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柏林再現二戰未爆彈 連夜疏散一萬人

天境傳媒 記者 李欣怡 臺北 報導(責任編輯 張嘉瑩)
國際政治時事科技Politics國際政治時事科技2017-10-05
德國對於二戰未爆彈處理,已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德國對於二戰未爆彈處理,已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10月2日,德國柏林一處工地發現一枚250公斤的二戰遺留炸彈,導致當地約一萬居民當天被緊急疏散。截至當晚22時許,拆彈前的疏散工作仍在進行,預計將持續至午夜。

據析,當天午間發現炸彈的建築工地位於柏林市區西南部的舍內貝格區因斯布魯克廣場附近。當地警方和消防部門為拆彈設置了半徑達500公尺封鎖區,涉及約一萬住戶,當中還有養老院等設施。

當晚柏林共出動了50名消防人員和200名紅十字會工作人員在現場實施疏散清理工作。由於因斯布魯克廣場位於柏林地鐵交通環線節點,地鐵S環線在南十字星和哈蘭湖之間的交通暫時中斷。途徑這一地區的A100高速公路也暫時雙向中斷。

WiiWii

柏林市政府於當天表示,舍內貝格區市政廳等地為市民提供了應急住宿。警方則在推特上表示,將為市民提供必要幫助,並強調警方不會讓民眾在雨中苦等。

德國近年來頻頻發現二戰遺留的大型炸彈。2016年8月26日,柏林北部潘科區普倫茨勞貝格的一處建築工地在施工過程中意外發現一枚二戰時期蘇聯空襲留下的大型炸彈,重達100公斤,其附近的數間外國使館和大批居民被連夜疏散。

今年5月7日,漢諾威因拆除二戰時期遺留的五枚炸彈對市區5萬居民實施了疏散。今年9月3日,法蘭克福在疏散超過6萬人後成功拆除了一枚重達1.8噸的啞彈。這是德國二戰後發現過的最大一枚遺留炸彈。

時隔60年  威脅仍舊存在

60多年前,25歲的亨利·錢德勒駕機從英國升空,在6000公高度飛行3個多鐘頭後,打開轟炸機的彈艙,將11枚重達半噸的炸彈扔下,。時間是1945年3月15日星期四,那次的轟炸任務從下午2點51分到3點36分的45分鐘止,4977枚爆破彈和713枚燃燒彈雨點般傾瀉而下。

2005年,垂垂老矣的錢德勒故地重遊,驚訝地發現自己當年的行動仍然影響著奧拉寧堡人的日常生活。大約2000枚啞彈中,200多枚在東德時代被拆除或引爆,1990年德國統一以來又解決了168枚。最近一次拆彈行動發生在今年9月28日,地點在市中心火車站附近。爆炸物處理專家們幾乎每個禮拜都閒不下來,市民對疏散公告司空見慣。

迄今為止,僅在奧拉寧堡一地,依然構成威脅的未爆彈尚存數百枚;據估算,搜尋和拆除它們的總費用需要4億歐元,公眾希望在二戰結束100週年前完成這項棘手的任務。近十幾年來,在奧拉寧堡乃至全德國發現的多半啞彈都帶有延遲雷管——按照軍史專家的說法,這些炸彈觸地48小時後才會被激活,如此特別的設計就是為了殺傷救援人員。

酷咖啡 Kool Caffè

就地引爆或成主流策略

早在十多年前,專攻危險品處理的勃蘭登堡科技大學教授沃爾夫岡·司柏拉,在一份提交給政府的研究報告中指出,即便時隔60多年,許多啞彈的引信「對衝擊和振動非常敏感」並「處於極度危險狀態」,放著不管也可能突然爆炸。考慮到年頭越久,拆除延遲雷管的難度越大,沃爾夫岡的結論是,某些啞彈根本無法拆除,只能通過引爆方式就地消滅。

隨著時間推移,就地引爆可能成為排除啞彈的主流策略。二戰期間,美英試圖將德國城市化作焦土,投擲的數百萬枚炸彈中,因品質缺陷有約1/10的未爆率。在萊茵河沿岸、魯爾工業區……當然還有柏林、漢堡和德累斯頓,有些炸彈距地表僅30公分,有些深達五、六公尺,在地下水和土壤的侵蝕下,它們的外殼銹跡斑斑,內部的炸藥依然活躍。

每年,德國各州的緊急情況部門都會拆除、引爆上千枚這樣的炸彈。漢堡作為在當年的空襲中損失最重的城市之一,自1945年以來已經排除1.1萬多枚啞彈,目前仍有約2900枚下落不明。而在柏林,相應的數字大概在3000枚以上。

對德國來說,這項工作耗資不菲。自德國統一以來,州政府在尋找和處理炸彈及其他廢棄彈藥方面的花銷超過3.15億歐元,聯邦政府則提供了1.08億歐元補償金,但有個前提:(後一部分錢)只能用於處理原屬於納粹德國的彈藥,盟軍炸彈的拆除須地方自掏腰包。

其實,代表德國16個州的聯邦參議院一直試圖糾正這種不公平的分配。去年10月,該院曾提出一項關於拆除未爆彈藥的特別法案,要求聯邦政府承擔全部費用,但遭到包括總理默克爾在內的上層人士抵制。聯邦議會何時表決該法案,目前亦屬未知。

時至21世紀,仍有數萬枚二戰時期的炸彈蟄伏於德國各大城市地下。由於聯邦和地方政府的矛盾加上技術因素限制,這些「隱形殺手」的處理工作,前景難稱樂觀。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