而被消磨光了。

台灣確實必須團結,但呼籲團結的人自己不能惹爭議,更不能推動鞏固一黨執政的不當立法或行政,讓大陸形成極大的負面觀感而損傷台灣價值。當下台灣被政治鬥爭的惡靈占據,就像一張漁網,原本充滿希望,但各黨派幾番撕扯,變成一張破網;現在補都來不及,各黨派還要為強求政治正確而落得魚死網破?

柯文哲的台北價值為台灣價值尋找新的融合點,為台灣探索與大陸合作的新模式,但泛綠有的吵著自提候選人,有的逼迫柯P表態意識形態,如果九合一選舉又是一場只問藍綠的大亂鬥,這絕對不是小英口中的台灣價值。柯文哲可能也要想清楚未來5年的台灣道路,做出抉擇,政治人物最忌左右為難。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