鬆綁服務業管制 改善低薪

天境傳媒 - 社論
社論社論2018-02-11

(中時社論)

台灣經濟成長不佳、薪資停滯的一個重要原因,是服務業成長緩慢,但對服務業成長無力的原因卻眾說紛紜,難以提出有效的解決之道。蔡政府決心改善低薪困境,卻只能端出技術性作為,對應付社會抱怨與批評,強化政府形象或許有幫助,卻很難產生結構性改變的長效。

生產力高低由生產要素的效率決定,生產要素包括勞動、資本、土地和企業家精神。服務業分布極廣,從手機熱門應用程式價值千百億元、名歌手一場演唱進帳千百萬元、名律師出庭索費數十萬元,到手機問題的維修費幾百元、地攤成交一物件僅賺個幾十或上百元,都屬於服務業的範圍。

服務市場分割性很強,服務的價格、規模和薪資都和供給及需求息息相關,因此,每一個分類都需分割觀察。大體而言,凡需求大而供給有限者,獲利和薪資即告上升,反之即告停滯。因此,意圖提升服務業發展和薪資成長者,不外有效提高需求和調控供給。最明顯的案例,就是博碩士和大學畢業生的供給近年來大增,但相應的需求提高有限,就讓其實質待遇無法提高、甚至下降。

WiiWii

整體而論,提高對服務業需求的途徑很多,主要是增加國內外需求的總人數或人均消費量,這可以由廣告推展、行銷激勵、促進出口、招攬旅遊、創新服務等方式達成,但基本要件是要有優良的品質和創新,讓消費者欣賞,即可增加人均消費量和總消費人數。當然,法制如果僵化,讓新創服務無法被提供,就會限制業務成長和薪資提升,而這又關係到政府素質和施政的積極性,在「年金改革」下已形成重大挑戰,有必要持續調高公僕待遇來激勵其工作態度。

從供給面看,對供給者提供服務的品質和數量也必須有序調控。當年開放銀行業競爭,一夕間增加15家新銀行,造成銀行平均業務量大減、難以獲利,紛紛調降行員待遇,甚至鋌而走險、從事違規或高風險貸款,經過一番倒閉合併之後市場才逐漸穩定,但銀行員的「金飯碗」已成可拋式「塑膠飯碗」。

今天,許多服務業無法面對真正的市場競爭-在國內受到本國政府不必要的干預管制,在國外受到外國政府的進入限制,難以正常競爭發展。最嚴重的是教育、交通、金融和專業服務業的價格經常受到不合理管制,連民間商業的價格,如連鎖店的咖啡、滷肉飯,竟然也無限上綱地加以管制。這些管或不管的決定,都影響價格機能指導資源流向的功能,扭曲資源有效率配置,也影響生產力的發揮和薪資的調整。例如,若鬍鬚張滷肉飯價格可以自由調漲,其員工待遇也許就可調到接近鼎泰豐;並可用較高薪資招到更多員工擴點,取代沒特色的低薪小店,飲食業的平均薪資就會提升。只要企業沒有進行勾結,違反《公平交易法》,政府沒理由干預企業的價格調整、干預市場競爭。

政府本身也是台灣陷入低薪困境的共犯,多年不調整對民間承包企業的委辦價格,但要求的業務量和品質卻逐年提升,包括座談會出席費30年不漲、便當費也多年不得超過80元,等於在變相降價。加上實質工資不漲、員工工時減少、權益日益提升,承包政府業務的服務業當然難以調薪,也影響有競合關係的民間業者。引進外國專業人才來提高創新競爭也是良方,但台灣雖有不少誘因,如物價低廉、環境安全等,不過仍有許多聘用障礙需消除,才能得到外來人才青睞。

酷咖啡 Kool Caffè

本地市場有限,難以大規模投資來拉動薪資,若不願納入大陸市場為腹地,就須全力納入鄰近菲律賓等東協國家,但前提是要提升服務業水準,讓價格及品質透明化,才能讓觀光客放心消費,讓服務業市場整合。教育部也應尊重學校自治,在資訊充分揭露下鬆綁價格和系所管制,引進特色境外教育機構、恢復優良技職體系,來強化服務人才的供給面品質。此外,相關部會應參考英、德借助商會的培訓、授照和建教模式,引入更多證照等級和類別,創造從業人員追求卓越的誘因。「行政院服務業推動小組」也應升級,使其有能力督導部會施政,以免各部會我行我素,讓外界建言淪為「狗吠火車」。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