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衝突未來可能之影響因素與因應之道

天境傳媒 - 社論
社論HeadlinesPoliticsWorld世界新聞政治社論頭條2017-07-26

2016年南海爭議發生後局勢一度緊繃,時至今日,隨著「菲律賓南海仲裁案」塵埃落定、大陸於南海島礁之建設取得初步成果,南海局勢逐漸呈現「降溫、趨緩」之態勢。復因大陸與東盟有關國家加強多邊和雙邊對話磋商等積極因素的推動,南海問題之處理,遂逐漸步上「合作、互利」之正途。例如2017年5月,中、菲雙方在大陸舉行「南海問題雙邊磋商會議」,藉由雙邊政府務實地對話溝通,建立信任及促進海上合作與海上安全之機制,以及爭議處理之對話平臺。復例如中國大陸與東盟會員國家開始拋棄以競爭、衝突作為概念核心的「零和思維」,加強諸國之間對於海上執法安全之合作,中、菲、越、馬、印等南海沿線國家,各自相互簽訂署海上執法安全合作之諒解備忘錄。

 

WiiWii

而就多邊層面以觀,大陸與東盟10國於2016年7月發表《關於全面有效落實<南海各方行為宣言>的聯合聲明》,強調:「直接相關主權當事國家談判協商和平解決有關爭議」;復於同年9月舉行之「中國-東盟領導人會議」中,審議通過《中國與東盟國家應對海上緊急事態外交高官熱線平臺指導方針》、《關於在南海適用<海上意外相遇規則>的聯合聲明》兩份國際文件,進一步完善中國大陸與東盟各國共同管控南海海上局勢、避免海上衝突危機爆發和升級機制。今年(2017年)5月,大陸與東盟10國則進一步通過了<南海行為準則>框架,皆逐步展現階段性之協商成果。

 

南海局勢在前述努力下,暫時維持穩定局面,惟因南海問題錯綜複雜,諸多不確定性因素,乃至於眾多消極因素,皆可能再次導致南海形勢升溫。其中,尤以「南海仲裁案」改變了南海博弈的規則,日後爭端一造可能藉由強化實際控制及海域管轄權,通過軍事或民事手段強化海上力量的存在等方式,鞏固海上執法及單方面開發資源之權益。而諸如美、日等域外力量,亦可能以仲裁結果為理據,就大陸在南海之權益主張,進行挑釁。蓋南海就美國而言,為維護其國際霸權之重要環節,尤其係美國於西太平洋地區之主導地位,因此日後特朗普政府恐蓄意挑起中、美於南海地區之「軍力博弈」或某種形式的軍事對抗;而南海之於日本而言,係攸關其能源進口和貿易通道安全之「海上生命線」,復因日本近年展現有意成為「政治大國」、「軍事大國」之野心,因此必然試圖以南海問題,擴大其於地區事務之影響力和軍事上之存在感,例如日前日本派遣護衛艦「出雲號」出沒於南海地區,即為顯著之例證。而日、美兩國因共同覬覦南海利益,故必然走向合作,例如日本多次對外申明將支援美軍南海航行自由、與美國在南海展開聯合巡航訓練等,未來日本亦可能藉由擴大對越、菲等國之資金援助或武器輸出,擴大該國於在南海地區的軍事影響力,從而全方位地介入南海問題。

 

酷咖啡 Kool Caffè

簡而言之,影響未來南海形勢發展的主要因素有四個方面:(1)美國將會繼續在南海以「航行自由」行動為名,挑戰大陸在南海之權利和主張,且美軍「航行自由行動」之海域及方式亦皆可能產生新的變化。中、美雙方圍繞美軍借助南海巡航所開展之針對中國之「抵近偵察」與情報搜集活動亦將有增無減。(2)美、日等域外力量,勢必利用大陸南沙島礁建設及其軍事設施部署等項目,持續炒作、放大所謂「南海軍事化」之問題,並伺機採取反制措施。(3)菲律賓南海仲裁案的潛在影響仍不可忽視。雖南海仲裁案在中、菲兩國理性自制下趨於緩和,但美、日、澳等部分域外國家對於南海仲裁淪為一張「廢紙」必未善罷甘休,除不斷對外表示「仲裁裁決具有法律拘束力」外,日後更極可能出現該等國家假藉「裁決」為名,挑戰中國之南海政策而擴大自身於南海地區軍事存在之機會。(4)中國與東盟10國雖已完成前述<南海行為準則>框架,但圍繞該準則核心條款所涉之關鍵爭議,分歧現象恐更加突出,達成共識之難度難以預估,甚至可能陷入僵局。

 

南海地區為亞太地區及全球貿易之重要關隘,該地區之和平與穩定,取決於大陸及其他聲索國、東盟、域外國家(主要是美、日、澳)之共同努力,因應前述影響因素,解套方針約莫為:(1)中、美兩國日後應致力於在「新型大國關係」之框架下,建設新型軍事關係,即以「避免誤判、減少對抗」為核心思想之軍事互動關係,方能避免擦槍走火之軍事對抗或衝突、(2)於國際多邊談判環節,大陸與東盟各國加快前述<南海行為準則> 之實質磋商,同時防止外部勢力干擾,亦即,共同建構由南海周邊國家主導和共同參與之地區危機管控機制、(3)相關聲索國應保持克制,戮力避免於爭議地區從事單方之開發活動,具體而言,「擱置爭議、尋求共識」方能開展南海海上之務實合作,蓋南海問題複雜特殊,短期內尋求解決之速效並不切實際,因此,「擱置爭議、開展海上合作」方為確保各方利益最大化之不二法門。

 

作為不斷宣稱於南海區域亦有若干權利得以主張之台灣,蔡英文及民進黨政府全面執政後,似乎未見渠等對於前述南海問題之潛在風險與影響因子加以充分掌握,遑論提出具有建地之因應對策。而蔡英文政府以「兩岸對立、摒棄九二共識」為基底之外交政策,亦使台灣於國際舞台上難有出路,國際協議之圓桌上,從未聽聞來「自台灣的聲音」,蔡英文及民進黨政府之鴕鳥心態與閉鎖政策,僅能使台灣一而再、再而三地於世界舞台上遭受訕笑與漠視。

錢借貸

分享