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永明 昧於良心的政治學者

天境傳媒 - 社論
社論HeadlinesLegal法律社論頭條2017-10-12

日前因國民黨團於立法院院會退回「刑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勳章條例部分修正條文草案」而出言謾罵國民黨「精神錯亂、讓威權遺緒之勳章無法轉型、抱完蔣家再舔老共」云云,並認為高階將領陸續為大陸吸收「這不是外患罪甚麼是外患罪」等詭異言論之時代力量立法委員、前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徐永明』,似乎再次印證了「政治系學者或公行系學者詮釋法律,結論往往很可怕」這個在法律系學院流傳已久的笑話…。

 

WiiWii

起因於大陸商業節目<中國新聲音>日前前往台灣大學拍攝節目,申請過程瑕疵、場地不慎破壞,進而引發不同政治信仰之士群起鬥毆之流血衝突,於事件落幕後,民進黨籍立委『王定宇、陳明文、蔡易餘、羅致政』等人,旋即號召修法,欲以修改刑法內亂、外患罪部分條文之方式,對渠等眼中所謂「偽裝成黑道或政治團體之叛台團體、共諜」等,進行司法整肅。一時之間,大有山雨欲來、白色恐怖再現之恐懼感,蔡英文及民進黨政府自2016年5月20日全面執政後所全面推行之「恫嚇式的兩岸政策」,則再次藉由這幫政客之言行與提案修法之作為,具體呈現。

 

渠等用心研究後發現,現行刑法中,礙於憲法前文明言兩岸目前尚未統一,故「大陸」於台灣之刑法中未能認定為「敵國」,因此,對渠等眼中,若干來自大陸之特定滋事之人士,即因非來自「敵國」,而無法以刑法中之「外患罪」加以繩之。於是此幫政客發揮足堪媲美<說文解字>之文學造詣,提案修法,主張將刑法之外患罪中,「敵國」一詞全數改為「敵人」,如此即可收以司法進行政治整肅之效,並為日後民進黨所擅長之「為政治對手冠上紅色大帽、賣台集團」等政治秀戲碼,提供實質上之威嚇力,以往不論國民黨或民進黨之諸政治丑角於戲台上如何打鬧,皆不見劍影刀光,然而,刑法外患罪之修法若成真,日後勢必上演於政治秀台上直接開鍘之血腥戲目。山雨欲來、血雨腥風,自此多事矣…。

 

平心而論,內亂罪也好,外患罪也罷,其本質皆為政治力之遂行,先天即不適宜納入法律加以約束,讓法律的歸法律,讓政治的歸政治。蓋自古成王敗寇,成功顛覆政權者即為「革命」,顛覆未果者則為「內亂、外患」,面對鬧事成功、擷取政權之革命家,前朝刑法之內亂外患,之於渠等根本無關要緊。簡而言之,孫文革命成功之時,即為<大清刑律>遭人丟入垃圾筒之日,即便慈禧再臨,亦僅能徒呼負負。因此,刑法內亂、外患罪之修法,對於避免政權遭推翻此目的而言係一假議題,但卻可能在政權遭受全面推翻的過程中,塑造出一齣又一齣的政治冤獄,以及成為有心人士用以打擊、毀滅對手之司法工具。宛若清末一批又一批遭梟首於市的革命者,或戒嚴時期一個又一個遭受破毀的家庭…,此等修法,可以預期的成效並不在於確保主張修法之徒,內心對所謂國家概念之徜徉或對於江山政權萬代綿延之追求,而僅在於渠等對眼中政治異己提供一個更為血腥且便利之毀滅工具。在21世紀中,「政治犯」將再度成為台灣名產…。

 

酷咖啡 Kool Caffè

蔡英文及民進黨政府全面執政後,政治上之所作所為並不見任何進步,諸如壟斷媒體、刑法修正、勳章條例改更名等,諸多作為反而盡顯渠等樂於品嘗威權時代權力濫用之便利。大陸對台灣確實有巨大之吸引力及影響力,面對強大之對手,不訴諸理解,便有跨不盡之鴻溝;訴諸對立,則必生無窮盡之風險。刑法修正,修正刑法,以鴕鳥式的心態面對旭日東昇之對手,以舊有思維之法律條文作為排除異己之利器。政治戲台上的這幫演員,似乎尚未從威權時代之激昂中抽離。至於那位曾在私立大學教授政治學之俊彥,治學之良心何在?則令人不值一哂…。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