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台銘 柯文哲 民進黨政府的兩大照妖鏡

天境傳媒 - 社論
社論Politics政治社論2017-10-06

台灣歷經兩次政黨輪替之後,開始浮現百姓對於浮誇華麗之政策不易輕信、對於花拳繡腿之政客失去耐性之社會氛圍,此為走向民主社會之必經之路,因此,雖然經濟凋敝、政治晦暗,但台灣百姓依舊在匍匐中前行,越是黑暗乖張的時代,越是有一股動人的力量。從『蔡英文』走完「最後一哩路」之後,民意支持度的快速流失;從台北市長『柯文哲』以樽節、減債等務實作風匯聚廣泛支持;從民進黨政府在倉皇驚恐之際,抬出台南皇帝『賴清德』北上組閣企圖挽救政府聲望;從各自簇擁宗主、結黨成派之政客的醜態言行;從不時傳出期盼由企業家如『郭台銘』擔任閣揆甚至投入2020年台灣大選之街頭議論,以及從不論柯文哲或郭台銘,在2020年台灣大選之支持度,均遠勝於包括蔡英文、陳菊、賴清德等民進黨諸天王之時,吾人得以察覺:民心,正在思變。

柯文哲的樸實作派與實事求是,自然令人直接緬懷數十年前台灣以技術官僚為班底之蔣經國政府或孫運璿內閣。純樸良善、正向積極之健康社會,彼時台灣並不過分強調本省、外省,亦無煽惑激情的政治言論,而對於自由,彼時之百姓似乎亦未失去過多。台灣曾經做到溫飽與安寧兼備,於現今聽聞,彼時之台灣,竟宛如古代的桃花源…。郭台銘行事明快與效率精準,則直接為其所經營之龐大帝國作下註解,而無庸贅言。企業家與政客或學者擔任閣揆,最大之不同在於,學者出身之閣揆,或許能發現問題,但卻無法解決問題;政客出身之閣揆,則僅能製造問題,蓋渠等之專長在於選舉,而不在於理政;企業家出任閣揆,往往能期待渠等解決問題,蓋企業經營不易,動輒影響整體,而商機稍縱即逝,因此多以精準、明快為辦事宗旨。因此,自2016年蔡英文及民進黨政府全面執政後,即屢屢傳出百姓仰望郭台銘投入參選台灣領導人,及稍早風聞之投入台北市長選舉等,直至柯文哲率台北市政府團隊成功舉辦世大運,支持度高漲後,方略為掩蓋過郭台銘之風采。

WiiWii

弔詭者為,對於潛在而可能撼動江山之對手,蔡英文及民進黨政府展現出之反應,可謂全然的不知長進,渠等企圖以見縫插針式的攻訐、曲解,取代對政策之理性說理;企圖以繪聲繪影、散佈風聲,取代與對手之良性競爭。於是有賴清德對「中國新歌聲之台大互毆事件」出面點評台北市政府之作為、有段宜康蓄意謾罵柯文哲為餵養孩童水溝水之細菌、有刻意放出風聲,直指郭台銘為節稅而取得新加坡國籍等訊息。簡而言之,蔡英文及其黨徒,對於郭台銘或柯文哲這幫潛在之政治對手,反制之方式仍為多年承襲下來之舊套路:先製造對手與大陸過從甚密、關係斐淺之形象,復藉由若干事件見縫插針,假煽惑性十足之「愛台灣」之名,對敵手大肆抨擊,義憤填膺地為對手創造各色「親中、賣台、走狗」之類之綽號。於是對於柯文哲成為「細菌」、郭台銘具有「雙重國籍」等新聞或消息,背後之動機,皆能惹人遐想。

平心而論,柯文哲對於對岸之商業媒體進入台灣,抱持開放之態度,「身體強健,自不怕病毒」,其論述與憲法學中「言論自由市場」之概念有所契合,真理越辯越明,因而政府毋庸過多擔憂,更無須假過多擔憂之名而行干涉言論之實。柯文哲對大陸媒體或輿論之態度,與其誣指其「媚中」,毋寧稱其為相信台灣人民獨立選擇、批判思考之智慧。此為家父思想濃厚之賴清德所不能理解之事。而反觀郭台銘選擇出走,則更直接應證台灣經濟發展之衰疲,作為世界性商業集團之負責人,郭台銘必須做出最能符合集團利益之商業判斷,其放眼者為世界,而非某地某國。好事者欲以「雙重國籍」暗指其對台灣之不忠貞,似乎忘卻了以郭台銘之影響力,放眼全球,有何國之國籍為其所不能歸化取得?如果「雙重國籍」能夠成功佐證其對台灣之不忠誠,則「放棄取得世界多數國家之國籍」似乎更能映證郭台銘對於斯土之用心。以過多之政治言論詮釋大企業之經營判斷,欲蓋彌彰者,似乎為蔡英文及民進黨政府全面執政下的無能…。郭台銘與柯文哲之存在,之於蔡英文及民進黨政府,彷彿兩面大的照妖鏡。

酷咖啡 Kool Caffè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