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任央行總裁面對兩岸互動交流課題

天境傳媒 - 社論
社論社論財經2018-01-12

(中時工商社論)

中央銀行總裁彭淮南任期,將於下月屆滿。他擔任此要職長達20年,一向盡忠職守、政績斐然,惟與中國人民銀行(大陸央行)往來關係偏於冷淡,致兩岸貨幣政策之互動交流,迄今仍留下大片空白。下任央行總裁應如何去面對及處理這道兩岸課題,讓人關切。但無論如何,兩岸央行若能加強互動交流,對台灣應是相對有益的事情。其中,我們至盼雙方能簽署「兩岸貨幣互換協議」。

彭淮南在以往漫長任期裡,與大陸央行互動記錄甚少。即使在馬政府執政的8年間,我方政府各部會紛紛與陸方進行「對口交流合作」,連金管會都與陸方建立「金融三會」聯繫溝通機制,然我央行在這方面仍是鮮有著墨,而讓人感覺兩岸央行似乎「不來電」。

WiiWii

從以往媒體相關報導看來,彭淮南並非「反中」、「去中」,而可說是「冷中」。有報導說,彭淮南因為不滿陸方在亞銀打壓我方,內心頗有情緒,所以他不拿台胞證去大陸,出國開會也避免飛越大陸領空。難怪,彭淮南掌舵下的央行,和大陸人民銀行往來關係偏冷,更沒發生過彭淮南和人行行長周小川跨海互訪的事情。

但嚴格說來,彭淮南以往對兩岸金融交流合作,仍有積極作為,只是未張揚而已。譬如,兩岸雙方早在2009年,即簽署了金融合作協議,及金融監理合作備忘錄(MOU),實現了雙方互設金融分支機構,並啟動雙方貨幣清算機制;這麼大的事,背後肯定有彭淮南的支持及推動。

另外,我央行外匯存底,幾年前起已有小部分是以人民幣形式持有。這是金融界普遍知悉之事,只是,彭淮南從未公開談論此事;而且,他這樣做的動機,主要應是順應國際潮流,而無顯著的兩岸關係考量。

總的看來,當前兩岸金融交流合作,仍侷限在業務層面。至於最高層次的「央行對央行」交流合作,則尚無具體成果;其中,最能表彰我央行與大陸人行間緊密合作關係的「兩岸貨幣互換協議(SWAP)」,在以往兩岸關係良好時,兩行相關官員曾交換意見及作試探性洽簽,但過程中發現障礙不小。至蔡政府上任後,兩岸關係轉壞,致預擬的兩岸貨幣互換協議迅即被打入冷宮,不再被談起。

這種貨幣互換協議(或協定),在國際間很流行;如兩國央行簽署了這種協議,則在必要時,一方可在約定額度內,用本幣兌換對方貨幣,來作國際收支周轉等用途。

酷咖啡 Kool Caffè

雖然這種協議常是備而不用,但在當前兩岸關係惡化形勢下,雙方央行若能突破萬難,簽署這種協議,則其必能促使兩岸金融業務交流合作加熱升溫,並帶動兩岸整體經貿往來進一步發展,而有助於緩和兩岸關係緊繃態勢。更何況,當前陸方有促進兩岸經濟融合發展政策方針,因而提議重啟兩岸貨幣互換協議洽簽,並不離譜;應知金融、貨幣是融合兩岸經濟的最有力工具。

從這個角度看,我央行下任總裁,無論是誰,都必需是能面對及處理上述兩岸課題的人。首先,他不要有綠營政治色彩,最好是能超越藍綠的政治中性人物,這樣既能創造和大陸人行對話契機,又不致引發台灣內部派系爭議。

其次,下任央行總裁,應具有較強的「兩岸貨幣政策協調」意識。譬如,在新台幣匯率政策上,能加重考量與人民幣的對價關係。即在考量與美元匯率對應、與韓幣匯率競爭等因素外,亦能儘量與人民幣匯率協調,譬如人民幣走貶而新台幣走升時,後者宜減少升幅,使兩岸兩幣相對匯率大致穩定;如此實有助於穩定兩岸經貿關係。

尤其是今年,國際金融形勢料將比去年詭譎。如美國聯準會鷹派抬頭,致美元今年升息次數、幅度皆超過市場預期,則兩岸如何相應升息?就這個問題,兩岸央行不妨設法「通個氣」,協調雙方各自升息幅度,以穩住兩岸間的資金流量,這就形同兩岸聯手應對國際金融震盪;此對台灣利大於弊。

此外,下任央行總裁可表態,樂見民間廠商用人民幣結算兩岸貿易,以助益人民幣國際化。

這些作為與態度,都可在兩岸關係領域發揮「積小善成大善」效果;一段時日後,有可能促成兩岸央行正式協商並簽署兩岸貨幣互換協議,而給整體兩岸關係帶來好氛圍。換言之,當前兩岸關係緊繃態勢,如藉雙方貨幣政策協調合作來緩解,是有可行性的。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